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札記】夢幻世界與虛擬人格

撰文/王思熙

代在變,社會在變,人心也在變,萬事萬物都在變,世界上沒有一樣東西不變,唯一不變的就是變。

「變」這個字,在佛經裡就是所謂的「無常」。無常的意思就是沒有一樣東西永遠常駐,沒有一樣東西永遠不變,時間像流沙,世代像流水,人生像朝露,都沒有片刻停留。

雖然世事無常,雖然宇宙萬物都在變,但身為萬物之靈的人類,可貴之處,就是內心擁有一把衡量變與不變之間何去何從的尺,知道用這把尺衡量自己所處的環境,自己應該走的路與方向,覺悟自己應追求的價值與目標,這就是人之所以異於禽獸的地方。

人與禽獸之間有彼此的共同性與不共同性。追求生存下去的意志,是人與禽獸之間的共同性,但追求理想與價值、幸福與快樂,是人與禽獸之間的不共同性。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同類的動物會聚集在一起,不同理想與價值觀的人,也會彼此分別群體,各自結黨成派,所以人類社會的生活與生存的法則,比起其他動物界來,顯得複雜與微妙得多。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因為太複雜,太微妙了,利益衝突也就層出不窮,各種糾紛對立,各種交換妥協,各種合縱連橫,各種鬥爭清算,無處不有,無時不在;因此馬克思才會說:「整個人類的歷史就是一部人類的鬥爭史。」人,不僅要與天爭,與地爭,更要與人爭;一個「爭」字將人類弄得心神不寧,將天地攪得反常不安。

為了因應與天爭,與地爭,與時間爭,與空間爭,與對手爭的需要,人類科技也日新月異。科技的發展或許確實為人類「爭」得了一時的安逸與方便,增長了不少的視野與知識。相反地,也為人類帶來更多的衝突與危機,更多的不平與對立,更多的不安與難題。

網際網路的發展,就是非常明顯的例子。現代的人似乎逐漸離不開手機與網路,不管男女,不分老少,幾乎到了人手一機,甚至一人多機的程度。生活離不開手機與網路,工作離不開手機與網路,休閒也離不開手機與網路。人的眼睛與手指很忙碌,人的盤算與心思也很忙碌。為了滿足千差萬別的動機與目的,人類在天空不知道製造了多少的電波與訊號;這些電波與訊息,彼此碰撞,相互依賴,影響著地球的電磁場域與人類的生活方式。

網路的被普遍運用,儼然已建構了一個虛擬的世界。這個虛擬世界,似乎也逐漸取代了現實與真實的世界。現在已經有很多的人寧願相信網路裡虛妄不實的夢幻世界,而不願意相信現實存在的真實世界了。於是,許多人養成了虛擬的人格,活在虛擬的世界裡,再也不相信人與人之間的那份真情與實意,那份溫暖與誠信了;人已逐漸偏離了正常的生活軌則,被虛擬的網路世界牽引操弄著。於是網路不再是人類用來增進福祉的工具了,人已成為網路所驅動與使喚的奴隸了。

網路世界中有太多的虛假與偽裝,太多的謠言與中傷,太多的虛情與假意,太多的武裝與網軍。網路的訊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真真假假,模糊了真相,渙散了焦點,顛倒了是非,顛覆了價值;迷惑了人的耳目,紊亂了人的心思;尤其網路資訊如排山倒海,傳播速度之快,轉貼不分青紅皂白,「喜聞人之惡,不喜聞己之惡」的心態興風作浪,越是謠言,越是惡口,越是變態,越是聳人聽聞的信息點閱率越高,於是「曾參殺人」的情節層出不窮;毀人清白,陷人不義,壞人名節的言詞更時有所聞。

甚至有些人打著正義的旗幟反正義,打著公平的旗幟反公平,打著民主的旗幟反民主,打著自由的旗幟反自由;說穿了,就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做算計。遺憾的是,有太多的人或隨聲附和,或用湊熱鬧的心態加速傳遞,形成了「誰掌握了網路,誰就控制了世界」的現象。難怪諸多強國都處心積慮想要建構強大的網軍,釋放大量真偽難分,不利對手,有利己方的資訊,就像二次世界大戰時,希特勒的名言:「謊話說上一百次,就變成真實。」希特勒的這種說法,說明了「人性容易被欺蒙,人心容易被蠱惑」,除非我們心中有一把真正屬於自己的尺,而且對自己的這把量尺能夠堅信不移,不受外境所動。

科技發展是人類歷史不可逆的趨勢,既然是趨勢,當然就難以遏止;不僅是難以遏止,還有愈來愈快的趨勢。現在已經有不少科學家提出警告說:「人類科技的發展雖然一日千里,但是趕得上因科技發展所帶來地球崩毀的速度嗎?」

科技不是不能發展,而是在發展科技的同時,人類也要養成妥善與管理使用科技的成熟心智,否則「水可載舟,亦可覆舟」;到頭來,人類的未來,恐怕是「成也科技,敗也科技」;就像世界列強發展毀滅性的尖端武器一樣,可以讓他成為世界超級強國,成為世界的警察與法官,對其他不聽話的弱國可判生,可判死;如果這些強國的統治者心智不成熟,一旦擦槍走火,就可能陷全球人類於浩劫。毀滅性的尖端武器如此,其他尖端科技又何嘗不是如此;尤其愈來愈趨於虛擬的網際網路更是如此。尖端武器可以殺人生命,不實的網路訊息可以毀人慧命;使用者豈能不慎,發展者豈能不辨,社會大眾豈能不思。

以上內容轉貼自經典雜誌電子書http://www.rhythmsmonthly.com/?p=26771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