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最近從負責本地慈濟骨髓捐贈的師姑那邊得知,有一位骨髓配對成功的捐髓者,他的住址與我家在同一條路上,而捐贈者大概是八年前學生時期參加骨捐驗血活動,所以推算現在已經二十七、八歲了,因為師姑有先打電話去捐髓者家,不過卻遭受捐贈者父母的阻撓與干涉,而且語氣與態度極不友善,所以想問我們那住址大概靠近哪裡,順便邀我媽找時間一起登門拜訪。

隔了幾天,他們在參加慈濟活動後,想說趁著穿慈濟制服之便,順道過去捐贈者家,只是很不巧的,家裡都沒人在。後來在昨天一項慈濟活動因為在我家集合,我就問師姑這件事的後續發展,她就說她去過了,他家是開設神壇的,因為宗教信仰的不同,那種根深蒂固的觀念無法動搖,說什麼也百般阻撓,不讓他們兒子與慈濟人接觸。站在"尊重他人決定"的原則下,畢竟師姑也努力將骨髓捐贈的過程傳達給他父母了,在家屬無法配合的情況下根本就無從介入,只能放棄了。

真的太可惜了,換作是我,早就一口答應了。因為早在十年前我就參加骨捐驗血了,不過真正要與受髓者配對成功的機率也僅二萬分之一,可說是微乎其微,有的志願捐髓者就算想捐卻苦無機緣,像我就是。如今,卻還是有人當初參加骨捐驗血,等到多年後獲知配對成功後,卻反而後悔、退縮、逃避,或者因為家人的阻撓引起家庭紛爭而作罷,這樣的例子其實也不在少數。不禁讓人質疑他們當初參加驗血活動的初發心到底是什麼,究其原因,大多是在學校的學生或軍營的阿兵哥,因為集體同儕的邀約加上好玩的心態而參加,多數人對抽骨髓沒有正確觀念,以為抽的是"龍骨水",存在著會引起半身不遂的疑慮。想想另一方正等待骨髓救援的生命本來已燃起的一線希望,而今卻又要面臨到現實中的殘酷與無情,這感覺應該就像等著閻羅王的生死簿來判決生死,真的令人無奈與心痛。面對這樣的case,實在令人洩氣甚至生氣。唉~到底要如何度化這些愚昧又無知的人呢?
----------------------------------------------------------------------------------------------------
而在昨晚的人間菩提節目,上人提到慈濟關山分院的一位家醫科女醫師--丘昭蓉醫師。其實對這位醫師並不陌生,因為曾經在大愛台醫療節目上看到她如何在偏遠山區部落為原住民朋友們付出關懷與看診,以及彼此間像家人朋友般的溫韾互動,儼然是現代版的「荒野女醫情」,之前一齣描寫關山慈院的的大愛劇場-「愛相隨」,裡面也有上演她的故事。原以為上人這次特別提到丘醫師,是想要表彰她感人的犧牲與奉獻精神。結果上人話鋒一轉,提到丘醫師原本肝臟就不好,不過還是照常不誤,持續偏遠山區的往診活動,直到去年九月,發現身體不太對勁,才緊急住院檢查,緊接下來的電視畫面,卻讓我瞠目結舌,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畫面,因為映入眼簾的,已是躺在病床上的丘醫師,此時內心激動不已,因為她已經被癌細胞啃蝕到瘦骨嶙峋,不成人形,與去年畫面上看起來氣質優雅總帶給人溫暖笑容的她,相去甚遠,根本是判若兩人,不知不覺眼框早已微濕,心裡面不停吶喊著:「為會這樣?」.....

不過令人感動的是,之前那些接受她關懷治療的原住民朋友們,還特地搭車北上台北慈院來探望她,並為她打氣加油,看著病塌上的丘醫師還能露出滿足的笑容來答謝這些原住民朋友們,我想,她的心中應該已了無遺憾了吧,因為她所做的一切付出都已值得。上人在陳述丘醫師時,聽得出來,語帶哽咽盡是充滿不捨之情。人生的造化,往往令人無奈與無解。

以下內容轉貼自http://www.newdaai.tv/?view=detail&id=55380
丘昭蓉醫師1.jpg

人間菩提--醫病互愛湧真情

良醫嬰病猶濟世
醫病互愛湧真情
大小乾坤需調和
慧命增長皆得度

MjA丘昭蓉醫師2.jpg  

上人開示 愛惜身體保健康 發揮良能續大愛

慈濟關山分院的丘昭蓉醫師,從台大醫學院畢業後,就獨排眾議,來到偏遠的後山花蓮當醫生。之後,更到台東關山地區,幫助更多偏遠鄉親。視病猶親的丘醫師,去年被發現罹患肝癌。曾經受過他幫助的病患都很不捨,更為邱醫師祈禱,期待他早日度過難關。證嚴上人也感恩,丘醫師的大愛付出,也提醒大家,在助人之餘,也要多愛惜自己的身體。

一份照顧偏遠地區民眾的心願,讓台大醫學院畢業的丘昭蓉來到台東關山,深入山區每個角落,從原本的婦科轉修家庭醫學科,只為了能更好的幫助所有居民,不只是義診還深入社區往診、衛教,全心付出,卻也讓他忽略了自己的身體狀況。

證嚴上人開示:「他那樣的關懷他們,是那樣的深,所以衛教也好、他都在付出,一直到去年,他發現自己的身體真的是很異樣了,這都是讓人人很不捨。」

一位來自緬甸的佛教徒,用無私大愛走進了台灣山區原住民的心中,丘昭蓉醫師在罹患肝癌身體虛弱的時候,還是不忘山區裡他最關心的兄弟姊妹,令人不捨的消瘦臉龐,說出來的仍然是溫暖人心的關懷言語。

證嚴上人開示:「就如無量義經裡面說的,如船師,身有病若有堅舟猶度人,只要有一艘船他就願意度人,還是悲憫,還是在關懷他的病人,所以我們在關山的同仁去看他,他還是在問大家可好,山上的人有沒有人去看等等,這實在是一位真的好醫師。」

用大愛救拔病苦,丘昭蓉醫師把握有用之身付出,立下人醫典範,如今身有病苦,讓他更不忘提醒著所有人,要多多愛惜自己,才有機會發揮生命更大的良能。

涂華光 黃思齊 翁國嘉 花蓮報導
2009/04/18
----------------------------------------------------------------------------------------------------
以上所提到的兩則例子,讓我產生極大的感觸。一個是千載難逢的機緣才有機會當救人的菩薩,卻不好好把握這難得的菩薩善行,令人徒呼負負。一個是已走到生命盡頭,卻還是心繫在病人身上,上人更對丘醫師的大愛精神深表贊許,上人提到這樣的精神就像〈無量義經--功德品〉所說的「譬如船師身有病,若有堅舟猶度人」,身為醫師,儘管身體上已有病痛,卻一心一意還是想著要救拔世間病苦。唉~面對這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觀,就像一面鏡子,反映出世間的人生百態,時時帶給我們省思與自我觀照的機會。
----------------------------------------------------------------------------------------------------
----------------------------------------------------------------------------------------------------
題外話....從今天早上的一通電話說起吧,因為這通電話更加讓我確信自己是屬於庸人自擾型。話說今天一大早,媽就去屏東分會參加慈誠委員共修,早上才剛要起床時,突然有電話響起,不過還等不及衝下樓接電話時,就已經停響。心想,應該不可能是慈濟人打的電話,因為他們都去參加慈濟活動了,看了來電顯示,是手機號碼,翻了一下媽的慈濟通訊錄,發現是英桃師姑的手機號碼,越想越不對勁,他們理應都在分會了,怎可能再打電話到家裡,莫非她忘記今天有活動嗎?還是....這時我開始胡思亂想了,該不會是...媽發生什麼事吧?因為爸的心肌梗塞所帶給我的恐懼,一直是內心揮之不去的陰影,會不會是師姑打來通報媽怎麼了嗎?.....就這樣一直坐視內心的猜疑恐懼逐漸放大。因為沒再打來,接著又猜疑...會不會是不知如何向我們開口?就這樣一直心神不寧地...洗衣服、料理午餐給奶奶吃,直到下午兩點...媽好端端地出現在我眼前,呼~~終於化解了我內心的不安與焦慮,實在是自己嚇自己~~

創作者介紹

Brenda的心靈花園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芝麻開門
  • 如果是我就馬上打給櫻桃師姑了阿.... 你還這樣忐忑到下午 !!
  • 因為英桃師姑有兩支手機號碼,來電顯示的號碼不是她常打的那支。事後我跟媽說起,媽馬上就猜說可能是她師兄打的,不過也奇怪他打來會有什麼事。

    後來,下午我有再接到英桃她師兄打來的電話,問我們這邊垃圾車星期天有沒有,原來他是想把家裡垃圾載來我們這邊倒啦!星期日哪有垃圾車,最後也就不了了之嚕~~

    HUNGHSIU 於 2009/04/23 18: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