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天何言哉?人何不仁?

◎撰文‧王本榮(慈濟大學校長) 

人類為了避災遠禍,也為了子孫的生存發展,不停漂泊遷移。
有緣相聚共建家園,人人宜對歷史謙卑、對自己惕勵、對子孫負責;
寬容過去、把握現在、迎向未來。


去年八月九日清晨,我突然接到緊急召喚,臨時為因「莫拉克」颱風而無法返鄉的「志業人文營」加課。為了安撫「驛動的心」,上課伊始,我先發制人的問:「下雨天,留客天,天留我不?」學員們只能無奈的回答:「留」。

下了課,萬分震撼的得知,這麼一個中度颱風竟挾來難以置信的豪大雨,不但重創南台灣,更瞬間造成「滅村」的慘劇!

高雄縣甲仙鄉小林村與三民鄉(今名那瑪夏鄉),是我在三十年前於陸戰隊六十六師服役期間,每月必到的「義診責任區」。當時的三民鄉,仍是「管制區」,必須辦理「入山證」才能進入。翠綠的山谷、清澈的流水、漫天飛舞的彩蝶、純樸豪放的民風……至今仍是我魂縈夢牽的世外桃源。

「下雨天,留客天,天留我?」,答案竟是「無語問蒼天」的「不留」。

                                                                             ●

小林村瞬間滅村的慘劇,日本學者已指出其罪魁禍首是「獻肚山」的深層崩塌。長年累月山體的深層岩層扭曲變形,產生鬆動,再加上集中豪雨的「臨門一腳」,引發了面寬一公里、時速高達百公里,如萬馬奔騰沖瀉而下的大滑坡土石流,瞬間釀成天降橫禍的悲劇。而繼之因淤塞而形成的「堰塞湖」,再因豪雨而潰堤,整個下游地區頓成水鄉澤國。

日本「土木研究所」研究發現,全球暖化形成的「極端天氣」,只要超過四百毫米的集中降雨,便可能造成「深層崩塌」。而這樣的情況近十年在日本發生二十一次,其強度與頻度都超過以往的兩倍。

中國大陸當局統計,今年境內發生的地質災害竟是去年同期的十倍;從八月以來在甘肅舟曲、四川綿竹與汶川、雲南貢山相繼發生的大規模山洪土石流,同樣是「深層崩塌」的模式。

天何言哉?
四時行焉,百物生焉。

《論語》云:「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能孕育高等生物的星球,有極其嚴苛之條件。萬物並育、生機盎然的地球,是太陽系、也可能是銀河系最得天獨厚、因緣殊勝的星球,也是人類唯一能生存的空間。

生物生存的首要條件是液態水的存在。在地球上,水能以液態來存在,可以說是造化的奇蹟。而地球氣溫,取決於其與太陽之間的距離——假如地球由現在的位置往外靠一點,則會凍結;再往內靠一點,則將如金星一樣成為火熱的地獄。同時地球擁有一顆足夠分量並距離適中的衛星月球,不但使地球的自轉軸不致劇烈變化方向,也才能引起潮汐,使海洋較原始的生命能夠走向陸地。

地球處於太陽系的絕佳位置,不但得以保持液態水及大氣,而其自然生態之微妙平衡,才能維持二氧化碳與氧氣在大氣的一定比例。

更有甚者,圍繞地球有兩個大護法:包括質量是地球三百一十八倍的木星與九十五倍的土星,巧妙地形成天然屏障,不但使地球減少遭受慧星撞擊的機率,也護佑著地球,有數十億年的時間來孕育萬物生命、演化高等生靈。

在這個天賜因緣,太陽系經四十六億年護育形成的地球自然環境,以及地球經三十六億年的演化形成的多樣性生物環境,卻在工業革命後,短短的兩百年間,被自稱「萬物之靈」的人類搜括掠奪、破壞殆盡。

三界無安,猶如火宅,
眾苦充滿,甚可佈畏。

《法華經》說:「三界無安,猶如火宅,眾苦充滿,甚可佈畏」,其情景已在現實的人間上演。

科學家已經證實,自十九世紀至今,全球的總氣候趨於暖化,也確定持續性的暖化,與溫室氣體的排放有密切的關係。

氣溫上升會使海水受熱膨脹而增加體積,也會造成冰山、冰河的融解,使海平面漸漸上升。而當水溫升高時,風速會相對增強,大氣中水蒸氣總量也會增加,當達到降水條件時,其水分常常集中成豪雨暴雪。

特別像台灣這種高山林立、水土保持不佳的地區,豪大雨很容易造成山河大地崩壞,房屋橋梁倒塌,生命財產流失,甚至瞬間造成滅村、淹鄉的慘劇。

現在的山區可以說是步步危機、處處殺機。傳統的思維、經驗及界定的「土石流警戒區」,恐怕都已不適用於這個時代。

因為地球的每一個人都共享著大氣層,工業化、都市化、全球化所造成的地球暖化,比任何議題更具「全球性」。

過去兩百年來,大氣層的溫室氣體增加三分之一,主要是由於石化燃料的燃燒、雨林的過度砍伐及畜牧業的急速推展。其根源是先進國家與上層階級的過度消費,而弔詭的是,如今先由開發中國家及弱勢族群來付出代價。特別是低海拔的太平洋小島,溫室氣體「零產出」,卻要面對即將「滅頂」、生存「零希望」的殘酷事實,真的是情何以堪。

以此觀點,台灣無論是政府及企業產業界,應該對「莫拉克颱風」流離失所的受災民眾,付出更多的「關懷」及承擔更多的「責任」。


同是天涯淪落人,面對極端天氣的嚴苛考驗,人人須相互理解,共同努力。

台灣原住民分為高山族與平埔族,皆源自南島語系。而近代學者考證,約六千年前台灣八里的大坌坑遺址與大陸華南沿海文化同源,不但是台灣原住民的發源地,更是廣布於世界上約兩億五千萬所有南島語族群的故鄉。

上海交通大學張海國教授發現,大陸華北與華南人民之DNA有極大的差異。而證之在慈濟骨髓資料庫的統計分析,在華南約百分之五十的病患可找到適合的捐贈者,而華北病患卻只有兩成,似乎提供了相同的訊息。

華南及台灣早期移民的漢人(屬漢藏語族),幾乎都是魏晉南北朝及唐末五代時期,從中原被迫「衣冠南渡」的;而現代華北人民基因,多為北方之游牧民族。人類學家也證實當今的匈牙利是古代匈奴的後裔,而現代土耳其人,許多都是突厥人的子孫。

可見人類為了避災遠禍,也為了子孫的生存發展,皆不停的在漂泊遷移,人類其實是地球上孤苦無依的流浪者。而追根究柢,現代所有人類共同的「祖靈」都在東非。

所以,無論是什麼樣的血統與族群、什麼樣的時空與背景,漂流到這個島上來共建家園,自是「有緣」,「相逢何必曾相識,同是天涯淪落人」。

人類的悲歡離合、歷史的起承轉合、時代的盛衰起落、族群的恩怨情仇,皆基於生存的壓力、人類的本性、資源的分配與文化的歧異。在這個島上的每一個人,宜對歷史謙卑、對自己惕勵、對子孫負責;寬容過去、把握現在、迎向未來。面對環境破壞,極端天氣的嚴苛考驗,必須相互理解,共同努力。

人類若只在乎「曾經擁有」的叢林法則,就無法開展出「天長地久」的永續文明。

「人何不仁?」人類所面臨的可怕危機,其實都是自己造成的;我們若只在乎「曾經擁有」的叢林法則,就無法開展出「天長地久」的永續文明。

地球接踵而至的天災人禍,慈濟人不分宗教、種族、國界,以謙卑、感恩、平等、尊重、無所求的長情大愛,關照一切有情眾生,而且深耕人文,將大愛的種子於當地播種。

就以二○○四年十二月印度洋大海嘯為例,慈濟在斯里蘭卡、印尼亞齊等地,從災難伊始就展開義診,發放、到校園家園重建,走在最前、做到最後。二○○九年莫拉克颱風重創台灣,慈濟更義無反顧的匯集五十二個國家地區慈濟人的愛心,秉持善念建造杉林、長治、玉井、高樹四個大愛園區,從地湧出近千棟永久住宅,提供四千五百位鄉親安心入住。

                                                                                ●

作家余秋雨曾經指出,在漢民族的文化跑道上一直在進行一場致命的追逐,做事的人在追逐事情,置身事外的人在追逐做事的人。

雖然真正的善良是不求回報,包括理解上的回報;但避免不實的謠言與偏狹的評論如雪球一樣愈滾愈大、愈滾愈圓、愈滾愈快,澆息了有心人的熱忱、阻斷了愛心人的善路,仍必須義正辭嚴予以辨正說明。

莫拉克災後一年多來,慈濟志工共三十五萬人次無怨無悔、出錢出力,展開募心、募款,救災、清掃,膚慰、鋪磚、建造,復建與重建的工作,與時間賽跑,希望所有受災民眾能早日安心、安身,進而安居樂業。即使如此盡心盡力付出,仍遭遇部分批評、誤解甚至曲解之聲。

對於三百多個日子夜以繼日陪伴受災鄉親、無所求付出的慈濟人所受之委屈,上人萬分不捨,仍期勉大家面對橫逆挫折,要能不起瞋怨;遇到惡言羞辱,要能學習安忍。

上人說:「行善是本分。既然甘願付出,即使面對質疑與扭曲,還是要『心寬念純』,從中學習開闊心胸、修除習氣。『人間』是慈濟人修行的道場,要從逆境中修行『六波羅蜜』,風雨不動心,堅持拔苦予樂的目標;無論如何,絕不放棄解人苦困的志願。」

是非還諸歷史,公道自在人心,只要自反不縮,更要以謙卑感恩之心,將之視為「逆增上緣」,在慈濟人間道上,不退道心,勇猛精進。

以上內容轉貼自《慈濟月刊527期》
http://www.newdaai.tv/culture/?mod=tc_monthly&act=detail&id=1835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紫研
  • 以小紫的觀點來看,人性本惡,凡事必須先從自己的角度觀察,然後再以對方角度看,最後才能以第三者觀點來評斷......不論哪種民族..哪種膚色都一樣...

    然而,小紫這樣說不是要講這世界沒救等等之云,而正好相反,認清人本以自我為出發點後,那麼就可以分辨出,哪些人還是在自我觀點中,哪些人已能用對方觀點,哪些人能以大眾的觀點來看........

    通常自私自利者,因其本心之惡遮蔽,使其看不見後面的道路,看不施與捨中所包含的利與益...對這種人來說,多付出等於多失去的自我觀點想法

    而一般人,則大多是衡量一下,得失間的利弊,然後付出一部份期望能夠獲得更多的回報,就如梁武帝問答達摩大師(我建無數廟宇,那我的福報是否很大?)

    為有少數之人,才能以眾人的觀點去看,先天下憂而憂,後天下樂而樂,雖然還是以自我為觀點,但卻已經把自我擺在天下眾人之後.....

    而這是因為有這樣三種人,所以天下之事,也分成三種聲音,三種聲音都認為自己是對的,並且互相譴責對方...這也造成了(做好事卻被人罵)的怪現象....
  • 感恩分享,需要深思一下喔!

    HUNGHSIU 於 2010/11/28 21:38 回覆

  • 微雲
  • 請問樓上的紫研,您是我和Brenda都認識的那位紫嗎?
  • 微雲師姊,還好嗎?
    紫研應該不是「紫」啦!因為「紫」那時的寄件者署名是「紫蒑」耶!

    HUNGHSIU 於 2010/11/28 21:42 回覆

  • 紫研
  • 呵呵 微雲大大很抱歉 小紫想在下應該不是您所認識那位紫
    來到這也緣起於一首歌 並非因為熟識的關係

    "紫研"為在下早期所愛用的稱呼 當初第一次拜訪這因為偷懶沒登入
    故用此稱呼 引起微雲大大之誤會 深感歉意

    小紫下次會勤勞點的 登入後再發言^^ ID:水凝澐 ^^(笑)
  • 呵~感恩您的釋疑...晚安嚕~

    HUNGHSIU 於 2010/12/14 23:10 回覆

  • Sue
  • 請問紫研,蝦咪係【水凝澐】?蝦咪意思咧?
    我看到【澐】字,都很歡喜喔!^_^
  • 呵~上人的智慧...

    HUNGHSIU 於 2010/12/24 23:23 回覆

  • 凝澐 水
  • 回Sue:
    呵呵.."水凝澐"是小紫給自己取的..至於意思唄...姆 主要是一種感概吧
    用物理現象來說的話 水要變成雲就是 (水>蒸發>水蒸氣>凝結>雲{小
    水滴}) 這種物理現象把他擬人化後就可比喻成一種故事哩

    年少時總覺得天空寬廣 自己只要努力 就能夠完成自己的夢想 於是
    為了自己的夢想 開始努力不懈 途中雖然疲憊 但是每當回想起當初
    的願望 就會再度鼓起全力往前衝 經過幾年的奮鬥 終於有點小成就
    然而當初的願望跟目標早就變質了 大家都想往成功的路上走 然而路
    沒那麼寬 所以只能踩著別人頭往上爬 雖然自己已經成功往上爬了
    幾步 也踩了許多人的頭 可是自己何嘗不也是他人腳下的那顆頭呢?
    外人總以為我跟對人前途無量 卻不知我只是他人腳下的墊石........

    地上的一灘水經過蒸發跟凝結變成雲 人們感覺它已經變的又高又遠了
    卻忘記一個事實 那朵雲的本質還是水跟地上那灘水沒有兩樣......
  • 代Sue師姊感恩您的說明。還是覺得您粉有學問喔~呵~

    HUNGHSIU 於 2010/12/24 23: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