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在不知該說什麼才好?昨天才在部落格PO罹患肝癌末期的關山慈院丘昭蓉醫師,卻已於今天早晨六點四十分安祥辭世,享年五十二歲。實在是太快了,丘醫師的生命雖然短暫,卻活出了生命的光采,那大醫王的菩薩身行早已深烙在每個人的心中,樹立良醫典範的精神表率。儘管還是對丘醫師充滿不捨,也只能將這份不捨化為祝福,祝福已得到解脫的丘醫師,乘願再來人間當大醫王。

另外一件憾事,發生在今天早上。這要從昨晚一位慈濟師姑與媽連絡的一通電話說起,據媽轉述,有一位兒童成長班的班媽媽昨晚打電話給師姑,邊說邊哭她哥哥的兒子從高處跌落,顱內大量出血,生命跡象極不樂觀,面對大哥大嫂與母親,她完全六神無主,不知如何安慰親人,所以才打給師姑想尋求精神上的依靠。所以師姑找上媽,打算今天一早就去醫院陪伴他們並了解實際情形。

於是早上七點半,師姑還有媽以及另一位師姊,三人來到高雄的海軍總醫院,知道正在與死神拔河的男孩才17歲,今年才剛要考大學,已經緊急動過開腦手術,不過還是不樂觀,這位班媽媽已跟大哥大嫂提議讓孩子做器官捐贈,再加上媽他們也向家屬們詳細解說器官捐贈的意義,眼看孩子的爸、媽、奶奶都已被說動決定要做器官捐贈,連醫院社工與醫生也出動了,準備進行後續流程,只是海軍總醫院沒有器官捐贈小組,必須再轉院到高雄長庚醫院才能進行器捐。一切看似已快圓滿一件菩薩善行,沒想到卻在緊要關頭殺出一個程咬金,那就是孩子的舅公,也就是奶奶的弟弟,他極力反對讓孩子做器捐,說什麼整個身體被挖空,屍骨不全,怕被鄰居或親友說話....在現場大聲嚇阻不讓他們執行,結果說到最後,本來已答應讓孫子器捐的奶奶,此時又受到弟弟的鼓譟而讓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信念也開始出現動搖,所以她又反悔了,因為這孫子從小到大陪著奶奶睡,祖孫感情很好,此時又更增添奶奶的不捨之情,因為這舅公的百般阻撓,眼見大勢已去,在莫可奈何的情況下,器捐之路於是就此喊卡。

這急轉直下的戲劇性變化,也讓媽他們再次嚐到無奈的滋味,著實讓他們大失所望,因為這又是一例"眾生剛強,難調難伏",就算媽他們極力向這舅公勸說「就算沒有摘除器官,軀殼也只是隨火燒掉,何不將有用的器官化無用為大用,延續他人的生命」。沒辦法,長輩們還是堅持己見,不為所動,再下去也只是處在雙方僵持不下的局面。媽跟我說:只能說這孩子沒有救人的福報。這是繼骨髓捐贈任務失敗後又一個器捐勸募失敗,在幾天內連兩例的失敗任務,.......無言。

常在想,那些無法接受"骨髓捐贈"還有"器官捐贈"的人,他們是否有靜下心來仔細思索這些觀念背後所隱藏的實質意義到底是什麼,到底要怎樣做,才能開啟這些無知的人的智慧呢?嗯...這樣的考驗與磨練的確也是一門艱鉅的人生功課。
----------------------------------------------------------------------------------------------------
以下內容轉貼自http://www.newdaai.tv/?view=detail&id=55458

丘昭蓉醫師辭世 醫謢志工不捨追思

服務於慈濟醫院關山分院家醫科的丘昭蓉醫師,在花東偏遠山區是名號相當響亮的好醫師,因為她除了在醫院看診,還經常到偏遠山區,替部落裡的鄉親義診,甚至跟部落的家家戶戶建立了溫馨的醫病情感。不過丘醫師去年發現自己罹患肝癌,服務偏遠的白袍之路也只好暫時放下。

五十多歲的丘醫師,今天早晨六點四十分安祥辭世,我們的新聞鏡頭為您紀錄了這位人醫最後的慈悲的身影。

雙手合時虔誠祈禱,這是丘昭蓉醫師留給大家最後莊嚴的神情。負責照顧丘醫師的醫療團隊也上台分享,照顧丘醫師過程中所學習到的慈濟精神。

台北慈濟醫院心蓮病房 虞秀紅:「來到心蓮病房之後,總是跟大家分享,多麼感恩能夠接觸慈濟,在慈濟的志業中,她學得非常多,那她覺得從培訓之後,她就能感念更多上人的法,然後盡可能的去盡心經營部落醫療。」

證嚴上人開示:「我們要尊重生命,重視生命,但是心靈要打開心門,凡事要放下。」

人生終點走得輕安自在,平日照顧丘昭蓉醫師的醫療團隊與慈濟志工在佛號聲中,送丘醫師最後一程,雖然流下不捨的淚水,但最希望的還是丘醫師能乘願再來。

丘昭蓉醫師加入慈濟醫療團隊後,就前往花蓮、關山等偏遠地區,進行社區往診、衛教等守護弱勢民眾健康的工作,即使罹患肝臟腫接受化學治療之際,依然關心的還是要回到花東地區,繼續服務鄉民。而在人生最後階段,丘醫師也決定捐出自己的大體,繼續貢獻於醫學教育,發揮更大的良能。

洪崇豪 台北報導
2009/04/20
----------------------------------------------------------------------------------------------------
花蓮慈院:丘昭蓉醫師奉獻無悔行醫路,捐大體

長年在花東山區部落為原住民奉獻的關山慈院家醫科丘昭蓉醫師,四月二十日清晨在台北慈濟醫院往生,丘醫師生前奉獻部落,等於社區的家庭醫師,在原住民心中就像母親一樣;往生後丘昭蓉醫師更回到花蓮捐贈大體,希望身後仍能為醫學進一分力,生前生後無私的為醫學為救人,展現令人無限緬懷與敬仰的良醫典範。

丘昭蓉醫師是在緬甸長大的華僑,民國七十九年自台灣大學醫學系畢業。因為從小目睹生長的緬甸醫療資源貧脊,為了實現為偏遠地區守護生命的心願,曾在花蓮慈濟醫院心蓮病房服務的家醫科丘昭蓉醫師,於二○○二年自動請調到關山慈濟醫院服務。丘昭蓉醫師在關山慈院除了固定的門診外,並支援海端鄉衛生所,平常就勤跑居家看診,依規定醫師每兩個月需探視一次病患,丘醫師則是依病患的需要,甚至每星期都會去病患家中探視。丘醫師曾說過,居家照護的病人身上通常會有鼻胃管、氣切、尿管、褥瘡或胃造瘻,不小心容易併發肺炎、尿道炎或腦中風等危險症狀,居家看診主要協助指導家人照料、維持病患和家人生活品質,也能為病人、家屬打氣,所以多跑幾趟也是應該。

另外,丘醫師也是台東偏遠IDS巡迴診療服務的主要執行者,她不辭辛苦至各部落巡迴診療,不但成功控制住利稻、霧鹿和下馬部落的肺結核,也篩檢出部落中的胃癌病患協助就醫,並幫居民控制高血壓、糖尿病和關節炎、痛風等問題,她更苦口婆心的勸居民戒菸、戒酒、戒檳榔,因為丘醫師不辭辛苦的努力,這幾年山區部落肺結核和酒精的管理都控制得不錯。

因為勤跑偏遠部落,當丘醫師看到病患家境困苦,更馬上自購營養品給居民,一遇到關山慈院舉辦的義診,只要是兩天一夜的行程,丘醫師也會利用在山區過夜的機會,在晚上發動村民聚集,利用居民一家大小、左鄰右舍都在一起的時間進行衛教,不斷傳達正確的健康知識,丘醫師的努力讓居民都看在眼裡,對他們而言,丘醫師就如同他們健康的保母,他們對丘醫師也格外的尊重。

因為投入偏遠醫療而體認慈濟醫療精神的丘昭蓉醫師,也正式在二○○七年受證正式成為慈濟人,她除了平常忙碌的行程外,利用休假,也幫忙慈濟志工在台東市舉辦「健康有約」活動,教導民眾健康觀念以及提供子宮頸抹片檢查服務,深獲好評。丘醫師更調查台東縣北區的病患每年約有二十至三十名的癌症病患,因為居住偏遠照顧不易,因此在二○○八初試辦偏遠鄉間的居家安寧,讓偏遠的癌症病患以及家屬都能獲得照顧,推廣慈悲喜捨的人醫精神,但沒想到計畫剛實施過了不久,她就病倒了。

去年五月丘昭蓉醫師檢查出罹患肝癌之後,一直以堅定樂觀的心情抗癌,當病情稍好時,還會回到關山慈院與部落探視居民,丘醫師後來暫停醫療工作到台北慈濟醫院專心養病,希望養好身體後再回到部落繼續服務。今年初台東山區部落的居民更一起北上探視丘醫師,因為大家早已習慣她噓寒問暖的身影,當丘醫師不在身邊,大家才發現丘醫師對大家的重要,也才知道丘醫師對居民的付出。四月十二日關山慈院潘永謙院長才帶著同仁北上為他慶生,與她約定再回到慈院,但丘醫師仍在二十日清晨安祥離世。

丘醫師診斷發現癌症以來,一直以靜定的心情養病,儘管身體因病魔侵襲而消瘦憔悴,但她見到來探視她的部落居民或醫院同仁,總以一貫清亮的眼神與溫暖的微笑回應,甚至安慰前來探病的友人。丘醫師長年奉獻部落,為居民找回健康,卻忘卻照顧自己的身體,往生之後丘昭蓉醫師發揮慈濟人的大愛將身體捐出,希望能提供醫學生使用,對醫學教育與研究略盡一己之力。二十日中午丘昭蓉醫師回到花蓮完成心願,她生前不忘守護偏遠的初衷為社區鞠躬盡瘁,身後更發揮身體最後的功能捐出大體做醫師的老師,丘醫師雖然離開,但她謙沖的精神身體力行留下的人醫典範,卻令人永遠留在記憶之中。

新聞提供:佛教慈濟基金會醫療志業發展處 吳宛霖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