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禮物】一聲阿嬤的反思

週二, 23 十月 2012 黃明月╱大林慈濟醫院醫院志工  
     

 

 

 

 

 

 



慈濟志工黃明月師姊。(攝影者:簡淑絲 地點:花蓮靜思堂 日期:2011/05/17)

「跟阿嬤說,謝謝。」伴隨著火車行駛的聲響,這一聲的「阿嬤」,讓我笑了起來,不自覺地想到,原來我已經到了做阿嬤的年紀。

我從花蓮坐火車回大林,隔壁座位有一對夫妻,帶著兩位小孩子。在漫長的車程中,小孩子不喜歡久坐,途中吵著要吃巧克力。我看我的袋子裡剛好有,就拿出來請他們吃,孩子的爸爸很客氣的說:「有沒有跟阿嬤說,謝謝。」

到站下車時,爸爸又對孩子說:「跟阿嬤再見啊,跟阿嬤再見啊。」

在回大林的車程中,有幸與這一家人結緣;短暫的相遇,我已經升格當「阿嬤」了,感受到時間飛快的流逝。此時我腦海中所浮現的,是三位病患面對生命的情景……

上個月,我們醫院有位懷孕五個多月的同仁,在某天上班的途中,突然因肚子痛被送往急診室,經醫生診斷為小產。因為家人還沒趕到醫院,護理長便通知我們來關懷,於是我到達現場陪伴她,在等待她的家人同時,也去看看她的孩子。

什麼叫「尫嬰仔」(臺語)?就是指剛出生的孩子有著小小的身體、暗紅色的皮膚。不過,這個孩子太早出生,所有的器官都還沒有健全,皮膚也還沒有完整;只要撕起膠布,孩子的皮膚就受傷了,讓人看了真是心疼。

在醫護人員的說明下,這位同仁及丈夫都能理解孩子很難生存下來,於是他們難過地同意,在狀況出現時,讓孩子順其自然地走,不搶救了。她簽下急救同意書時,我問:「可以接受嗎?」她說:「醫院待這麼久了,也知道這是無法避免的,也只能接受了,這是因緣。雖然內心難過,但我還是祝福她。

第二個病患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年輕人,在復健科進行復健。復健師正教他如何自己坐起來,我看著他用很大的力氣,將臀部從左邊移到右邊,卻痛到發抖;我再看看他的頸椎,有開刀的痕跡,當時還以為年輕人好玩,可能是因為騎摩托車出事而撞傷。但他的阿嬤告訴我,他只是剪指甲而已,就變成了這樣。

原來只是剪指甲時的不小心,出現了傷口;細菌就從這小小傷口侵襲到身體裡,侵蝕了軟骨組織,因此現在他的骨頭跟骨頭之間沒有緩衝,活動時非常痛。看到一個正值青春時光的年輕人坐在輪椅上,練習站、練習坐、練習移動,那種與生命搏鬥的情景,我感到非常不捨。

最後,我分享一位阿嬤的故事。大林慈院自啟業以來,每週固定有三天,我都會看到一位外傭,帶著一位阿嬤來醫院洗腎。回想幾年前,跟阿嬤相處的時候,她都時常主動跟我們有說有笑。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十二年來,我看著阿嬤慢慢地開始老化,現在的她時常低著頭,她的頭好像都快要踫到肚子了,只是靜靜地不說話……

火車上的那一句「阿嬤 」,讓我回想起這些不一樣的人生遭遇。然而再看看自己,很幸運,我已經活到五十多歲,已經可以做阿嬤了。可是在五十多歲到生命終點的這段過程中,我將面對什麼樣的困難呢?

我還有多少時間,可以耳聰目明、身心清淨,腳著陸地、自然走路,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呢?因此,我警惕自己,別讓無明煩惱沿著六根、對著六塵,障礙了自己的成長。

生命中有很多的苦痛,然而有幸可以遇到上人,用生命教育來引導我,讓我對有更深的體會,使慧命有所成長。未來的路程,我一定要好好地修正自己,以更柔軟的身段,做醫病之間更好的拱橋,不要因為無知、無明障礙,蒙蔽了自己的眼晴、耳朵及心靈。

證嚴上人開示:

好,恭喜妳,明月回去大林的路上,就做阿嬤了,的確很快,想一想也五十幾歲,好命的應該也做阿嬤了。但是生命很難掌控,就像還沒成熟的孩子出生了,只能生死由命;而這位老人家還在拖,到底是什麼時候結束,都不知道。生命真苦啊,所以我們要把握生命的良能,不要有煩惱,做就對了。

(摘錄自2012年2月4日志工早會分享 整理╱陳志明)

以上內容轉貼自﹛慈濟全球資訊網﹜
http://tw.tzuchi.org/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10046%3A2012-10-23-01-17-34&catid=166%3A2012-04-23-00-38-42&Itemid=637&lang=zh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