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朋友所分享的一則網路上的文章,覺得作者寫得很誠懇真摯,也轉寄與您分享,一起祝福內湖社區有個美好、和諧、清淨的明天。

一個老內湖人的盼望            

住在內湖半世紀的 陳碧珍

住在內湖,搭乘文湖線捷運,在擁擠的空間裡,在人聲雜沓間,匆匆穿越市區。看著山頭間歇地矗立著各式建築,大湖公園的湖畔風光,在五十公里的時速下,縮短成幾秒的影像。這是內湖人眼底的城市印象。對於半個世紀都在內湖的我而言,青山綠水似乎仍在,但景色早已看不清,也不相連。五十年的城市發展,內湖已湧入大量的人口,大型社區落地生根,不論是在地人或他鄉客,內湖的環境印象是高科技,是媒體城,是高消費地帶。但是真正的內湖現況有多少人了解。

念舊的人緬懷過去鄉村的光景,追逐進步的人,只看到聲光的街景。但是我盼望的是一個和諧、富足、自然、有愛的內湖。

來內湖的人都只看到科學園區,過去上百個水田和種菜的溜地,如今都已經變成上百個高產能的科技產業園區。這當然是本世紀的必然。湖光山色,除了住在湖邊的高收入者之外,唯一的大湖,坐落在成功路的捷運旁。捷運是交通的天使,卻是自然風光的殺手。本來優美的湖畔,因為捷運一開,人逐漸的少了。空蕩蕩的偌大湖面,除了假日,其實少有人駐足。而湖的對面,一片破落的鐵皮房屋,過去被拿來當作公車修理站,如今慈濟準備要改善這個地區,卻一直被政府與某些宣稱愛環境的人士硬是給卡住。

慈濟當時買下這一片土地,到處都是雜亂的大型油罐筒,廢棄的車體,記得那個時候經過這裡,都覺得內湖這高房價的地方,怎麼會有這樣的垃圾場。慈濟人進來後,花了很多心力清理廠區的雜物,修補鐵皮屋,用回收的竹子修飾門面,以各色保特瓶搭起圍牆。這塊地終於擺脫垃圾場的污名。但是當時巴士站留下的柏油路面,因為慈濟的改善計畫遲遲未通過,因此還是像一個癩痢頭一樣,披在這個基地上面。慈濟人規劃把柏油路面改成生態置洪池,內湖人是很支持的,但是十多年下來,還是這一批鐵皮屋,矗立在柏油水泥路面之上。說也奇怪,環保人士愛環境,卻寧願一直讓這種破壞的現狀維持下去。而不願意有人改善它。還是那些宣稱環保人士,願意花錢來改善這片基地?十多年下來,就是看到幾張大聲叫罵的嘴,看不到有比慈濟更具體的行動與作法。現在的人不一樣了,光說就好像可以解決問題。光是批評別人就可以把環境改善。不做的人不會錯,做的人什麼都錯。難道社會的價值變成這樣了嗎?

這十多來慈濟人委屈的窩在這片被許多人批判的土地,默默的穿梭在內湖的大街小巷,關懷貧病弱勢,輔導單親家庭,陪伴獨居老人,他們的愛心連繫著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在幾次台北的大風災,內湖慈濟人冒著大風大雨,在這個基地提供台北市民超過百萬個熱食便當,內湖基地就是當時台北市的愛心廚房。

假日時光,慈濟園區是親子同樂,共同參與活動的地好方;在平日,老人家們在這裡可以寫書法、學花道;慈濟的環保站,白天,老人、退休朋友、以及家庭主婦在這裡舒展筋骨,認識朋友,讓社區潔淨,也讓大地永續。許多八十多歲的老人家都來做環保,他們覺得自己老仍有用。晚上,上班族下班了,來這裡做資源回收,這是他們回饋內湖最直接的管道。中研院的一位博士生也在這裡做夜間環保,一次他告訴我,環保回收讓他認識好多有智慧的人。一張紙,一個鐵罐都是他生命的大教育。假日,孩子們來這裡學習資源回收,把保護地球付諸行動。為什麼大家都很喜歡來,因為這裡就像是社區的家。小時候在庄仔頭玩的溫暖和趣味,在慈濟環保站裡復甦了。這是現代社會最缺乏的人情味。

曾經不了解,我還暗地裡笑慈濟,是在為附近的高級住宅區收垃圾。但是如今,慈濟不只帶動整個內湖的環保觀念,上百個來自不同的國度環保團體都來這裡參觀慈濟的環保站。這是慈濟人挨罵後,默默的為內湖與台北環境所作的貢獻與努力。這些事,相信那些大聲講話的環保人士一定都不知道,因為他們從來就沒有來付出過。但是我知道,因為我就在其中。這個社會,以行動貢獻環境的人,卻被以嘴巴保護環境的人大聲咒罵。作為一個老內湖人,為什麼我還要沈默。

其實那些大聲咒罵的環保人士一直說慈濟的計劃案會大興土木,破壞環境。其實慈濟內湖的土地,只使用部份的平地。平地後面11公頃的山坡地,慈濟純綷是為了避免其他商業財團開發破壞,所以才買下來保護不開發。沒想到慈濟好心要保護的山頭,民國九十五年間,被政府挖了一個大洞,開了一條二十多米的東湖聯外道路。慈濟買下的青翠的山,被削了一大半。那條道路在許多內湖居民來看根本不需要,我們當時也極力反對,開路,挖山。那時候,環保的朋友在哪裡?

隨著時光推移,慈濟進入內湖這塊基地之前,鄰近的斜坡路上,已經一棟棟高樓簇擁而立。慈濟幾次對我們說明的改善使用方案中,慈濟的觀念還是順應自然,他們用來從事社會福利的面積是低度的使用。我們期望慈濟除了社會福利,也增加生態教育的基地。讓這環境提供人與人之間、人與自然之間,一種和諧對應的態度與方式。

我們相信慈濟是有歷史軌跡可尋的,十多年來,我們與志工們都是鄰居,慈濟的確遵循著法令,從購地到現在,沒有蓋過一個瓦片或一根柱子。我剛剛說的基地目前還是那一片鐵皮,完全原封不動。倒是志工們的巧思,利用園區既有空間來作環保場及救難物資的儲備所。一次簡報中,我們知道內湖的賑災毛毯,已經到了高雄莫拉客災民的家裡,到海地幸存者身上,在四川地震的簡易屋裡,在巴基斯坦破落的帳篷中。

我們很遺憾,當慈濟人在救台北人,幫台灣人,為世界其他災民付出的時候,他們還必須默默忍受其他反對者無理的謾罵。這些謾罵根本沒有根據。以地質來說,我們在內湖住了半世紀,大湖山莊附近這個基地,哪來礦坑?那來斷層?慈濟早已找專家做過探勘,證實沒有這些地質問題。如果有斷層,礦坑,那捷運從這裡穿過去,政府的聯外大道大剌剌的開過來,環保人士應該早早跳出來抗議吧!政府打山洞的時候你們在哪裡?蓋垃圾場的時候,你們在哪裡?很奇怪,慈濟要做,就一定有問題?慈濟這麼長久建立的信譽,究竟有誰比他們更可靠?慈濟的申請改善案,十多年遲遲沒有通過,但十年間,台北市已經三十多個保護區都通過了,我們卻沒有聽見那些環保人士的咒罵聲?

對於一個老內湖人,我對內湖做的其實沒有慈濟人多。我不知道慈濟人是怎麼忍受這麼多的抹黑與咒罵。但是,連一個旁觀者都覺得情何以堪。慈濟的社會福利與環境教育做得那麼好,為什麼沒有人敢說出來。內湖的發展難道只要高科技,難道只要經濟發展,難道只要乏人問津的大湖公園?慈濟提出的一個改善現狀的計畫,把目前的柏油路面改成大型置洪池,把水泥地改成生態池,讓我們的孩子可以來這裡學習認識自然,接近自然。更重要的是從小培養對他人的愛心。讓我們的下一代成為願意關懷社區,願意以行動付出去幫助人的人,這就是為什麼內湖需要一個福利園區!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歡迎慈濟繼續在內湖奉獻的原因。

希望我一個老內湖人微弱的聲音,不致被那些環保人士與經常大聲叫罵的教授排山倒海口誅筆伐。我沒有慈濟人的忍辱力,也不及他們對環境與慈善的行動力,更沒有那些環保人士的煽動力,但是我用卑微的語氣,告訴那些經常用嘴打造優美環境的人,拿出良心來。在批評別人的同時,想想人家對環境的努力與貢獻。不需要以醜化他人來美化自己。環境的改善需要身體力行,我們認為慈濟人都是盡心在做,我們相信他們長期為內湖的努力所建立的信譽,我們相信慈濟會為內湖帶來一個安全,優美,富有愛心的綠色園地。

以上內容轉貼自http://e-info.org.tw/node/61593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