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二十難──觸事無心難
 
◎證嚴上人/主講 弟子小文/記
 
我剛從室內走出來,看到天邊透著一片微微曙光。開門進入大殿時,電燈
是關著的,裡面很暗,倍增了寂靜的氣氛。我禮佛之後,坐下來把姿勢擺
正,大眾開始念佛,然後是靜坐。在這短短的時間裡,我發現天空浮現一
條白白的銀帶,直覺地可以感受到天色即將黎明,於是閉上眼睛──心靜
,境亦靜。等到引磬聲響的時候,我張開眼睛,外面已是一片光明,時間
亦在不知不覺中,分分秒秒如流水般的消逝。在天明與日落之間,我們忙
忙碌碌地過,雖然身體沒有離開外在的境界,但是我們的心卻很少去注意
外面的環境,在日常生活中,很多事情我們並不曾去用心,只是讓它輕易
地流逝。


珍惜單純的生活


佛陀告訴我們──「觸事無心難」,但是今早我卻感受到:我們的日常生
活,時時都是在無心的狀況下度過。那麼,佛陀為何告訴我們「觸事無心
難」呢?佛陀是要啟示我們,人生本來是可以在很單純,很逍遙自在的情
況下生活,可是,凡夫無明一起,就會把最簡單、輕安、逍遙的生活複雜
化,因之產生煩惱和痛苦。「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這句話人人都會
說,但是偏偏在生活中,盡和一些人與事過不去。時間分秒不停地流逝,
而我們的心卻常記掛著以往的人我是非,直在那兒不停地打轉,這就是煩
惱的凡夫心,所以佛陀在人有二十難中說「觸事無心難」。

許多人總是在煩惱中度日,為什麼?因為以曲折之心去比較,對人事起了
分別心,比如工作上計較自己做得多,別人做得少,這是「驕慢心」;或
者認為別人做得多,沒什麼了不起,自己做得少,也不覺得慚愧,這是「
卑劣慢」,不管是驕慢或是卑劣慢的心,這些都是煩惱。

人生應該要「隨分隨力」,有多少力量做多少事。能夠如此,才不會在人
我是非中觸事而生煩惱啊!


無比較心即得安樂


在「莊子」這本書中,有一個故事說:北海有一條身長好幾里的大魚,活
了幾千年,有一天忽然颳了一陣大旋風,這條大魚順著旋風竟變成一隻大
鵬鳥。大鵬鳥身長也有幾里長,牠乘風振翅一衝,便能飛騰到九千里的高
空。牠要從北海飛到南海,需要花半年的時間,在這半年的時間當中,牠
不停地飛呀飛,從高空往下一望,則看到白雲朵朵,如萬馬行空一樣;抬
頭看,則是一片無邊無際灰茫茫的天空,除此之外一無他物,經過六個月
的飛行,牠終於到達了南海。

那時,地面上有隻小麻雀,看到了大鵬鳥,牠心想:飛得那麼高,何必呢
?有那麼大的身體,要到達南海還不是得不斷地辛苦飛行?像我身體小巧
玲瓏,飛行的時候可以輕輕鬆鬆地,只要一枝小小的枝枒,就可以做為棲
身之地;累了還可以到地面走走;如果想飛高一點,又飛不上去時,我乾
脆就降落到草地上,像這樣也很逍遙啊!大鵬鳥也沒什麼了不起呀!

這是一則故事,至於是不是真的有這隻大鵬鳥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小麻雀
和大鵬鳥在比較的心;是否牠真的比較逍遙自由呢?其實這隻小麻雀是因
為自己的體型、力量太小,無法像大鵬鳥一飛沖天,就自我安慰地說,自
己能夠在樹梢上飛行,比較逍遙;又批評大鵬鳥,何必多此一舉飛得那麼
高?這也正是酸葡萄──卑劣慢的心理在作祟呀!

事實上,大鵬鳥的身體大,兩翅張開便有幾里長,牠若不衝向高空,如何
飛行?如何生活?而且有那麼大的身體,便有極大的力氣,自然能飛得高
,並不是刻意的賣弄才華。然而小麻雀雖小巧,但小巧有小巧的好處,因
此小麻雀無須和龐大的大鵬鳥比較,大鵬鳥也沒有必要羨慕小麻雀的逍遙
自在。日常生活中,我們量力而為,若事過境遷就讓它過去,不要老是記
掛著那些煩惱的往事。

我常常提醒週遭的人,雜念要隨著時間的消逝而去;過去的事再去想它,
便是雜亂心,就是煩惱;忽略現在而寄望未來,這則是妄想心,何不好好
把握當下的這一秒鐘,在當下把一句話講好,把一件事情做好!

我們走路雖然腳是踏在大地而行,但是,我們的腳底永遠不會黏在大地上
,而是踏落前腳,抬起後腳,這樣才能向前邁進。原本單純的生活何必一
定要「觸事生心」把它複雜化了呢?

佛陀說:「觸事無心難」,只要我們能回歸自己的本性,是難亦不難了。
不要把單純的事複雜化,若能把複雜單純化,生活自然輕安快樂,在宇宙
天地間,我們不是常常都「無心」地過嗎?像剛才我進來大殿時,大家看
不清楚彼此的臉,因為光線還很暗,而現在大家可以清楚的看到彼此的臉
。這前後也才不過半個小時,有誰會記得自己是在那一秒鐘,開始看清楚
了對方的臉?是不是大家都「無心」地過?能觸事無心,才能逍遙自在啊


以上內容轉貼自《慈濟月刊300期》http://taipei.tzuchi.org.tw/monthly/300-301/300c2-1.htm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