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續上一篇器官捐贈的主題,以下這一篇內容是一位器官捐贈者家屬描述其母親整個的器捐過程,這讓一年多前才歷經喪父之慟的我,在作者感人的文字下,字字讀來更是更是令我悲不可抑。尤其是作者母親在逐漸邁向腦死與在進行摘除器官前母女間彌足珍貴的短暫相處時光的這段過程,讀來更是沈重,內心也跟著揪成一團,文中盡是作者充滿對母親的思念與不捨之情,尚未讀到最後,早已讓我涕淚縱橫,因為這正是人生八苦之一的「愛別離苦」。也不禁要向這些在緊要關頭替家屬做出器官捐贈這項偉大決定的家屬們,致上最崇高的敬意,因為你們的大愛,挽救了更多無數的生命與家庭,功德無量~~
----------------------------------------------------------------------------------------------------
以下內容轉貼自http://www.organ.org.tw/JRNL/037/037012.htm

標題:千言萬語 
捐贈者家屬/
羅佩茹

回想...

   
 回想那天下午,接到派出所打來的電話,因為媽媽騎我的機車出去,身上沒有帶任何證件,警局透過機車牌照,查詢到家中電話。電話那頭傳來警員的聲音:「你母親是否騎你的機車出去?她被發現躺在路邊,有生命危險,請你們趕快到醫院的急診室。」當時我真是難以置信,不可能吧?幾個小時前媽媽還告訴我她去買個東西很快就回來;我想他們一定弄錯了,那個躺在醫院的人不會是媽媽。儘管如此,我和爸爸還是趕快坐車到了急診室。護士說病人在加護病房,我跟爸爸飛奔上樓。到了病床前,看到媽媽身上插了很多管子,看起來像是睡著了般。醫生過來告訴我們媽媽的昏迷指數是 4,正常是15,拖不過兩個禮拜,如果可以活下來也會變成植物人。

  當天晚上是全家人最難熬的一夜,沒人睡得著。我覺得媽媽會醒過來的,媽咪度過了那麼多難關,不可能就這樣離開,她只是累了正在睡覺...。

  隔天到醫院,醫生告訴我們,媽咪的昏迷指數已經降到 3了,他說我們可以考慮捐贈器官。我很難相信這是事實,我跟媽咪說:

妳不要再睡了,趕快起來!妳不是說很快就回來嗎?
    妳睡很久了!不要嚇我!趕快睜開眼睛看看我。

但媽媽一直沒有反應,我感覺她聽得見,但眼皮很重睜不開。我跟媽咪說了很久的話,媽咪一直不理我...。走出醫院,我不禁放聲大哭,我不相信媽咪會一句話都沒說就離開我們,那種感覺好心痛,好害怕。

  我心想: 不會的!媽媽過兩天一定會好起來的,絕對不會像醫生說的那樣。

  第三天,醫生說媽咪是中風腦幹出血,已經無法自己呼吸了,只是靠著呼吸器維生,時間不多了...。護士告訴妹妹,可以考慮器官捐贈,讓媽咪遺愛人間。

  第四天,情況非常不樂觀,已經有腎衰竭的現象,醫生說應該只剩 2~3天的時間了。當時的我已經快失去理智了,前一天晚上討論要幫媽捐贈器官的時候,我摀著耳朵不想聽,因為我仍然不願接受這個事實,不知道為什麼會是媽咪?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通知了器官捐贈小組,當夜台大的醫護人員馬上來做腦死判定,深夜全家人又再一次趕到加護病房接受殘忍的宣判,待第二天早上做第二次判定確認後,台大將會安排摘取器官。我覺得時間好像越來越急迫了,那種家人明明在眼前,卻被宣判死刑的傷心程度,是我所能描述的千萬倍,但為了讓媽咪放心,我一直不敢在媽咪面前失控,就怕媽咪走得不安心。

  第二次判定確認。我跟家人到醫院時,一直不斷的在媽咪耳邊講話,看見媽咪眼泛淚光,我真的好捨不得;我有好多事還沒為媽咪做,為什麼已經沒有機會了?如果這是上天為了讓我成長付出的代價,這未免也太大了!坐著救護車一路上我靜靜的看著媽咪,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那種感覺,這是最後一程?醫護人員安排下午摘取器官,我希望他們再多給我一點時間陪伴媽咪,他們說等安置好一切,進手術房前會特別讓我們與媽咪話別。

媽咪,再見了!

  媽咪,再見了!我會一輩子想妳!為什麼我們相處的時間那麼短,我真的好捨不得媽咪離開我...。時間分分秒秒的逼近,下午五點半是進手術房的時刻,我忙著幫媽媽梳頭髮,一邊梳一邊哭,覺得好無奈,為什麼沒辦法保護媽媽?我幫媽媽擦化妝水和乳液,怕媽媽覺得皮膚很乾,只是我沒辦法用媽媽最喜歡的洗髮精幫她洗頭了。我回憶著從小到大,媽咪照顧我的點點滴滴,在她倒下的最後一刻,已經買好了我想要的東西。我好希望時光可以倒流,跟上天交換些什麼。

  握著媽咪的手,仔細的把媽咪再看一次,因為這是最後的機會了。我輕輕的在媽咪臉頰上一吻,在她耳邊輕輕告訴她,希望她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家裡的。到了要進手術房的前一刻,妹妹忍不住拉著病床不放,嚎啕大哭;我則不斷的跟媽咪講話,強忍痛苦,要求再讓我親吻媽咪一下。手術房的門關上,把我們跟媽咪分開了,我在心中吶喊,希望媽咪可以好走,不要再為我們操心,如果媽咪能到一個沒有苦難的世界,可以過得比較幸福快樂,我心裡就會有所安慰了。

  媽咪最後捐出了心、肝、腎。我跟家人都同意媽咪用另一個形式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無法知道對方是誰,但如果因為媽咪的付出,可以讓數個人重新開始他的人生,這樣的付出是有價值的。

  媽咪,我好想妳!尤其在這颱風夜,家裡每個地方都有妳的影子,妳的話語還在耳邊縈繞,但我看不見妳。媽咪!妳一定要想念我喔!不要忘記我...。

恍如隔世

  昨天把我最愛的媽咪送到一個遙遠的地方,我覺得好像已經過了一輩子那麼長,今天開始,我的人生又重來一次...。昨天好累好累,拜別了媽咪,我感覺自己跨越了時空,好像在作夢一樣,但它真的是個事實。

  這一次的打擊除了悲傷之外,也給我很多的啟示,雖然付出的代價對我來說真的很殘忍,但我知道它也是人生的一種過程,我必須去面對,這讓我更學會如何珍惜生命中的每一秒、每一刻。想讓媽咪在有生之年過得好,曾是我最大的夢想,如今夢想已難實現,我應該好好照顧爸爸,讓爸爸過得好。

  人生真的不用太計較,揮揮手什麼都帶不走,留下的只有給別人的追思及回憶。這一切使我對人生有了更多的體會,讓我決定放下不必要的煩惱。身體健康真的很重要,因為賺再多的錢,沒有健康,一切便失去了它的意義。孝順是即時的,太多的事情非我們所能預測及掌控,只有活在「當下」,不要讓自己有任何遺憾!

創作者介紹

Brenda的心靈花園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