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濟苦難 度化眾生

◎證嚴上人主講  編輯部整理
講於二○一○年八月一日至十九日

天下多災難,無數人在苦難窮困中掙扎,宛如「倒懸」。
「普」愛天下眾生,「度」他們從苦難到平安,
撫平苦困、給予幸福;是最實際的「普度」。


八月八日,是莫拉克風災周年紀念。在此前夕,台南玉井、屏東長治大愛園區完工啟用。一年來,慈濟在高雄杉林、屏東高樹、台南玉井、屏東長治四地,打造完成九百五十四戶永久家園,迎接四千五百位受災鄉親入住安身,重新為人生打拚。

八月三日玉井大愛園區啟用典禮上,有住戶分享,過去山上的生活環境宛如仙境,但每當下雨就提心吊膽,擔心土石流來襲;如今入住大愛園區,心安了,孩子感受到眾人的愛,變得更勤快、更用功,也會主動付出。

還有一位鄉親,世代都在山上農作,這場災難讓他受到驚嚇、也覺悟了。他認為,應該讓山林長期養息,不要再回去開墾;搬到平地後,要更勤儉生活。看到慈濟人的付出,他也發願及時行善……

回憶起一年前的災難,他們仍心有餘悸,聽來讓人很不捨;如今「身」安居,相信未來能「命」穩定,重新開展幸福人生。

人世間,付出的人無所求,接受的人懷抱感恩心,啟動愛的循環,就是最美的境界。心中若有歡喜感恩,即使在困境中,也能產生愛的力量;反之,沈溺悲傷、埋怨,無論時間過去多久,煩惱永留心中,日日辛苦難過。

菩薩甘願做、願承擔,
不說「辛苦」說「幸福」,
常住快樂,微妙真實,
願眾生得「安穩樂處」。

還記得去年八月七日深夜,颱風從花蓮登陸,第一波的大風、大水襲擊台東太麻里村莊,瞬間房屋毀損、良田流失;之後南投、嘉義、台南、高雄、屏東也陷入滾滾洪流……創紀錄的雨量,在台灣東部、南部造成慘重災情。風雨中,慈濟人毅然踏出家門,跋山涉水行在危險地,伸出雙手膚慰受創心靈、及時送上應急物資和熱食……直到一年後的今天,菩薩腳步仍未遠離。

讓受災者身能安居、心能平撫、生活能安定,是所有慈濟人的目標,因此「難行能行」承擔永久家園建設。施工期間,無數慈濟人放下自身工作,陪伴工地朋友進行工程;即使氣候炎熱、大雨泥濘,仍然做得很歡喜、很甘願。

經過一年晝夜不離的努力,終於看到四個園區的鄉親喜氣洋洋入住新家。這分付出無所求,只為了「安穩眾生」——慈濟人不忍眾生受苦難,自許為「不請之師」,主動走到苦難人身邊,在徬徨無依中給予依靠;不忍眾生流離失所,為其打造穩固家園……真正是眾生的「安穩樂處」、「救處,護處」、「大依止處」。

感恩慈濟人甘願做、願承擔,不說「辛苦」而說「幸福」,這就是菩薩心——「常住快樂,微妙真實」;如今看到眾生得到「安穩樂處」,就是菩薩安心歡喜的時刻。心靈境界時時都在「幸福」與「美滿」中,這種喜悅快樂,就是人生最大的享受。

台灣何以為寶?
以善、以愛為寶;
人人當用心守護,
彌足珍貴的台灣之寶。

八月十七日,慈濟收到一封來自土耳其的感謝信,感謝十一年前對當地強震受災民眾的援助。

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七日,土耳其發生芮氏規模七點四強震,造成一萬五千多人喪生、兩萬六千人受傷,六十多萬人無家可歸。消息震驚全球,慈濟發起「愛心動起來——馳援土耳其,情牽苦難人」運動,募集善款投入賑災。

慈濟志工親往勘災,災後十天內緊急發出三千張防水睡墊和六千條毛毯給露宿民眾;緊接著商請政府提供土地,為受災民眾興建三百戶大愛屋安身;還為一所受災小學興建四間臨時教室。

沒想到,土耳其強震後三十五天,台灣發生了九二一大地震,全台慈濟志工日夜投入急難救助工作;仍信守承諾,派志工駐守土耳其大愛屋工地四個月,趕在二○○○年元月八日伊斯蘭開齋節前完工,讓災戶遷入,並致贈生活日用品。

十一年過去了,慈濟千里馳援的友情,長存土耳其人心中——當初跟慈濟合作,為受災民眾建造組合屋安身的「泛太平洋基金會」,今年四月派員來到花蓮,表達想為莫拉克風災付出的心意;他們說,土耳其人永遠不會忘記和慈濟的珍貴情誼。

從土耳其、台灣大地震後湧出的無量愛心,足見台灣以「善」以「愛」為寶;但願人人能守護這分彌足珍貴的台灣之寶。

人傷我痛,人苦我悲,
開闊心胸,心寬大捨;
將分分力量
用於「同體大悲」裏,
為天下人,做天下事。

去年九月二日印尼西爪哇發生芮氏規模七點三強震,造成一千多人傷亡;不到一個月,九月三十日蘇門答臘西部發生規模七點六強震,上千人罹難,二十萬棟建築倒塌,首府巴東宛如廢墟。

印尼慈濟人前往賑災,當急難救助階段告一段落,不忍孩子們在災後惡劣環境中讀書,決定援建學校。印尼人多數信仰伊斯蘭教,有部分宗教人士對於佛教團體要來援建學校,抱持疑慮。但巴東市長去年十一月底專程來花蓮參訪後,對慈濟四十多年來超越宗教、國界的大愛精神很震撼,發願要在當地帶動起「竹筒歲月」的助人精神。

今年八月,慈濟在西爪哇萬隆災區援建的「邦加冷安大愛國立小學」,以及在西蘇門答臘首府巴東援建的「巴東第一國立高中」,同時完工啟用,印尼總統也出席小學啟用典禮,見證人間大愛。看到慈濟援建完成堅固的校舍、還蓋了清真寺,當初不贊成的人,也將猜疑轉為感恩與信任。

此外,萬丹省當格朗縣全國唯一的國立佛教大學「斯利威嘉亞國立佛教大學」,因經費短缺,教學大樓遲遲無法完工;去年八月印尼慈濟人接手援建,三層教學大樓也在這個月完工。

看到啟用典禮揭下紅布那一剎那,我很感動——他們把慈濟標誌放中間,左邊是國家宗教部門標誌、右邊是校徽。這分發自心坎的感恩之情,讓人感動。

感恩印尼慈濟人身處伊斯蘭教國度,能開闊心胸,懷抱「人傷我痛、人苦我悲」之心付出;真正做到了「無緣大慈,心包太虛」、「同體大悲,宗教共融」、「念純大喜,希望同濟」、「心寬大捨,施眾安樂」。如此宗教間相互尊重、和諧相融,就能創造人間的榮景與希望。

鬼神在哪裏?在人心裏。
疑心生暗鬼,
心神不定,魔就入侵。
心地光明,日日吉祥。
 
時序進入農曆七月。台灣有句俗諺:「七月半鴨,不知死活。」形容每到此時,家家戶戶為了「普度」,大肆殺雞、殺鴨、殺鵝來祭祀。

民俗認為農曆七月「鬼門開」,很多鬼魂出遊人間;因此流傳許多禁忌——不嫁娶、不入厝、不出遠門……總之「諸事不宜」;即使生病,也避免在此時開刀。

這是過去民智未開、以訛傳訛。其實在佛教來說,農曆七月是「歡喜月」、「孝親月」,也是「吉祥月」。

佛陀時代,僧團日日赤腳行走托缽。四月是印度雨季的開始,天氣又溼又熱,正是動植物繁衍茂盛之際。為避免外出行走間誤踩蟲蟻、誤傷小生命,或遭有毒蚊蟲叮咬,所以佛陀在這段時間調整僧團的作息——比丘們不用外出托缽,集合在一起用心聞法,由在家居士送食物來供養;謂之「結夏安居」。

從四月十五日開始的三個月間,比丘們身、口、意清淨,精進共修,成就「戒定慧」三無漏學。到七月十五日結夏安居圓滿日,眾比丘提出這段期間修學的成果;佛陀看到大家受法有成、道業增長,可以開始傳法,十分歡喜。所以,農曆七月在佛教而言,是歡喜、吉祥月。

然而眾生迷茫,多欲多求,遂產生許多迷信習俗。鬼神在哪裏?其實在人心裏。「疑心生暗鬼」,心神不定,魔就入侵。

時代背景形成「文化」,
智慧、慈悲、道德
醞釀「人文」。
風俗可以改變,
文化也可提升為人文。

每年民間為了「普度」,不知殺害多少生靈。看到市場禽畜被綑綁雙足,割頸放血、滾水脫毛……牠們驚嚇、掙扎、痛苦地吶喊,實在令人不忍。

其實,鬼神怎會需要人間的物質?過去人們生活窮困,逢年過節才有魚肉可吃,所以託鬼神之名方得滿足口腹之欲;如今民智已開,實在不應再以「祭祀」為名而殺生。

「普度」的典故,來自佛陀時代,目犍連尊者為救母親脫離餓鬼道的故事。

在一次結夏安居時,目犍連尊者深入法理,感念佛陀的教誨使之斷除煩惱、透徹宇宙真理;亦感恩父母賜予身體,始能出家求道。然母親往生後,究竟輪迴何處?此念頭一起,尊者現神通來到地獄,見一肚脹脖細的身影走來,正是母親!

尊者問:「為何墮落餓鬼中?」母親說:「因我在世時不知因果,貪、瞋、癡——口不說好話,毀謗三寶;身不行好事,多殺生;多貪欲、食無度,看到他人受苦難,不動悲心,以為享受乃理所當然,造作諸惡業。所以死後在地獄中受種種刑罰……」目犍連尊者運用神通,將食物奉至母親面前;沒想到母親一張口就吐出烈火,將食物燒成炭。

即使在佛弟子中「神通第一」,目犍連尊者對於母親在餓鬼道中受盡飢渴之苦,亦無能為力,於是懇求佛陀救度母親。佛陀表示其母業力重於須彌山,無可替代;若要減輕母親的痛苦,就在「解夏」之際誠心設齋供養僧團,集聚眾多清淨覺悟的修行者來為母親祝禱,方能救拔。

於是目犍連尊者在七月十五日結夏安居圓滿日,端著清水與乾淨的毛巾,讓僧眾淨手後供養飲食。眾人虔誠祝禱,心聲共振直徹地獄,不僅尊者的母親得救,同時間在惡道受「倒懸」之苦的眾生,也都解脫了。

這就是中元節「盂蘭盆會」的由來,意為「救倒懸」,也就是救拔地獄眾生脫離無量苦痛。而今人們不但不能「救倒懸」,還陷牲畜於倒懸之苦,實在顛倒!

真正的「普度」,應是「普」濟苦難,「度」化眾生——「普」及時間、空間、人與人之間,愛護眾生,接引、「度」化他們從苦難到平安、從飢餓到溫飽,撫平心靈的惶恐與哀傷。

不只「普度人生」,還要「普度眾生」,把愛及於其他生靈。假如人人能少吃、不吃肉,就能減少殺生、減少動物飼養過程中的污染及溫室氣體排放;是護生也是愛護大地。

時代的背景,謂之「文化」,發自內心的智慧、慈悲、道德,稱為「人文」。風俗可改變,文化也可以變成人文;要以智慧看待七月——普度,不應只是一年一度的祭祀;要時時開闊心胸,愛天下人、度天下眾生。

以上內容轉貼自《慈濟月刊525期》http://www.newdaai.tv/culture/?mod=tc_monthly&act=detail&id=1714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