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弔瑞襄

 

許多海外的慈濟人,是透過大愛劇場而認識了外形溫柔婉約的妳。來美巡演「大愛之夜」,讓我們感受到在明星的光環下,妳那猶如鄰家姊妹般的親切。從Youtube上,欣賞到妳在舞臺劇及音樂劇的動人演出,更讓人看到妳多才多藝的一面。

 

妳唱的好幾首大愛劇場的主題曲,常常溫暖我的心,讓人覺得妳真是一位卓越的女伶,在美麗的外表下,不但有天賦的好歌喉,還有努力琢磨出來的演技,以及親切待人的風度。

 

「臺灣的黑木瞳、奧黛麗赫本」,都不足以形容我心目中的妳。對我而言,妳猶如清新的海芋──高潔、優雅,在爭豔的群芳中,自有其一片空間。妳所詮釋的大愛劇場人物,多是在柔弱的外表下、不向命運低頭的角色,可是真實生活中的妳,怎麼會選擇在人生最美好的時節就離開了呢?遺憾、震驚、不捨,都不足以道出此刻我心裡的感受。但再多的無法接受,都無法改變這已成的事實。實在不忍苛責妳,相信你心裡必有過不去的苦,才會選擇在海芋花季即將到來的早春,不告而別。就讓我永遠記住妳的美好吧!在每年花季到來的時候。

 

二、哀瑞襄

 

舞臺上的妳,光彩奪目,像令人驚豔的櫻花,從來沒有角色難得倒妳;大愛劇場裡的妳,溫婉嫻淑,像端莊自持的茶花,帶給那麼多人鼓勵與溫暖;而這些亮麗風采的背後,妳像優雅潔白的海芋,清新得讓人覺得妳就像自家的好姊妹。

 

舞臺下、螢光幕前、甚至是Youtube裡,有那麼多人為妳喝采,而妳,卻選擇了在這些花的花季到來的時刻,離開人世。

 

茶花,總是在最美的時候無聲無息地掉落;櫻花,總是在開得最燦爛的季節時選擇離開;如果不是不堪負荷,海芋絕不會輕易垂下頭來;這些花從來不在人前凋謝,只把最美好的一面留給人間。而妳,不發一語地走了,是不是希望大家只記得妳的美好,而忘卻對妳的遺憾與不捨?沉默的妳、花兒不語,是不是也像是妳無法向大家訴說的心情?

 

明年的春天,滿園花又會開,但是下一個妳,卻會讓大家等到何時才能再相見?

 

 

三、樹猶如此─祝福瑞襄

 

門前一棵李樹,粉嫩的花朵、暗紅的葉子,開的花像櫻花,結的果卻比櫻桃大一號。這棵李樹每年春天都會帶給我賞櫻的樂趣,沒想到今年春天,滿樹狂花猶在枝頭之際,我卻發現它的枝幹遭到嚴重蟲蛀。

樹上的大枝椏,在修剪時輕輕一推,整枝連著繁花就掉了下來。市府派人來檢查,也是輕輕推了兩下,另外的兩根大樹枝就應聲而斷。於是乎,市府的人直接把它鋸了。一棵開得好好的大樹,在轉眼之間就變成齊腰的枯幹,只剩下花朵猶在鋸落的枝幹上,留下滿地繽紛。

這棵樹,垂死之前還開了滿樹狂花,地上甚至長出細小的旁枝。把那些看似枯枝的新芽移到盆裡,下了幾天雨,沒幾天葉子就長出來了。

同一時間裡、同樣的一棵樹,前院的大樹只剩下枯幹,而它的旁枝卻在我家後院新生。生命的循環與奧妙,令人無法想像。

以前學校裡有很多鳳凰樹。最美的那棵,每天夏天都會開滿鳳凰花,像是送別畢業生。這棵老樹在我畢業的前一年卻死了。放暑假前只見它開得異常燦爛,過完暑假回到學校早已不見蹤影,只能默默地憑弔它,留下畢業時無法在樹下留影的遺憾。

瑞襄的生命倏然而止,她走得淒清,卻帶走了數也數不清的祝福。這個結局想必是她今世早已註定必須走的路,只是太令人意外,就像那兩棵樹,在滿樹狂花之際,沒有人會想到這是它們最後一季的燦爛。

才華洋溢的人在生命霎然而止時,總是特別令人感到惋惜。藝術家承載了過多的悲喜,而這些異於常人的悲喜,也成就了藝術家的慧命。樹在濱死之餘,猶仍留下一季的燦爛,而它冒出的新芽,也早已積蓄了下一世的能量,在移植後重新迎向新生。

樹猶如此,何況萬物之靈?瑞襄的才華會永遠留在我們的記憶裡,而她的藝術慧命,相信也會跟隨她到來世。就讓我的悼念,隨著文字化成風祝福瑞襄一路好走,期待二十年後,又一位嶄新的歌舞劇女伶出現。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