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207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Le Couple』是藤田隆二(Ryuji)、惠美(Emi)夫婦組成的二人團體。妻子惠美負責主唱及作詞,丈夫隆二則擔任作曲及吉他彈奏。『Le Couple』在法語中是夫婦的意思。創作上以自然為基本,歌聲像空氣一般的輕柔。

二人在1991年結婚,結婚後的第三年,也就是1994年,發行首支單曲『海之搖籃曲』。之後陸續出了3支單曲2張專輯。在這期間,他們開車訪日本全國各地,整個行程有3萬2千公里,已打破預定的行程,並展開長達9個月的宣傳活動。

在1997年發行富士電視台「一個屋簷下2」的插曲「溫暖的詩句」,這首「溫暖的詩句」在全國創下180萬張的銷售記錄。他們的歌迷從大人到小孩都有,年齡層涵蓋的非常廣,所有聽過的人都會覺得心中暖暖的。之後再發行的1支單曲,2張專輯,也有非常不錯的成績,從此逐步邁向日本最優秀藝人之路。
----------------------------------------------------------------------------- 




 


ひだまりの詩(溫暖的詩句)

作詞:Le Couple 作詩:水野幸代 作曲:日向敏文

逢えなくなって どれくらいたつのでしょう
沒有再見到你 已經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出した手紙も 今朝ポストに舞い戾った
寄出去的信 今早又飛回到我的信箱裡

窗邊に搖れる 目を覺ました若葉のよに
有如在窗邊搖曳 剛甦醒的嫩葉般

長い冬を越え 今ごろきづくなんて
越過了長長的寒冬 我這才發覺

どんなに言葉にしても足りないくらい
任何言語也不足以表達

あなた愛してくれた すべて包んでくれた まるで ひだまりでした
你由衷給予我的愛 包容了我的一切 就好像溫暖的陽光一樣

菜の花燃える 二人最後のフォトグラフ
兩人最後的合照裡 油菜花熱情地綻開著

送るからねと約束はたせないけれど
雖無法做出"我會寄給你的"之約定

もしも今なら 優しさもひたむきさも
但既是現在 我也能將溫柔與真心

兩手にたばれて 屆けられたのに
雙手捧著送你

それぞれ別々の人 好きになっても
儘管以後我們將喜歡上不同的人

あなた殘してくれた すべて忘れないで
但是你留給我的一切 我將不會忘記

誰かを愛せるように
我會試著再去愛誰

廣い空の下 二度と逢えなくても生きてゆくの
在這廣闊的天空下 既使再無法相逢 我仍會繼續過著生活
こんな私のこと心から
對於這樣的我

あなた愛してくれた すべて包んでくれた まるで ひだまりでした
你由衷給予我的愛 包容了我的一切 就好像溫暖的陽光一樣

あなた愛してくれた すべて包んでくれた それは ひだまりでした
你由衷給予我的愛 包容了我的一切 那正是溫暖的陽光

以上文字內容轉貼自http://blog.xuite.net/flute.sax/j101/6526465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豬豬天堂 一趟改變生命之旅

◎撰文‧吳沅明  插畫‧泳子

「豬」在許多人心目中,總是不離懶、笨、臭的印象,
來到「豬豬天堂」,我才了解,
若能用心體會萬物、
了解他們的感受,
就不會藉由貶抑,
來讓傷害合理化。


 

 

從小我就不喜歡豬,覺得牠們又臭又髒而且笨笨的。我不認識牠們,也沒有給牠們「被認識的機會」,「吃」牠們和「否定」牠們,對我而言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

 

當時無法體會,一個與我們同樣有大腦、有心臟的生命,終身受到囚禁、隨時得面臨死亡威脅,內心會是什麼感覺?這股「萬物為我奉命」的迷思,讓我在不知覺中成為參與集體大屠殺的一分子。

直到大學一年級看到了「生命吶喊」這部影片,才驚覺原來是我的口欲,給了屠夫那隻緊握彎刀的手,有了插進牠們喉嚨的勇氣!若人類真是萬物之靈,何忍讓一個健康的生物,如此悲痛的斷送性命?

當下決定,從今爾後,那隻緊握刀柄的手將不再有我給予的力量;也相信只要我願意、更多人願意,有一天那隻握刀的手可以成為膚慰的手,輕拍動物的頭告訴牠們:「沒事了,一切都沒事了。」


每一頭豬,都是一條生命

二○一○年加入大愛電視節目部團隊,因為拍攝「豬豬天堂」影片,我認識了養豬人士駱鴻賢與他的豬兒們,為自己開啟了一段改變生命偏見的旅程 。

豬豬天堂的主人阿賢,小時從花蓮到臺北幫忙阿公養豬,看見豬兒圓圓的鼻子、圓圓的身體以及友善的回應,年幼天真的他好愛牠們,每一頭豬都像是他的朋友,放學後也只想趕快衝回家看看可愛的豬兒。

只是,隨著年紀增長,距離「繼承家業」愈來愈近,他心中不免開始焦慮;後來在家人的「教育訓練」下,還是做了讓自己後悔的事。

一把刀,結束一條生命。第一次他感到心痛害怕、第二次難過不忍、第三次漸漸麻痹……他親手殺了五頭豬,那一刻,他的心門關閉了;他不敢再愛以前最愛的好友「豬兒」,因為他無法確保哪一天,必須親手殺了牠們。

生命的意義對他來說,就只剩下錢;為了賺進大把鈔票,他擴建豬舍,引進大批豬隻,自己養、自己賣,自己送牠們去屠宰場。他說:「那時我的雙眼就像蒙上一層黑布」,唯有如此,才不會與豬兒眼中那分祈求存活的卑微心願相對,才能不顧豬兒的害怕、掙扎,用棍棒、拳頭、電擊棒輪番上陣,將牠們趕上「死亡卡車」。

一般豬舍每隔一、兩天就有人來抓豬,遇到大節日時,則是整批送去屠宰場宰殺。聽到同伴被強拉上死亡卡車的驚聲呼喊,待宰豬的眼神中,總有一層深深的悲哀。

 

 

二○○九年四月的某一天,屠宰場的人又來抓豬。通常被選中的豬隻會尖叫掙扎、不願跟人走,這時需用布袋套住牠們的頭,使其失去方向感,再拉住尾巴強行拖上車。奇怪的是,當天被選中的那隻豬既不叫也不掙扎,走時眼神直盯著阿賢,上車後頻頻轉過身來望向他,那悲傷的眼神就像在說:「你怎麼捨得!怎麼捨得讓我去死?」

當天豬舍比以往更為喧鬧,豬群躁動,像是一位很重要的伙伴將被帶走。賣豬的錢放到了阿賢的手中,他卻沒有以往高興的感覺,楞楞地目送卡車駛離豬舍,直到消失在路口轉彎處。

當晚他睡不著,只要閉上雙眼,豬兒那悲傷、失望的眼神又再次浮現。凌晨三點,他不顧一切開車衝到屠宰場,想要救回那頭「菩薩豬」,但眼前只剩下那隻少了兩片趾甲的熟悉蹄子。

一切都來不及了!那一刻他崩潰了,多年來隱藏在他心中,為了不想心痛所築起的高牆,徹底瓦解。

回到家,他哭著將冰箱所有肉品丟出,媽媽以為他瘋了,其實他是在宣洩對自己的怨恨,多年來將豬兒們傷得那麼重、那麼深……阿賢跟媽媽說:「剩下的豬兒不賣了,全部都要當成家人來養,從今以後我要開始吃素。」

他找回了那顆深愛著牠們的心,深刻感受到每一頭豬都是一條命,他再苦、再累,都不願再忽視豬兒們多想活命的眼神,不願再聽到牠們求生的哀號;他決心為豬兒打造一個遠離恐懼的快樂天堂。


遠離恐懼,
生命「真實存在」

吃素後,阿賢的體重減輕三十七公斤,逐漸回復正常體態,不僅精神變好,身體更健康,困擾他多年的痛風也不再發作。

阿賢讓豬兒們也跟著吃素。他說,「素食廚餘」不像葷廚餘會散發恐怖沼氣,也不會長出肥大蠕動的蛆蟲;豬兒們吃素後身形結實,毛色更亮,身體更健康,且糞便呈健康的黑色,不再排出惡臭氣體,「豬騷味」不見了。

他也在「豬豬天堂」裏闢建一處放牧區,讓豬兒們可以自由自在玩耍奔跑,找回本該屬於牠們的快樂。

在這依山傍水、沒有天敵的小天地裏,豬兒們的身體離開了硬邦邦的水泥地,回到熟悉的泥土地上,圓圓的鼻子馬上找回功能,敏銳的嗅覺加上天生的拱土技巧,讓牠們可以舒服的趴在柔軟泥地上,嫻熟地挖草根吃,眼神散發出安逸祥和的幸福。

豬兒們天生愛玩,即使外頭下著大雨,還是開開心心在雨中漫步玩耍;平日吃飽後,大豬們會用鼻子在泥土堆中挖一個符合牠們身體形狀的坑,舒服地躺著午睡、感受土壤冬暖夏涼的溫度;頑皮不睡的則玩起角力賽,就像一個和樂的大家庭。

看見豬兒們終於能為自己的生命真實存在,不再為了隨時得成為俎上肉而恐懼驚慌,阿賢內心喜悅,也愈來愈確定這是一條正確的道路。


懶、笨、臭?
打破刻板印象

豬豬天堂裏每隻豬都有自己的名字,三位大長老小鄭、大明、阿豪,酋長小肥砲與牠的眾子民:小婷、佩珊、荔枝、葡萄、水餃等。自從豬兒們的生活不再恐懼,牠們也逐漸信任阿賢。例如,葡萄若聽到阿賢的呼喚,不論多遠都會跑過來;水餃甚至會跳過圍籬奔來,讓阿賢摸摸牠的頭,或是躺下來讓阿賢按摩肚皮……親眼所見,才知道只要以愛相待,豬兒也能對飼主產生愛和尊重。

 

 

第一次拍攝「豬豬天堂」時,是在寒冷的二月,我們隨阿賢去看豬兒們睡覺。靠海的山邊夜間氣溫很低,但熱愛自然的豬兒們卻不在豬舍避寒,而是一隻隻疊睡在戶外放牧區中央,靠著泥土和彼此的溫度取暖;爸爸媽媽先依偎在第一層,孩子們再往上疊,成為一個天然的「暖爐疊疊樂」。

為了拍攝,我們小心翼翼靠近,就在相距三步之遙時,睡在豬群中間、面朝我們的「小肥砲」突然睜開眼睛——牠是「豬豬天堂」的酋長,只要外人踏入放牧區,牠會用生命捍衛領域和子民。那個當下牠被拿著攝影機的我們嚇了一跳,但令人意外的是,牠不是獨自逃跑,而是立即推醒所有沈睡的家人朋友,帶領大家遠離「危險」。這讓我見證了「萬物皆有情」。

去年六月,我和攝影師跟著阿賢進入放牧區餵豬吃牧草和新鮮地瓜。為了安全起見,需先將小肥砲趕回豬舍。第一次阿賢用樹枝吆喝驅趕,小肥砲落寞的進去了,第二次依舊,但是當小肥砲第三次再偷跑出來時,阿賢只是用堅定的眼神看著牠,再用手揮向豬舍方向,沒有任何口令,小肥砲竟然乖乖的用小跑步跑進豬舍。


親眼見到這一幕,我開始懷疑以前對豬的印象,總是不離懶、笨、臭;是這裏的豬變聰明了?還是我之前的印象根本是一場誤會?


食物的「前製作業」

根據國外研究,豬的的智商等同一位七、八歲的孩子,在陸地上的哺乳動物中名列前茅,牠的大腦構造比狗還接近人類。但人類卻因為「不了解」,就用本位主義去傲視一切眾生,無法善待這世界上所有珍貴和美麗的生命。

記得我剛開始吃鍋邊素時,為了不造成家人或朋友困擾,用餐時只要不吃到肉,菜和湯裏有豬油我都可以接受;但實際跟小豬相處玩耍、摸過牠們的小鼻子、感受過豬的靈性,我對牠們的愛,已經和愛我家狗狗沒有差別,也因此改變了我對食物的認知。

去年中秋節,看到桌上擺了我愛吃的月餅,順手看了看成分,當看到含「動物油」時,心中立即出現「這怎麼能吃?」的念頭。

在我心中,「豬的油」已經等同「狗的油」,如果烹飪時用狗油來炒菜,貼錢給我都難以下嚥;那一刻我才真正醒過來,不敢再吃含動物油的食品,也才了解,原來人與動物的愛沒有斷,只是忘記了。

許多養過寵物豬的朋友都表示,真正認識牠們後,才發覺牠們原來是那麼聰明、有靈性和愛撒嬌;當愛被牽起,肉擺在眼前也吞不下去,就像人們愛狗一樣,無法想像狗肉怎麼能吃?

若沒花時間與這群豬兒相處,「豬」這個字,永遠代表食物種類之一;到了豬豬天堂,我才了解,若人能用心體會萬物的感覺,也許世間就不會有那麼多的傷害,也不會藉由貶抑,來讓傷害合理化。

和我們一樣有「大腦」和「心臟」的牠們,也會有害怕、難過、高興等心理意識,所以面對死亡時,牠們的恐懼跟人類一模一樣;既然我們知道殺人是不對的,那麼我們就不應讓這群「孩子」面臨死亡的無助和恐懼。   

仔細想想,為何電視上烹飪節目,播出種菜、拔菜、切菜、下鍋到上桌成為佳餚時,我們會覺得新鮮;一樣是「食物的前置作業」,卻沒有節目願意播放動物出生、長大,屠宰、割喉、放血、剝皮、支解,變成肉塊下鍋到上桌的畫面,以表新鮮?

因為那會讓小朋友害怕,讓大人感到噁心或痛心,「你的感覺就是答案」。「感」字下方一顆「心」,「覺」字下方一個「見」,心裏所見,往往是最真實的,當子彈打入牛的頭顱、刀插入豬的喉嚨,請拿鏡子看看自己和孩子們的表情,這是切菜時不會出現的畫面。


 

 

正視痛苦,看見智慧

 

臺灣每年要宰殺八百萬頭豬,每天約有兩萬頭豬兒為了滿足人類的口腹之欲,得面臨死亡恐懼威脅。閉上雙眼自問,這是我們想要創造的世界嗎?

靜下心省思,發現傷害的造成,是因為一邊為了利益,說「他不吃我不殺」,一邊為了口欲,說「他不殺我不吃」;人與萬物脫節,才會衍生出貶抑生命、造成生態失衡的惡性循環,卻少有人正視這個問題。

當我們跳脫「自我中心主義」,眼中不再只有自己時,才能真正體會原來世界可以如此精彩,每個生命都有屬於牠們的智慧,如此才能改變你我、萬物眾生和地球的未來。

在「豬豬天堂」裏,我親眼見到豬兒們信任阿賢,聽得懂阿賢的話且予以回應;牠們跟人一樣愛乾淨、喜歡沖澡,更喜歡做日光浴;牠們喜愛大自然土壤的溫度,更愛吃新鮮的食物,每次吃到新鮮水果後就不太願意吃廚餘……

不同於人類強調與萬物競爭,這些可愛的動物懂得「只取所需」,讓地球有養息的機會,得以孕育更多資源;如果我們能用同理心對待,用平等心尊重眾生,會發現原來牠們這麼善良、有智慧,並且比人類更懂得與自然和諧共存。人們應用謙卑的態度跟牠們學習。

人類具有特殊的能力,能夠跨越種族、物種,「用愛擁抱蒼生」;這個力量一直都存在你我心中,這種寶貴的資產有別於物質與金錢,愈給愈多,且源源不絕,能讓人與萬物沒有距離,建構出極為美善的世界。

覺醒需要勇氣,逆風前進需要毅力,只要我們能將同理心擴及萬物,找回愛動物的赤子之心,喚醒更多人遠離屠殺生靈的行列,相信人人的覺醒會是傷害的停止,也會是動物們幸福的開始。

希望有一天,生命將不再是利益的交換,而是愛的交流,人與萬物共生息,不再有誤解和恐懼,世間和諧而美麗。我誠心祈願。

以上內容轉貼自《慈濟月刊547期》電子書
http://www.newdaai.tv/culture/?mod=tc_monthly&act=detail&id=2683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一帖心靈之藥

◎撰文‧慈叡  插畫‧潘勁瑞

先生罹癌後,我們成天禁錮在家裏,以為受苦的只有自己。
《靜思語》:「人生的價值是自愛愛人,而非私愛和癡情。」
當下敲醒為愛執迷的我……


二○○九年九月,我摯愛的先生因口腔癌開刀,之後又接受了化療與電療。翻閱過往照片,那一百七十公分高、英姿挺拔的身影已不復見;與同事聚會時他最愛唱「三百六十五里路」與「小丑」,經常贏得滿堂喝彩,連我也聽得如癡如醉……如今,那獨特、豐厚情感的嗓音聲聲迴盪在記憶裏,難再重現。

 

曾經,我將先生緊緊攬在懷裏,流淚不捨地對他說:「想帶你到一個讓病痛永遠找不到你的國度……」然而,這一個深深的擁抱,可以直到永恆嗎?哪裏才是通往「永生」的殿堂?

二○一一年十二月,癌症再次找上門。

面對生死關卡,許多人總是求神問卜;但我只想問老天爺:「如果病痛是人生插曲,只要有一絲希望在,再大的痛任誰都能挺得過去;倘若不能,又何忍讓人受病苦折磨?」

伴病期間,窗外的天空總是一片灰,日彷彿連著夜,夜又連著日,教人分不清白天、黑夜。「痛」,伴隨孤單及無助,彷彿沒有盡頭。

病中的先生,作息不正常且不喜與人來往,我以他需要靜養為由,婉拒了法親的關懷。倒是婆婆不放棄,透過她的小學同學,找來了幾位曾罹患重症的慈濟師兄、師姊,希望為他加油打氣。

有位師兄接受電療、化療之後,馬上投入環保工作,藉著身體勞動加速新陳代謝,也忘卻了肉體的疼痛。一位師姊手術後發現丈夫欠了鉅額賭債卻不知去向,她拚命兼了好幾份工作,無怨無悔幫先生還債、扶養患有癲癇的兒子,還曾因體力不支倒地送醫,卻意外得知罹患癌症,從此菩薩成了她心靈支柱,日日誦經且努力工作還債,還不忘將零錢投進竹筒,日日發好願救人……

從他們身上,我看到了毅力及勇氣,想起證嚴上人說:「生是死的起點——到人間的那一天,就起步邁向死亡」;「人無法選擇投生的環境,也無法預知無常何時到來,卻可以在生與死之間,選擇人生的方向」;「人生苦短,芸芸眾生於欲水、愛河的波浪中沈浮;慈濟人則把握每一個時刻在菩薩道上精進,成就永恆的慧命與道業……」

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求不得、愛別離、怨憎會、五陰熾盛;病苦不過是其一。成天禁錮在家裏的我們,以為受苦的只有自己;到了醫院才驚覺,身邊盡是受病苦折磨的人;更何況眾生因天災人禍,顛沛流離,家毀人亡所受之苦,又何嘗輕於我們?

《普賢菩薩警眾偈》:「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當勤精進,如救頭燃,但念無常,慎勿放逸。」讓我對上人所教導「入人群,見苦知福、修福修慧」的信念,更加堅定不移。

人生了重病,總要服用「滿坑滿谷」的藥;那心生病了呢?還得心藥醫。

證嚴上人開了好多藥,我卻「熊熊」不知該服哪一帖!所幸在《慈濟月刊》上,我找到了解藥,消除了心頭之苦——

「佛陀徹知宇宙萬象的本質為『空』,故能斷除種種虛妄幻想,於一切法無所執,不受外境牽制束縛,心靈永保清淨明亮。雖然人生短暫而『萬般帶不去』,但深存意識的業因、業種,卻會隨著輪迴延續。面對一切境界,要保持戒慎警覺心,清除雜念、妄想。若知『一切如幻性空』,跳脫欲念、執著,專心靜定修行,就不會再讓無明侵入心識。」


許多人勸先生要發大心、立大願;其實該發大願的何止是他,我也該解開心鎖。為愛所苦、為情所累的人,生生世世所流的淚已經成河了;今世的我忘卻了前世的傷痛,這輩子又這麼癡迷不悟。

已痛過生生世世,如今不能、更不要再痛——我如是發願。二願捨去凡夫心——「完美主義」這個牢籠綑綁我許久了,心有不甘總是苦啊!三願因緣具足,能夠參加委員培訓;四願持平常心,隨緣消舊業、莫再造新殃;五願以微笑供養他人,老是一臉苦瓜相,於己是罪過,於人是虐待,一定要努力改變。

「人生的價值是自愛、愛人,而非私愛和癡情。」這句「靜思語」給了執迷不悟的我很大的警惕!如今我想學女媧補天,將內在渴望被擁抱、被呵護的心,轉化為大愛,去修補、呵護受苦受難眾生那一片天。

以上內容轉貼自《慈濟月刊547期》電子書
http://www.newdaai.tv/culture/?mod=tc_monthly&act=detail&id=2682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