公告版位

豬豬天堂 一趟改變生命之旅

◎撰文‧吳沅明  插畫‧泳子

「豬」在許多人心目中,總是不離懶、笨、臭的印象,
來到「豬豬天堂」,我才了解,
若能用心體會萬物、
了解他們的感受,
就不會藉由貶抑,
來讓傷害合理化。


 

 

從小我就不喜歡豬,覺得牠們又臭又髒而且笨笨的。我不認識牠們,也沒有給牠們「被認識的機會」,「吃」牠們和「否定」牠們,對我而言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

 

當時無法體會,一個與我們同樣有大腦、有心臟的生命,終身受到囚禁、隨時得面臨死亡威脅,內心會是什麼感覺?這股「萬物為我奉命」的迷思,讓我在不知覺中成為參與集體大屠殺的一分子。

直到大學一年級看到了「生命吶喊」這部影片,才驚覺原來是我的口欲,給了屠夫那隻緊握彎刀的手,有了插進牠們喉嚨的勇氣!若人類真是萬物之靈,何忍讓一個健康的生物,如此悲痛的斷送性命?

當下決定,從今爾後,那隻緊握刀柄的手將不再有我給予的力量;也相信只要我願意、更多人願意,有一天那隻握刀的手可以成為膚慰的手,輕拍動物的頭告訴牠們:「沒事了,一切都沒事了。」


每一頭豬,都是一條生命

二○一○年加入大愛電視節目部團隊,因為拍攝「豬豬天堂」影片,我認識了養豬人士駱鴻賢與他的豬兒們,為自己開啟了一段改變生命偏見的旅程 。

豬豬天堂的主人阿賢,小時從花蓮到臺北幫忙阿公養豬,看見豬兒圓圓的鼻子、圓圓的身體以及友善的回應,年幼天真的他好愛牠們,每一頭豬都像是他的朋友,放學後也只想趕快衝回家看看可愛的豬兒。

只是,隨著年紀增長,距離「繼承家業」愈來愈近,他心中不免開始焦慮;後來在家人的「教育訓練」下,還是做了讓自己後悔的事。

一把刀,結束一條生命。第一次他感到心痛害怕、第二次難過不忍、第三次漸漸麻痹……他親手殺了五頭豬,那一刻,他的心門關閉了;他不敢再愛以前最愛的好友「豬兒」,因為他無法確保哪一天,必須親手殺了牠們。

生命的意義對他來說,就只剩下錢;為了賺進大把鈔票,他擴建豬舍,引進大批豬隻,自己養、自己賣,自己送牠們去屠宰場。他說:「那時我的雙眼就像蒙上一層黑布」,唯有如此,才不會與豬兒眼中那分祈求存活的卑微心願相對,才能不顧豬兒的害怕、掙扎,用棍棒、拳頭、電擊棒輪番上陣,將牠們趕上「死亡卡車」。

一般豬舍每隔一、兩天就有人來抓豬,遇到大節日時,則是整批送去屠宰場宰殺。聽到同伴被強拉上死亡卡車的驚聲呼喊,待宰豬的眼神中,總有一層深深的悲哀。

 

 

二○○九年四月的某一天,屠宰場的人又來抓豬。通常被選中的豬隻會尖叫掙扎、不願跟人走,這時需用布袋套住牠們的頭,使其失去方向感,再拉住尾巴強行拖上車。奇怪的是,當天被選中的那隻豬既不叫也不掙扎,走時眼神直盯著阿賢,上車後頻頻轉過身來望向他,那悲傷的眼神就像在說:「你怎麼捨得!怎麼捨得讓我去死?」

當天豬舍比以往更為喧鬧,豬群躁動,像是一位很重要的伙伴將被帶走。賣豬的錢放到了阿賢的手中,他卻沒有以往高興的感覺,楞楞地目送卡車駛離豬舍,直到消失在路口轉彎處。

當晚他睡不著,只要閉上雙眼,豬兒那悲傷、失望的眼神又再次浮現。凌晨三點,他不顧一切開車衝到屠宰場,想要救回那頭「菩薩豬」,但眼前只剩下那隻少了兩片趾甲的熟悉蹄子。

一切都來不及了!那一刻他崩潰了,多年來隱藏在他心中,為了不想心痛所築起的高牆,徹底瓦解。

回到家,他哭著將冰箱所有肉品丟出,媽媽以為他瘋了,其實他是在宣洩對自己的怨恨,多年來將豬兒們傷得那麼重、那麼深……阿賢跟媽媽說:「剩下的豬兒不賣了,全部都要當成家人來養,從今以後我要開始吃素。」

他找回了那顆深愛著牠們的心,深刻感受到每一頭豬都是一條命,他再苦、再累,都不願再忽視豬兒們多想活命的眼神,不願再聽到牠們求生的哀號;他決心為豬兒打造一個遠離恐懼的快樂天堂。


遠離恐懼,
生命「真實存在」

吃素後,阿賢的體重減輕三十七公斤,逐漸回復正常體態,不僅精神變好,身體更健康,困擾他多年的痛風也不再發作。

阿賢讓豬兒們也跟著吃素。他說,「素食廚餘」不像葷廚餘會散發恐怖沼氣,也不會長出肥大蠕動的蛆蟲;豬兒們吃素後身形結實,毛色更亮,身體更健康,且糞便呈健康的黑色,不再排出惡臭氣體,「豬騷味」不見了。

他也在「豬豬天堂」裏闢建一處放牧區,讓豬兒們可以自由自在玩耍奔跑,找回本該屬於牠們的快樂。

在這依山傍水、沒有天敵的小天地裏,豬兒們的身體離開了硬邦邦的水泥地,回到熟悉的泥土地上,圓圓的鼻子馬上找回功能,敏銳的嗅覺加上天生的拱土技巧,讓牠們可以舒服的趴在柔軟泥地上,嫻熟地挖草根吃,眼神散發出安逸祥和的幸福。

豬兒們天生愛玩,即使外頭下著大雨,還是開開心心在雨中漫步玩耍;平日吃飽後,大豬們會用鼻子在泥土堆中挖一個符合牠們身體形狀的坑,舒服地躺著午睡、感受土壤冬暖夏涼的溫度;頑皮不睡的則玩起角力賽,就像一個和樂的大家庭。

看見豬兒們終於能為自己的生命真實存在,不再為了隨時得成為俎上肉而恐懼驚慌,阿賢內心喜悅,也愈來愈確定這是一條正確的道路。


懶、笨、臭?
打破刻板印象

豬豬天堂裏每隻豬都有自己的名字,三位大長老小鄭、大明、阿豪,酋長小肥砲與牠的眾子民:小婷、佩珊、荔枝、葡萄、水餃等。自從豬兒們的生活不再恐懼,牠們也逐漸信任阿賢。例如,葡萄若聽到阿賢的呼喚,不論多遠都會跑過來;水餃甚至會跳過圍籬奔來,讓阿賢摸摸牠的頭,或是躺下來讓阿賢按摩肚皮……親眼所見,才知道只要以愛相待,豬兒也能對飼主產生愛和尊重。

 

 

第一次拍攝「豬豬天堂」時,是在寒冷的二月,我們隨阿賢去看豬兒們睡覺。靠海的山邊夜間氣溫很低,但熱愛自然的豬兒們卻不在豬舍避寒,而是一隻隻疊睡在戶外放牧區中央,靠著泥土和彼此的溫度取暖;爸爸媽媽先依偎在第一層,孩子們再往上疊,成為一個天然的「暖爐疊疊樂」。

為了拍攝,我們小心翼翼靠近,就在相距三步之遙時,睡在豬群中間、面朝我們的「小肥砲」突然睜開眼睛——牠是「豬豬天堂」的酋長,只要外人踏入放牧區,牠會用生命捍衛領域和子民。那個當下牠被拿著攝影機的我們嚇了一跳,但令人意外的是,牠不是獨自逃跑,而是立即推醒所有沈睡的家人朋友,帶領大家遠離「危險」。這讓我見證了「萬物皆有情」。

去年六月,我和攝影師跟著阿賢進入放牧區餵豬吃牧草和新鮮地瓜。為了安全起見,需先將小肥砲趕回豬舍。第一次阿賢用樹枝吆喝驅趕,小肥砲落寞的進去了,第二次依舊,但是當小肥砲第三次再偷跑出來時,阿賢只是用堅定的眼神看著牠,再用手揮向豬舍方向,沒有任何口令,小肥砲竟然乖乖的用小跑步跑進豬舍。


親眼見到這一幕,我開始懷疑以前對豬的印象,總是不離懶、笨、臭;是這裏的豬變聰明了?還是我之前的印象根本是一場誤會?


食物的「前製作業」

根據國外研究,豬的的智商等同一位七、八歲的孩子,在陸地上的哺乳動物中名列前茅,牠的大腦構造比狗還接近人類。但人類卻因為「不了解」,就用本位主義去傲視一切眾生,無法善待這世界上所有珍貴和美麗的生命。

記得我剛開始吃鍋邊素時,為了不造成家人或朋友困擾,用餐時只要不吃到肉,菜和湯裏有豬油我都可以接受;但實際跟小豬相處玩耍、摸過牠們的小鼻子、感受過豬的靈性,我對牠們的愛,已經和愛我家狗狗沒有差別,也因此改變了我對食物的認知。

去年中秋節,看到桌上擺了我愛吃的月餅,順手看了看成分,當看到含「動物油」時,心中立即出現「這怎麼能吃?」的念頭。

在我心中,「豬的油」已經等同「狗的油」,如果烹飪時用狗油來炒菜,貼錢給我都難以下嚥;那一刻我才真正醒過來,不敢再吃含動物油的食品,也才了解,原來人與動物的愛沒有斷,只是忘記了。

許多養過寵物豬的朋友都表示,真正認識牠們後,才發覺牠們原來是那麼聰明、有靈性和愛撒嬌;當愛被牽起,肉擺在眼前也吞不下去,就像人們愛狗一樣,無法想像狗肉怎麼能吃?

若沒花時間與這群豬兒相處,「豬」這個字,永遠代表食物種類之一;到了豬豬天堂,我才了解,若人能用心體會萬物的感覺,也許世間就不會有那麼多的傷害,也不會藉由貶抑,來讓傷害合理化。

和我們一樣有「大腦」和「心臟」的牠們,也會有害怕、難過、高興等心理意識,所以面對死亡時,牠們的恐懼跟人類一模一樣;既然我們知道殺人是不對的,那麼我們就不應讓這群「孩子」面臨死亡的無助和恐懼。   

仔細想想,為何電視上烹飪節目,播出種菜、拔菜、切菜、下鍋到上桌成為佳餚時,我們會覺得新鮮;一樣是「食物的前置作業」,卻沒有節目願意播放動物出生、長大,屠宰、割喉、放血、剝皮、支解,變成肉塊下鍋到上桌的畫面,以表新鮮?

因為那會讓小朋友害怕,讓大人感到噁心或痛心,「你的感覺就是答案」。「感」字下方一顆「心」,「覺」字下方一個「見」,心裏所見,往往是最真實的,當子彈打入牛的頭顱、刀插入豬的喉嚨,請拿鏡子看看自己和孩子們的表情,這是切菜時不會出現的畫面。


 

 

正視痛苦,看見智慧

 

臺灣每年要宰殺八百萬頭豬,每天約有兩萬頭豬兒為了滿足人類的口腹之欲,得面臨死亡恐懼威脅。閉上雙眼自問,這是我們想要創造的世界嗎?

靜下心省思,發現傷害的造成,是因為一邊為了利益,說「他不吃我不殺」,一邊為了口欲,說「他不殺我不吃」;人與萬物脫節,才會衍生出貶抑生命、造成生態失衡的惡性循環,卻少有人正視這個問題。

當我們跳脫「自我中心主義」,眼中不再只有自己時,才能真正體會原來世界可以如此精彩,每個生命都有屬於牠們的智慧,如此才能改變你我、萬物眾生和地球的未來。

在「豬豬天堂」裏,我親眼見到豬兒們信任阿賢,聽得懂阿賢的話且予以回應;牠們跟人一樣愛乾淨、喜歡沖澡,更喜歡做日光浴;牠們喜愛大自然土壤的溫度,更愛吃新鮮的食物,每次吃到新鮮水果後就不太願意吃廚餘……

不同於人類強調與萬物競爭,這些可愛的動物懂得「只取所需」,讓地球有養息的機會,得以孕育更多資源;如果我們能用同理心對待,用平等心尊重眾生,會發現原來牠們這麼善良、有智慧,並且比人類更懂得與自然和諧共存。人們應用謙卑的態度跟牠們學習。

人類具有特殊的能力,能夠跨越種族、物種,「用愛擁抱蒼生」;這個力量一直都存在你我心中,這種寶貴的資產有別於物質與金錢,愈給愈多,且源源不絕,能讓人與萬物沒有距離,建構出極為美善的世界。

覺醒需要勇氣,逆風前進需要毅力,只要我們能將同理心擴及萬物,找回愛動物的赤子之心,喚醒更多人遠離屠殺生靈的行列,相信人人的覺醒會是傷害的停止,也會是動物們幸福的開始。

希望有一天,生命將不再是利益的交換,而是愛的交流,人與萬物共生息,不再有誤解和恐懼,世間和諧而美麗。我誠心祈願。

以上內容轉貼自《慈濟月刊547期》電子書
http://www.newdaai.tv/culture/?mod=tc_monthly&act=detail&id=2683

創作者介紹

Brenda的心靈花園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心
  • 動物本來就考愛呀
  • 是啊!任何動物都是保貴的生命。感恩您的留言~

    HUNGHSIU 於 2014/03/31 17:0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