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4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Jackaroe 傑克羅/Joan Baez 瓊拜雅/1963
 
 " Jackaroe "為流傳鄉野的民歌,祖籍不明。根據學者的採集紀錄,它應該是發源自英國,流傳至各地後歌名雜沓,前後計有" Jack Munro "、 " Jackie Monroe "、" Jack-A-Roe "、"Jackaroe "、" Jackaro "、" Jackie Frazier "、" Jack the Sailor "、" Jack Went A-Sailing "、" The Love of Polly and Jack Monroe "等不同歌名。
 
  1917 年出版,由 Olive Dame Campbell 和 Cecil Sharp合著的《English Folk Songs From the Southern Appalachians》,記載說其中的" Jack Went A-Sailing "是常被引用的早期版本。1989 年出版,Dianne Dugaw 所寫的《Warrior Women and Popular Balladry, 1650-1850》則寫到 1934 年在美國密蘇里州採集到" Jack Monroe ",並註明這個版本在 1830 年代左右即流傳於波士頓一帶。
 
  " Jackaroe "這首歌後來成為民謠搖滾歌手的必備曲目,錄音版本不少,幾位重量級人物均曾留下錄音,如巴布狄倫、瓊拜雅;The Grateful Dead 死之華合唱團則灌唱了" Jack-A-Roe "這個版本。
 
  民謠歌后瓊拜雅經常演唱早期民歌,《Joan Baez In Concert》這二張一套的現場錄音是喜愛民謠的歌迷必備的名盤," Jackaroe 傑克羅 "為其中亮點,老安當年就是為了這首" Jackaroe "而買了這張專輯。
 
  老安聽過瓊拜雅不少演唱,歌聲甜美清麗、技巧天成溫潤如玉,待唱罷初歇之際爆出如雷掌聲,才驚覺竟是現場錄音。瓊拜雅完美無暇的演繹,是許多後生晚輩在錄音室裡反覆琢磨也難以攀登的奇峰峻嶺,這首現場錄音的" Jackaroe "正是如此,也是老安心中的決定版。歌詞敘述的那段淒美的愛情故事,則是絕美歌聲之外的絕佳贈品。
 
  Joan Baez In Concert》這套專輯也是注重音樂重播效果的音響迷非買不可的發燒片,各位有空的話,可參考普洛文化出版的" 劉仁陽談唱片(下) "第 44 頁,看看音響界耆宿劉仁陽對這張專輯的評價。
繼續閱讀、歌詞 & 相關影音:http://www.tacocity.com.tw/abs1984/j2.htm

以上內容轉貼自《安德森之夢》網站    
http://www.tacocity.com.tw/abs1984/music2006.htm
-------------------------------------------------------------------------------------------------------------------------------------------------------------------------------------------




以下歌詞內容轉貼自《安德森之夢》網站  http://www.tacocity.com.tw/abs1984/music2006.htm

Jackaroe       Joan Baez

There was a wealthy merchant
In London he did well
He had a lovely daughter
The truth to you I'll tell
Oh, the truth to you I'll tell

She had sweethearts a-plenty and men of high degree
There was none but Jack the sailor
Her true love ever could be
Oh, her true love ever could be

Now Jackie's gone a-sailing with trouble on his mind
To leave his native country and his darling girl behind
Oh, his darling girl behind

She went into a tailor shop and dressed in men's array
And stepped on board a vessel to convey herself away
Oh, convey herself away

"Before you step on board, sir
Your name I'd like to know"
She smiled all in her countenance,
"They call me Jackaroe"
Oh, they call me Jackaroe

"Your waist is light and slender,
Your fingers are neat and small
Your cheeks too red and rosy to face the cannonball"
Oh, to face the cannonball

"I know my waist is slender, my fingers neat and small
But it would not make me tremble to see ten thousand fall"
Oh, to see ten thousand fall

The war soon being over
They hunted all around
And among the dead and dying
Her darling boy she found
Oh, her darling boy she found

She picked him up all in her arms
And carried him to the town
And sent for a physician who quickly healed his wounds
Oh, who quickly healed his wounds

This couple they got married
So well they did agree
This couple they got married
So why not you and me
Oh, so why not you and me
傑克羅       瓊拜雅

從前有一個富商
在倫敦的事業非常成功
他有一個美麗的女兒
等會兒我會把真相告訴你
噢!等會兒我會把真相告訴你

她有顆豐饒甜美的心和許多高尚的男子
但只有水手傑克
是她永遠的真愛
噢!她永遠的真愛

傑克即將啟航出征,煩惱縈繞在他心頭
因為他將離開祖國和他心愛的女孩
噢!離開他心愛的女孩

她走進一家服飾店,穿上男人的衣服
然後登上船艦甲板,準備跟著出航
噢!準備跟著出航

" 先生,在您登上甲板以前,
  想先請教貴姓大名? "
她臉上笑容可掬:
" 人們都叫我傑克羅 "
" 噢!人們都叫我傑克羅 "

" 你的腰太纖細
你的手指小巧而優雅
您的臉頰過於紅潤,無法面對猛烈的砲擊 "
噢!無法面對猛烈的砲擊

" 我知道自己的腰太細,手指纖細而優雅
但我不會顫抖,即使看到成千上萬個砲彈落下 "
噢!即使看到成千上萬個砲彈落下

戰爭很快就結束了
他們四處搜尋
在陣亡和垂死掙扎的人們中
她找到了心愛的男孩
噢!她找到了心愛的男孩

她抱起他,擁在懷裡
將他帶到城裡
請了大夫過來,很快治好了他的傷勢
噢!很快治好了他的傷勢

這對戀人後來結成了連理
過得非常幸福
這對戀人後來結成了連理
你我為何不像他們一樣?
噢!你我何不像他們一樣?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心靈成長/堅強 是自我保護的盔甲

 

圖/寶瓶文化出版提供

每個人「要強」的背景因素與脈絡是不同的,所被塑造的過程也是獨特的。但不論因素與過程如何,「要強」成為我們內在柔軟的那顆心的盔甲,一層層的防護我們的內心不受到傷害、打擊與失落,好鞏固我們想形塑出的自我形象,也避免接觸到我們不想承認的脆弱、不堪、卑微的自己。

那一年,我曾經一無所有

我的人生在前二十九年,可說也活得相當堅硬。對於從小便失去父母親照顧與關愛的我來說,生存必須仰賴許多環境中的親友協助與供應,才能順利存活。因此對我來說,強勢是必要的,控制情況也是必要的,這兩者都是因應變化多端、危機四伏的生存環境,所需的必要能力。

這種「強」與「控制」在不知不覺中,漸漸的演變為越來越「硬」;「硬」的個性,「硬」的觀念,「硬」的人際互動,「硬」的關係狀態。

「硬」到失去彈性,也「硬」到與四周只要和我不同的人為敵。「硬」到不得不,「硬」到四處碰撞,「硬」到自己感覺到難受、不舒服卻一點兒都無法改變。總之,「硬」得動彈不得。

直到活到生命的第二十九年,那一年,我的人生變得一無所有,原本從小就失去父母親照顧的我,沒了伴侶(親密關係),沒了歸屬,沒了工作,沒了同事伙伴,沒了朋友,沒了夢想,沒了方向,沒了穩定住所,沒了經濟條件與能力……那些好不容易建構下來的一切生存條件,與外在形象,我都失去了。我真是走到四大皆空,萬物皆空的地步。而接下來,該怎麼辦?我一無所知。

這種被「失落」打趴在地上的狀況,過去也曾有,但從未這麼徹底過。我一度認為是老天(God)不讓我的生命繼續走下去,不然怎麼會如此讓我一無所有?甚至連我的信仰,都徹底的被瓦解,因為我所信仰的並沒能讓我擁有更多,也沒有保佑我不必經歷苦難與失落。我不知道我究竟在信仰什麼。

我的人生燈塔熄滅了嗎?

非常長的一段日子,我沒有任何辦法重建我的生活。應徵的履歷表總是有去無回,書籍與文字的投稿總是一退再退,要談的工作計畫總是無疾而終。在嘗試新的接觸時,總要面對環境中許多的懷疑與拒絕,因為我沒有一個社會身分,沒有一個社會角色與社會形象來烘托我這個人的存在價值。

而過去的人際關係,幾乎沒人幫得上忙。大多數的人選擇離開我這個落難與一無所有的人,不然就是切割,好似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慶幸的是,還有兩、三位朋友願意相信我是遇到了人生的艱困逆境,而不是因為我做人太糟、太差才遇到這樣的情況。但其實我也無法向她們吐露我痛苦不堪的心情,深陷其中的我,只有滿腹的怒氣與怨恨,每當遇到挫折與不如預期的情況,我便一面怪罪環境及他人,一面指責自己的不堪與卑微。沒有人能夠告訴我究竟「我」怎麼了?也沒有人能告訴我未來在哪裡,連半座人生燈塔我也沒瞧見,只見到一片黑暗籠罩……

憂鬱、沮喪、徹底挫敗的我,癱軟到像一灘爛泥巴,害怕讓人嫌惡、讓人恥笑,我選擇了躲藏與逃避;盡量將自己藏起來,逃避會見到任何「向光面」的「成功」人士的機會。他人的光芒,必定更映照出我的狼狽、不堪與失敗。所以盡可能的能躲就躲,能藏就藏……

為自己想成為的生命樣子而努力

在我人生如此痛苦、沮喪、絕望與大挫敗時,我曾幻想有一個「理想」的強大之人可以來愛我、撫慰我,不再像過去那些總是離棄我的大人一樣遺棄我,能完全照著我的意思來好好滿足我、照顧我。


但感謝生命的智慧之主,這一切並沒有照著我的渴望而實現。我個人的小我欲望始終沒有實現,我才明白了現實,也看清了真實。現實或許殘忍,真實或許不美也無情,但我明白了生命來此一遭的責任,是為自己想成為的生命樣子堅持與努力,而不是等著他人來供應與給予,更不是怪罪他人與環境為何辜負我、不能滿足我。

我因此明白:他人能給予,是一種幸福,他人不能給予,是一種限制;他人能夠理解,是一份感謝,他人不能理解,是一份事實。

當我承認這一切的現實與真實,不再以「他怎麼不能」、「他怎麼沒有」、「他怎麼可以」……來迴避現實與真實,我才能開始接受這一份失落,認回自己的力量,為自己生命的成長與成熟,好好努力,好好摸索。

【贈書活動】分享「從受傷中成長的心情故事」,送《其實你沒有學會愛自己》

 

【2014/04/08 寶瓶文化出版提供】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