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帖心靈之藥

◎撰文‧慈叡  插畫‧潘勁瑞

先生罹癌後,我們成天禁錮在家裏,以為受苦的只有自己。
《靜思語》:「人生的價值是自愛愛人,而非私愛和癡情。」
當下敲醒為愛執迷的我……


二○○九年九月,我摯愛的先生因口腔癌開刀,之後又接受了化療與電療。翻閱過往照片,那一百七十公分高、英姿挺拔的身影已不復見;與同事聚會時他最愛唱「三百六十五里路」與「小丑」,經常贏得滿堂喝彩,連我也聽得如癡如醉……如今,那獨特、豐厚情感的嗓音聲聲迴盪在記憶裏,難再重現。

 

曾經,我將先生緊緊攬在懷裏,流淚不捨地對他說:「想帶你到一個讓病痛永遠找不到你的國度……」然而,這一個深深的擁抱,可以直到永恆嗎?哪裏才是通往「永生」的殿堂?

二○一一年十二月,癌症再次找上門。

面對生死關卡,許多人總是求神問卜;但我只想問老天爺:「如果病痛是人生插曲,只要有一絲希望在,再大的痛任誰都能挺得過去;倘若不能,又何忍讓人受病苦折磨?」

伴病期間,窗外的天空總是一片灰,日彷彿連著夜,夜又連著日,教人分不清白天、黑夜。「痛」,伴隨孤單及無助,彷彿沒有盡頭。

病中的先生,作息不正常且不喜與人來往,我以他需要靜養為由,婉拒了法親的關懷。倒是婆婆不放棄,透過她的小學同學,找來了幾位曾罹患重症的慈濟師兄、師姊,希望為他加油打氣。

有位師兄接受電療、化療之後,馬上投入環保工作,藉著身體勞動加速新陳代謝,也忘卻了肉體的疼痛。一位師姊手術後發現丈夫欠了鉅額賭債卻不知去向,她拚命兼了好幾份工作,無怨無悔幫先生還債、扶養患有癲癇的兒子,還曾因體力不支倒地送醫,卻意外得知罹患癌症,從此菩薩成了她心靈支柱,日日誦經且努力工作還債,還不忘將零錢投進竹筒,日日發好願救人……

從他們身上,我看到了毅力及勇氣,想起證嚴上人說:「生是死的起點——到人間的那一天,就起步邁向死亡」;「人無法選擇投生的環境,也無法預知無常何時到來,卻可以在生與死之間,選擇人生的方向」;「人生苦短,芸芸眾生於欲水、愛河的波浪中沈浮;慈濟人則把握每一個時刻在菩薩道上精進,成就永恆的慧命與道業……」

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求不得、愛別離、怨憎會、五陰熾盛;病苦不過是其一。成天禁錮在家裏的我們,以為受苦的只有自己;到了醫院才驚覺,身邊盡是受病苦折磨的人;更何況眾生因天災人禍,顛沛流離,家毀人亡所受之苦,又何嘗輕於我們?

《普賢菩薩警眾偈》:「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當勤精進,如救頭燃,但念無常,慎勿放逸。」讓我對上人所教導「入人群,見苦知福、修福修慧」的信念,更加堅定不移。

人生了重病,總要服用「滿坑滿谷」的藥;那心生病了呢?還得心藥醫。

證嚴上人開了好多藥,我卻「熊熊」不知該服哪一帖!所幸在《慈濟月刊》上,我找到了解藥,消除了心頭之苦——

「佛陀徹知宇宙萬象的本質為『空』,故能斷除種種虛妄幻想,於一切法無所執,不受外境牽制束縛,心靈永保清淨明亮。雖然人生短暫而『萬般帶不去』,但深存意識的業因、業種,卻會隨著輪迴延續。面對一切境界,要保持戒慎警覺心,清除雜念、妄想。若知『一切如幻性空』,跳脫欲念、執著,專心靜定修行,就不會再讓無明侵入心識。」


許多人勸先生要發大心、立大願;其實該發大願的何止是他,我也該解開心鎖。為愛所苦、為情所累的人,生生世世所流的淚已經成河了;今世的我忘卻了前世的傷痛,這輩子又這麼癡迷不悟。

已痛過生生世世,如今不能、更不要再痛——我如是發願。二願捨去凡夫心——「完美主義」這個牢籠綑綁我許久了,心有不甘總是苦啊!三願因緣具足,能夠參加委員培訓;四願持平常心,隨緣消舊業、莫再造新殃;五願以微笑供養他人,老是一臉苦瓜相,於己是罪過,於人是虐待,一定要努力改變。

「人生的價值是自愛、愛人,而非私愛和癡情。」這句「靜思語」給了執迷不悟的我很大的警惕!如今我想學女媧補天,將內在渴望被擁抱、被呵護的心,轉化為大愛,去修補、呵護受苦受難眾生那一片天。

以上內容轉貼自《慈濟月刊547期》電子書
http://www.newdaai.tv/culture/?mod=tc_monthly&act=detail&id=2682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