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當生命與死亡面對面

◎撰文‧蔡晉宏

過去的我,葷食無度——
利刃切下牛、豬、雞排,
無非是讓眾生「上刀山」;
炸雞、炸魚,無非是「下油鍋」;
雞頭、鳳爪,無非「斬首截足」;
香腸、烤肉,無非「山壓成泥」、「火烤成炭」;
食啖魚眼無非「鐵鷹啖目」;
大腸、鴨舌,無非「拔舌抽腸」……
《地藏經》描述的地獄景象,在餐桌上真實呈現。

二十多年前,十八歲的我剛踏入社會開始第一份工作,時薪還不夠買一個便當,常以泡麵果腹。但對一個沒有社會經驗的年輕人而言,工作很有挑戰性,老闆也很賞識,夢想正待起飛,這樣的薪資絕對合理。

當時我心中期待,日後事業成功,能坐擁豪宅名車、享用美食,盡情享受人生。

日食萬錢 無下箸處

工作幾年後,我從一個初出茅廬的青澀小伙子,變成科技新貴,經濟能力大增。雖然還未擁有豪宅,但已有足夠能力享用美食。

每當出差外地,客戶總是十分禮遇,邀我品嘗各地佳餚,從高級牛、羊、豬排,到油炸的雞肉、龍蝦。我住在南加州,餐館的韓國及泰式烤肉、生猛活海鮮,也都是我所鍾愛。

與嬌小的女友上餐館,我能獨享五磅海蝦。朋友三人大啖韓國烤肉,吃到爐子因油脂滿溢而起火。我在海鮮餐館總是點沒列在菜單上的「特別菜」,一桌宴席超過一千美元是常事。「日食萬錢,猶無下箸處」,正是當時的寫照。

每隔幾天,我必定到日本餐廳享用生魚片,週末則去中國超市採購活海鮮回家烹煮,我燉的牛尾湯更是眾口皆碑。

有人說,我似乎把一般人二十年的肉食量,在五、六年間吃完。的確,在外用餐,我絕不點蔬菜,我從來不能了解蔬菜的吸引力何在,或許它可以平衡飲食營養,但就像維他命一樣,應該沒有人會覺得它是美食吧!

這樣飲食無度,對身體的負面影響自然不小;不到六年,我的健康就亮起一閃一閃的大紅燈了。

顛峰人生 如夢泡影

一九九七年,我二十九歲,因右前臂連續兩年疼痛而至骨外科求診。

醫師幫我照了X光片,清楚看見右手前臂原本連接手肘關節的一根骨頭,手腕部分仍屬正常,但接近手肘處,原本該有的白色影像逐漸消失在黑色背景中。

經過一連串檢查,醫師確定我罹患罕見的「尤因氏癌」(Ewing Sarcoma),研判只剩六個月生命——這項「判決」有如晴天霹靂,我的人生完全崩潰。

罹癌前,我是一般人眼中的青年才俊。國中時,父母為了讓我擁有較好的教育環境,送我隻身來美讀書;一個人在語言不通、人生地不熟的環境中努力求生存,身上背負家人深切的期望,我內心擁有一股無法抵擋、想要「成功」的欲望。

高中畢業,我開始全職工作,二十四歲創立自己的網路資訊科技公司。我每週工作七、八十個小時,同時在大學修學分;讀大學對我而言並不重要,追求金錢和物質享受才是理所當然、甚至是高尚的人生方向,我花了七年才完成大學學業。

那段時間,是我人生的顛峰期:拿到美國公民、事業有成,也買好機票準備和未婚妻回臺灣訂婚。十六年不曾回家,好不容易可以衣錦還鄉,就在返臺前兩星期被診斷出罹患骨癌;在醫院的等候室裏,我看著手中的檢查報告而流淚。

到底是誰如此殘酷,讓我這一生的成就瞬間化為虛幻泡影?我的生命真的走到了終點、只能理所當然等待死亡?誰能來幫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我投降了。

死亡現前 身心折磨

「尤因氏癌」是一種罕見的骨基因突變疾病,治療過程只能以「痛不欲生」來形容。

我每三週得做一次化療,由於化療藥物會造成血管硬化、狹窄及沈澱,不能從手臂的小血管輸入,唯一能承受的就是心臟附近的大靜脈。於是正式治療前,醫師在我胸口開刀,導入人工血管。

注射化療藥物前,我看見護士長將雙手伸進橡膠手套洞口,在一個有抽風機的密閉玻璃箱內混合化學藥物及食鹽水,小心翼翼避免熏到眼、口、鼻;因為這種化學藥物的毒性十分強,一旦沾到身體,會造成衣服穿孔、皮膚潰爛。

化療針刺入胸口,每次得注射一百六十個小時,七天不能拔出;那七天我幾乎都是在昏迷不醒中度過。

經過多次強烈化療,我身心憔悴,且病情加速惡化,癌細胞從五公分長到七公分,醫師宣告化療失敗;並給我兩個選擇:一是另請高明,二是死馬當活馬醫。

這位醫師是全美三位權威之一,曾治療上千位骨癌病患,我選擇讓他繼續治療;有時一天得打五種化療藥物。我的體重從八十五公斤掉到七十公斤,虛弱到一天無法下床超過三十分鐘,身心折磨可想而知。

過去的我,從未思考過人生的意義,更別談如何面對生命的終點;直到面對死亡這一刻,內心的恐懼、孤單及無奈,一輩子刻骨銘心。

「胸口如有千斤鼎,茍且殘喘一絲留。日住中天如深夜,和風徐繞心火焚。大劫將至黑白現,空有難捨且奈何。牢鎖加身無明牽,歸去來兮歸去來。」這就是我當時心境的寫照。

菩薩棒喝 懺悔前罪

罹病前,我並無宗教信仰,只覺得人定能勝天;直到被醫院宣布放棄,這才了解人力的渺小。無助之中,我思考人生的意義,也反省自己一生的造作,開始接觸佛法。

佛菩薩以兩種方式度人,一是順度,另一是逆度。生病之前,佛菩薩對我順度,卻度不醒我,反而貪瞋癡熾盛,白白浪費人生;既然度不醒,所以佛菩薩在我業相現前時,引導我重新檢視生命。

我感激佛菩薩當頭棒喝的逆度,讓我如夢初醒。為了解如何面對無常,我求法如渴日日讀誦《地藏王菩薩本願經》,只覺怵目驚心、汗流浹背。

經文形容諸大小鬼,「其形各異,或多手多眼,多足多頭,口牙外出。利刃如劍,驅諸罪人,使近惡獸」,或上刀山,或下油鍋,或斬首,或截足,或山壓成泥,或火烤成炭;「復有鐵鷹啗罪人目,復有鐵蛇絞罪人頸」;「拔舌耕犁,抽腸剉斬,洋銅灌口,熱鐵纏身,萬死千生」……

初讀如此慘不忍睹的景象,我曾想:「諸大小鬼究竟是何方神聖?加害眾生卻能如此自在?此類惡鬼毫無憐憫之心,逆天損道,當得天譴。」

但讀誦時日漸久,我開始醒悟而懺悔悲涕——原來此類惡鬼就是我本人啊!我殺害眾生為取其味,到了自己面對無常,才了解多年來,天天都驅使無辜眾生面臨死亡的恐懼!

想我過去常吃利刃下的牛、豬、雞排,無非是讓眾生「上刀山」;炸雞、炸魚,無非是「下油鍋」;雞頭、鳳爪,無非「斬首截足」;香腸、烤肉,無非「山壓成泥」、「火烤成炭」;食啖魚眼無非「鐵鷹啖目」;大腸、鴨舌,無非「拔舌抽腸」;《地藏經》裏所描述的地獄在真實世界栩栩成形,而我即是獄卒、惡鬼、夜叉!

病中的我,日日祈求奇蹟出現,解救自己的生命;那些動物在生命受威脅時,何嘗不是如此哀求?臨到鬼門關前,了解眾生對於生命的執著亦如我般,無二無別,我深自反省,不願再危害眾生性命!

虔誠發願 降伏口欲

生病前,我是個自以為是、嚴厲易怒、無法原諒他人的人。我不了解為什麼要幫助別人,連助人的欲望都沒有,我的焦點總是放在怎樣賺取更多金錢。直到人生走到了盡頭,發現自己將一無所有的離開世界,這分驚嚇,終於激發出我內心僅存的一點點慈悲心。

我反省自己的生活方式,若不改變,如何冀望奇蹟發生?因此我虔誠地向可敬的菩薩發了兩個願;第一願,我將吃素並且不再殺生;第二願,我願生生世世追隨觀世音菩薩的腳步,力行菩薩道。

素食,對一些人來說也許沒有太大問題,但是對我而言非常困難,簡直是不可能。

我無法馬上戒掉之前的飲食習慣,因此利用兩年的時間逐步調整:在最後三個月的第一個月開始吃早齋;第二個月吃早、午齋;之後三餐盡量吃素,直到三個月期滿,完全不再葷食。

今年是我素食的第十一年——經過無數治療,癌症專家非常驚訝地告訴我,所有檢驗都顯示,我身上的癌細胞已經不存在,我痊癒了!

一般人多把我活下來的奇蹟,歸功於素食對健康的正面效果;但身為佛弟子,了解因緣果報的道理,我對及時悔過、懺除業障的功德深信不疑。

不需要任何宗教理論也能了解,世間沒有哪一個有情眾生,心甘情願喪失生命來成為他人的肉食;更何況科學界已有太多文獻討論,證實素食對健康的幫助。

我們真的需要奪取有靈性的生命才能滿足嗎?冷靜分析,不能素食的種種理由,最終只剩「口欲」。

護生持素 有心不難

我不會一廂情願地勸說素食多麼好吃,對我而言,素食的味道仍比不上龍蝦、帝王蟹、上等牛排。寫這篇文章唯一的目的,是希望能使人加強理智與定力,降伏口欲。

如果您的理智能完全降伏口欲,我要在此恭敬地向您頂禮,讚歎您善根深厚,行人所不能行,建議您直接到全素的境界,續修大慈大悲。

如果您的理智降伏口欲八分勝利,我也要在此恭敬頂禮讚歎,向您建議三餐蛋奶素(允許蔥蒜韭等五辛植物),續修慈悲喜捨。

如果您的理智有五分勝利,我也要在此讚歎您久植善根,向您建議吃早、晚齋;如果您的理智有三分勝利,建議您可做到早齋;如果您的理智無法降伏口欲,我也要在此讚歎您勇於改過,只要誠心一試,假以時日必達清淨。

發心持素如此艱辛,然而有覺悟心就不難。虔誠希望藉由我的故事,讓您對自己的飲食習性有一番省思。

以上內容轉貼自《慈濟月刊532期》電子書文字版
http://www.newdaai.tv/culture/?mod=tc_monthly&act=detail&id=2021

電子書圖文版
http://www.newdaai.tv/culture/eBook.php?xml=book_532.xml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微雲
  • 這位作者是住在南加州的師兄,也是當地初成立癌友會時的負責人。大約是九年前,微雲因緣際會去美國總會時,回程的當天早上,慈喜師姊臨時把他找來說故事給我聽,也因此留下了文字上的記錄。真的是一位青年才俊啊!第一次見到這位師兄時,完全無法想像他曾經受過的病苦折磨。素食、懺悔、與行善,讓師兄重獲新生。


  • 難道...這篇文章微雲師姊也有參與到嗎?很具警愓、教化意義..
    希望這位師兄的生命故事能讓更多人知道,讓大家引以為鑑、引以為戒~~換來更多人的平安與幸福,真是令人敬佩的人間菩薩~

    HUNGHSIU 於 2011/04/18 22:00 回覆

  • 微雲
  • 我覺得蔡師兄此時的現身說法,比當年我對他的文字記錄被發表在美國版的慈濟世界還要應時及發人深省。當時蔡師兄說故事給我聽時,並沒有提及他發病前的飲食無度,所以當時我只覺得他的痊癒是因為堅強的毅力及發願。現在看這篇他自己寫的文章,我才了解,蔡師兄的康復,源自於內心深處真誠的懺悔。

    一場病讓一位原本不可一世、汲汲營營於名利的青年才俊,轉變為謙恭、投入人群服務的慈濟人,我想蔡師兄如果回首前塵,應該會對這場病感恩吧!

    P.S. 蔡師兄此文中對他當時所受病痛的折磨沒有太多著墨,其實他所受的治療還不是一般的化療,只要一進醫院打針,就是七天,那種痛苦只能用「生不如死」來形容。幸好他當時的未婚妻一路陪他走了過來,我們現在也才有一位人間菩薩。

    蔡師兄的故事是很好的大愛劇場題材,而且很有特殊性。也因為蔡師兄親身走過這段抗癌的路,加上年輕、組織能力強,所以才會有成立美國總會癌友會的因緣。
  • 真的值得拍成大愛劇場,散播與效應才能無遠弗屆影響更多人,這個地球要減少天災地變真的需要更多人的覺悟才有扭轉的可能了~

    HUNGHSIU 於 2011/04/18 23: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