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101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呵~感恩「安德森音樂宅急便」的音樂分享,讓我得到多年來時常縈繞在腦海中卻不知曲名的這首歌曲....原來是Judy Collins茱蒂柯琳絲所唱的「Send in the Clowns小丑進場」。「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的喜悅,應該是此刻心情的最佳寫照吧!

再精確一點來說,這首歌其實是安德森音樂宅急便分享另一首歌曲時,附帶分享一位樂友對音樂宅急便的精彩回響,這樂友在信裡就是有提到這首歌曲是多麼好聽,這倒引起愛聽音樂的我的好奇,進而去搜尋這首音樂。

不花多少時間,順利找到後,一聽,天啊!這不是我多年來尋尋覓覓一直想知卻不得而知的好聽歌曲嗎?這驚喜應該不亞於中樂透吧!只差沒流下眼淚,真的是樂透啦
~

呵~我可以分享一下寫信給安德森大大的這位樂友所提到這首歌曲的其中一小段內容嗎?希望安德森大大見諒喔~
--------------------------------------------------------------------------------------------------------------------
以下為樂友 Perry Leo 對上期音樂宅急便的精采回應,全文照貼,和大家分享:

安德森先生您好:

 首先感謝先生多年來持續分享對西洋音樂獨到且精闢的見解,以及對歌曲入木三分的詳盡解說,使得我從懵懂無知的新手聽眾,儼然成為親友們稱羨的品味行家。更要感謝的是,有了您推薦的音樂陪伴,不論車窗外的世界如何喧鬧、繁雜,車廂內永遠是屬於自己的美麗境界。

 每當打開電子信箱發現先生您的來信時,那樣的興奮是難以言喻的,對先生您推薦的音樂總是萬分期待,期待每一次不同的感動。
永遠記得收到您的歌曲推薦Send in the clowns一信時,整整一個月的時間陶醉在僅僅一首歌曲中,不論醒著、睡著腦海裡總是繚繞著那淒美動人的旋律,以及Judy Collins宛如天籟的歌聲,令我覺得擁有一雙正常的耳朵,真是天大的福氣!
-------------------------------------------------------------------------------------------------------------------------------
以下音樂檔來源http://vlog.xuite.net/play/Z1d3bE93LTEzNjAyMDEuZmx2

ps:聽音樂前,建議先將blog左下方背景音樂的播放器按暫停,才不會出現兩首音樂同時播放。



以下內容轉貼自《安德森之夢網站》http://www.tacocity.com.tw/abs1984/music2006.htm

Send in the clowns     Judy Collins

Isn't it rich, aren't we a pair
Me here at last on the ground - you in mid-air
Where are the clowns

Isn't it bliss, don't you approve
One who keeps tearing around, one who can't move
Where are the clowns ? There ought to be clowns

Just when I stopped, opening doors
Finally knowing the one that I wanted was yours
Making my entrance again with my usual flair
Sure of my lines - no one is there

Don't you love a farce, my fault I fear
I thought that you'd want what I want, sorry my dear
But where are the clowns ? Send in the clowns
Don't bother, they're here

Isn't it rich, isn't it queer
Losing my timing this late in my career
But where are the clowns, there ought to be clowns
Well maybe next year
小丑進場        茱蒂柯琳絲

有趣吧?我們不正好是一對?
我終於回到地面,而你卻懸在半空中
小丑們在哪兒?

真是天生一對啊!你同意嗎?
一個在場內兜圈子,一個卻動彈不得
小丑們在哪兒?應該有小丑的

當我停下來,打開每一扇門
終於明白我所要的正是你那一扇門
以我慣有的敏銳再度登場
牢記台詞........卻沒有一個觀眾!

你不喜歡鬧劇嗎?恐怕是我錯了
我以為你要的正是我想的,抱歉,親愛的!
但小丑在哪兒?讓小丑進場吧!
別煩惱,他們在場子裡了

有趣吧!有點古怪?
在我的表演生涯裡亂了陣腳
但小丑在哪兒?應該有小丑的
也許........等明年吧!
 

  茱蒂柯琳絲在 60 年代以民謠歌手的姿態進入歌壇,嗓音珠圓玉潤,詮釋曲目風格多元,又能寫歌,迅速建立起個人音樂版圖,至今仍有新作問世。1975年,她推出" Judith "專輯,裡面翻唱多首知名作品,蒐羅曲目從百老匯舞台劇到滾石合唱團,其中" Send in the clowns ",原本是知名作曲家 Stephen Sondheim 1973 年的劇作「A little night music」當中的曲子,被茱蒂柯琳絲慧眼相中重新詮釋後大受歡迎,隔年更贏得葛萊美獎年度最佳歌曲。

 A little night music(今晚來點音樂)的劇情是說:一個在舞臺上顛倒眾生的紅伶,眼看昔日被她玩弄於股掌間的男士們,個個均安身成家,好面子的她不信自己魅力已失,遂邀請眾伉儷到她的鄉間別墅度假,企圖挽回昔日戀情。但是,當最後一位男士也拒絕了她,她終於得面對自己風華不再的殘酷事實,而落寞的唱出這首歌。

 Stephen Sondheim 在百老匯是少數詞曲兼修的音樂創作者,著名指揮家兼作曲家伯恩斯坦的「西城故事」就是Stephen Sondheim 負責作詞,他後來在百老匯作品不斷,也參與製作電影配樂,如 90 年代初瑪丹娜主演的漫畫電影「狄克崔西」。

  " Send in the clowns "這首歌安德森讀小學時聽過以後就對它迷戀不已。我還記得那是台視晚上九點播出一個鐘頭的單元劇,劇名叫「畫個小丑吧!」,導播是黃以功,全劇只有三個人物,劇情雖已淡忘,但最後那個畫著笑臉的小丑落寞的獨坐一隅,這首歌緩緩響起的畫面,至今記憶猶新。另外提醒各位,附上封面的這張" Judith "專輯,是入選美國" TAS發燒天書 "雜誌多年的天碟,錄音超靚,自詡為發燒友的朋友務必擁有。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清代進士袁枚先生曾感嘆說:「書到今生讀已遲!」這是因為聽了大文學家黃庭堅的故事,所發出的感嘆!

黃庭堅,字山谷,江西省修水縣人,其詩書畫號稱「三絕」,與當時蘇東坡齊名,人稱「蘇黃」,黃山谷不止有文名,秉性也至孝,他常親自為母洗滌溺器,就是後來做了官,也不改其孝行。

黃山谷在中進士後,被朝廷任命為蕪湖地方的知州,就任時他才二十六歲。

有一天,當他正在午寐時,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走出州衙大門,直來到某處村莊,看見一個老婆婆站在其門外的供案前,手持清香,口中喃喃自語,類似呼喊某人的姓名,黃山谷趨前一看,看見供桌上擺著一碗煮好的芹菜麵,香味飄溢,黃山谷不自覺的端起來便吃,吃完後就走回衙府,等一覺醒來,夢境仍甚為清晰,尤其奇怪的是,嘴裡還留有芹菜的香味,他心中雖然納悶,但並不以為意,只覺得是做了一場夢。

等到次日午寐時,夢境又和昨日完全相似,而且齒頰還留有芹菜的香味,黃山谷不禁甚感訝異,於是他遂起身步出衙門,循著夢中記憶的道路行去,令他詫異的是,一路行來,道路的景緻竟然和夢中的情景完全一樣,最後終於來到一處人家門前,但門扉緊閉,黃山谷便前去叩門,一位白髮的老婆婆出來應門,黃山谷問她,這兩天是否有人在門外喊人吃麵之事。

老婆婆回答說:「昨天是我女兒的忌日,因為她生前非常喜歡吃芹菜麵,所以每年在她忌日時,我都會供奉一碗芹菜麵,呼喊她來食用!」

黃山谷問:「妳女兒去世多久了?」老婆婆回答說:「已經二十六年了!」黃山谷心想,自己不也正是二十六歲嗎?而昨天也正好是自己的生辰,於是更進一步問這婆婆,有關她女兒在生時的種種情形。

老婆婆說,她只有這麼一個女兒,女兒在生時非常喜歡讀書,而且信佛茹素,非常孝順,但就是不肯嫁人,後來在二十六歲時,生了一場病死了,當死的時候,還告訴她 說一定會回來看她!

等黃山谷進到屋裡,老婆婆指著一個大木櫃告訴他說,她女兒平生所看的書全鎖在裡頭,只是不知鎖匙放到那裡去了,所以一直無法打開。

奇怪的是,黃山谷那時突然記起了放鎖匙的位置,依記憶果然找出鎖匙,等打開木櫃,在裡面發現了許多文稿,黃山谷細閱之下,大吃一驚,原來他每次參加考試所寫的文章,竟然全在這些文裡,而且一字不差。

至此,黃山谷心中已完全明瞭,這老婆婆就是他前生的母親,於是將老婆婆迎回州衙,奉養餘年。

後來黃山谷在州衙後園,建造一座亭園,亭中有他自己的刻像,並且自題石碑像贊曰:「似僧有髮,似俗脫塵,做夢中夢,悟身外身。」

文學家袁枚,在聽聞這個故事後,不禁發出:「書到今生讀已遲」的感嘆。意思是說像黃山谷這樣的大文學家,詩書畫三絕的人,並不是今生才開始讀書的﹐前世已讀了很多書了。

黃山谷體會了轉世的道理,晚年參禪吃素,曾寫過一首戒殺詩:
 
「我肉眾生肉,名殊體不殊; 元同一種性,只是別形軀。
 
苦惱從他受,肥甘為我須; 莫教閻老斷,自揣看何如?」

黃山谷的故事說完了,很玄是嗎?也不是那麼玄的,有時候我們走在一條巷子裡,突然看見有一家特別的熟悉;有時候我們遇見一個陌生人,卻有說不出的親切;有時候做了一個遙遠的夢,夢景清晰如見一首詩、一個古人,感覺上竟像相識很久的知己;甚至有時候偏愛一種顏色、一種花香、一種聲音、卻完全說不出理由……

人生,不就是這樣偶然的嗎?每個人都站在自己的三生石上,只是忘了自己的舊精魂罷了。

閱後分享:這輩子要是覺得「讀書不開竅」,就是上輩子「書讀得不夠」;為了下輩子「讀書開竅」,這輩子更要「開始讀書」。
(
摘錄自 英業達董事長溫世仁 送給年輕人的四個字「開始讀書」)

《讀書,是為了讓日子變得更有趣》
讀書,讓我的日子過的更有趣罷了。人生以玩為目的。讀書只是讓「你」能玩的視野擴大,讓讀書的目的是什麼?哪來那麼嚴肅?「你」更能享受生活之美的方法而已。

如果,你是孩子的爸媽或是別人家的家教、老師,請別忘了提醒與鼓勵孩子說,讀書,並不是只有表面,還有很多的樂趣。

人生的事,沒有十全十美,但是,我願認真活在當下。專心走路,專心看書,專心做報告,專心聽音樂及教小朋友。

馬斯洛說:

心若改變,你的態度跟著改變。
態度改變,你的習慣跟著改變。
習慣改變,你的性格跟著改變。
性格改變,你的人生跟著改變。

您這輩子的「人生」會改變下輩子的「人生」。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慈濟正在保護保護區 

都會的保護區依法可不可以變更?答案是,當然可以!但是大眾對於慈濟的變更案一直有兩個疑問,一個是這裡的保護區到底是什麼樣的環境地貌。第二,即使這十年中,已經有數十保護區都變更通過,其中多的是頗負盛名的大學、財團、以及國外在台的著名機構。但是大眾對於慈濟的要求高於這些機構。慈濟是否能如大眾所期待的道德高度,對於現狀的內湖基地做最好的規劃,是大家關切的重點。姑且不管環境運動人士多麼針對性地暴烈、扭曲、抹黑,客觀的社會第三者其實期待慈濟能清楚說的明他們的意向與做法。

在這次都市計畫審查委員會的結論中,主席林建元副市長說明,慈濟內湖基地早就不是環境運動人士認為的青山綠水,這裡的柏油路是之前業主所鋪設的,與慈濟無關。基地範圍內應該沒有活動斷層、沒有礦坑。往年大湖山莊街的淹水也不是因慈濟這塊基地所引起。

都委會林主席特別提醒該基地已非環境運動人士所認知的青山綠水,這是對慈濟所背負的誤解,一個很大的釋懷。內湖基地其實是長期被其他許多業主破壞的園區,慈濟當時買下這一片土地,場地內到處都是雜亂的大型油罐筒與廢棄物。許多內湖居民及外地客經過這裡,都覺得內湖這個高級住宅區,竟然有如此垃圾場般的地方。慈濟動員志工清理廠區高污染的油桶罐。擅長室內設計的志工們將破損的鐵皮屋,用回收的材料將它裝點的像一個素雅的竹軒。在結構與建築體未更動的情況下,這塊地終於擺脫修車廠、垃圾場的惡名。慈濟希望將過去巴士站留下的柏油路面,改成生態池與滯洪沉沙池,以改善長期被破壞的現狀。

環境運動人士說慈濟會在這裡大興土木,會破壞這裡的環境。其實十多年來,內湖志工沒有在基地蓋過任何建築。慈濟內湖的土地,也只計劃改善平地的部份。平地後面的小山,慈濟當時很擔心被別的財團購買來開發,所以才買下來保護。慈濟不贊成挖山,開發山坡地,是他們一貫的理念。沒想到慈濟刻意要保護的山頭,於民國九十年間,被市政府挖了一個大洞,開了一條東湖聯外道路。政府繼續在這裡建設捷運系統,筆直高聳的文湖捷運線,就從慈濟基地前方穿過。

所以慈濟內湖基地的現狀是,後面有三棟十六層的高樓與歷時超過三十年的大湖山莊社區。右邊有緊密的聯棟豪華建築;左邊有政府興建的二十米東湖聯外大道;前面有時時呼嘯而過的捷運;基地也緊鄰二十五米寬的成功路大道。這種環境底下,說明為甚麼許多內湖居民期待慈濟儘快改善這一片業經層層開發破壞的土地。

其實慈濟正在保護這片保護區。光是慈濟人對現有基地環境的淨化與美化不說。慈濟在這裡做了十多年的環境教育,這是內湖其他單位所做不到的。慈濟的內湖環保站,是老人們與社區居民作資源回收、回饋社區、維護大地的重要處所。許多七、八十多歲的老人家平日在家等兒女回來的孤寂日子改變了,如今他們每天來這裡做環保,找回了生命的價值。許多企業家、上班族與學生晚上參加內湖的慈濟夜間環保,把保護社區與守護地球的使命付諸具體行動。這裡是社區的大家庭。

慈濟不只帶動整個內湖的環保觀念,來自不同的國家的環保團體都來這裡參訪。園區的空間存放的賑災毛毯,是志工企業家以寶特瓶資源回收再利用所製成。三十多萬條環保毛毯陸續送到台灣與全世界各地數十萬災民的手中。這是慈濟十多年來在背負社會許多誤解責難之後,默默的為內湖與台北環境所作的貢獻與努力。這些環保教育的貢獻,環境運動人士視而不見。

如今基地內老舊的鐵皮屋,還是原封不動,下雨漏水,志工很辛苦的補漏,拿水桶裝水。每次台北的大風災,成千的志工冒著風雨,來園區作熱食便當,供應大台北地區數十萬的受災民眾。這些志工的辛苦,環境運動人士也是視而不見,更奢談珍惜。

慈濟想進一步把這塊不再是青山綠水的基地改善,以維護土地的環境與社會之價值,例如把現有的柏油路面改成沉沙滯洪池與生態池,不只可以防洪,也可以進行社區的生態教育。這是慈濟在內湖所投入環保資源回收的貢獻之後,可以對社區的生態教育所作的奉獻。慈濟社會福利的計畫,對於內湖地區快速的科技發展之節奏,亦有調和人心的作用。

愛是一個城市的美德,服務精神是一個城市的靈魂。慈濟立意改善基地的現有環境,是活化現有土地的生態,守護了周遭的環境,並促進土地的社會價值。我們對於他們的規劃可以提出意見,但不應以扣帽子、以粗暴的言詞,抹黑他們對保護這塊保護區的用心與貢獻。

如果環境運動人士,是不滿市政府將其他一些青山綠水的保護區變更開發,那目標應該是政府。不要藉打慈濟,來引起社會重視都市的規劃。破壞城市還另有其人。打好人是永遠制裁不了壞人。不要把慈濟當作工具。不要拿柔軟而良善的手,去打鐵冷的巨臉。只怕鐵冷的巨臉無動於衷,倒是冤枉了那隻在寒冷中可以膚慰我們的善良之手。

一旦慈濟棄守內湖基地,這塊地應該會很快會淪為財團的曩中物。到時財團在這裡大興土木,蓋豪華建築,環境運動人士今天可以對不還嘴的慈濟人出重手,但是他們有膽識以同樣的力道打財團嗎?那後果會一樣嗎?到時,恐怕環境運動人士僸若寒蟬不說,再多的內湖居民要求慈濟繼續來保護這塊保護區,恐怕也為時已晚!

批評總是容易的,環境運動者總是批判他人,總是挑別人問題,自己卻絕少積極作為。倘若以打擊一個高信譽、高知名度、罵不還口的團體,來換取社會的支持;倘以傷害抹黑傷害他人,沽個人之名、營政黨之利,那不成了大政黨貫有的技倆。奉勸以環境運動為名的年輕人士,或常常自鳴的學者,不要學習老政客的步數!不要一步步地重蹈他們的覆轍!我們不願意看著這些環境人士,拖著一堆年輕學子,打擊好人,成就財團,一步步落入罪的淵藪。這豈不令人婉惜!
(文: 內湖環境教育促進會發起人 邱亞倫)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收到朋友所分享的一則網路上的文章,覺得作者寫得很誠懇真摯,也轉寄與您分享,一起祝福內湖社區有個美好、和諧、清淨的明天。

一個老內湖人的盼望            

住在內湖半世紀的 陳碧珍

住在內湖,搭乘文湖線捷運,在擁擠的空間裡,在人聲雜沓間,匆匆穿越市區。看著山頭間歇地矗立著各式建築,大湖公園的湖畔風光,在五十公里的時速下,縮短成幾秒的影像。這是內湖人眼底的城市印象。對於半個世紀都在內湖的我而言,青山綠水似乎仍在,但景色早已看不清,也不相連。五十年的城市發展,內湖已湧入大量的人口,大型社區落地生根,不論是在地人或他鄉客,內湖的環境印象是高科技,是媒體城,是高消費地帶。但是真正的內湖現況有多少人了解。

念舊的人緬懷過去鄉村的光景,追逐進步的人,只看到聲光的街景。但是我盼望的是一個和諧、富足、自然、有愛的內湖。

來內湖的人都只看到科學園區,過去上百個水田和種菜的溜地,如今都已經變成上百個高產能的科技產業園區。這當然是本世紀的必然。湖光山色,除了住在湖邊的高收入者之外,唯一的大湖,坐落在成功路的捷運旁。捷運是交通的天使,卻是自然風光的殺手。本來優美的湖畔,因為捷運一開,人逐漸的少了。空蕩蕩的偌大湖面,除了假日,其實少有人駐足。而湖的對面,一片破落的鐵皮房屋,過去被拿來當作公車修理站,如今慈濟準備要改善這個地區,卻一直被政府與某些宣稱愛環境的人士硬是給卡住。

慈濟當時買下這一片土地,到處都是雜亂的大型油罐筒,廢棄的車體,記得那個時候經過這裡,都覺得內湖這高房價的地方,怎麼會有這樣的垃圾場。慈濟人進來後,花了很多心力清理廠區的雜物,修補鐵皮屋,用回收的竹子修飾門面,以各色保特瓶搭起圍牆。這塊地終於擺脫垃圾場的污名。但是當時巴士站留下的柏油路面,因為慈濟的改善計畫遲遲未通過,因此還是像一個癩痢頭一樣,披在這個基地上面。慈濟人規劃把柏油路面改成生態置洪池,內湖人是很支持的,但是十多年下來,還是這一批鐵皮屋,矗立在柏油水泥路面之上。說也奇怪,環保人士愛環境,卻寧願一直讓這種破壞的現狀維持下去。而不願意有人改善它。還是那些宣稱環保人士,願意花錢來改善這片基地?十多年下來,就是看到幾張大聲叫罵的嘴,看不到有比慈濟更具體的行動與作法。現在的人不一樣了,光說就好像可以解決問題。光是批評別人就可以把環境改善。不做的人不會錯,做的人什麼都錯。難道社會的價值變成這樣了嗎?

這十多來慈濟人委屈的窩在這片被許多人批判的土地,默默的穿梭在內湖的大街小巷,關懷貧病弱勢,輔導單親家庭,陪伴獨居老人,他們的愛心連繫著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在幾次台北的大風災,內湖慈濟人冒著大風大雨,在這個基地提供台北市民超過百萬個熱食便當,內湖基地就是當時台北市的愛心廚房。

假日時光,慈濟園區是親子同樂,共同參與活動的地好方;在平日,老人家們在這裡可以寫書法、學花道;慈濟的環保站,白天,老人、退休朋友、以及家庭主婦在這裡舒展筋骨,認識朋友,讓社區潔淨,也讓大地永續。許多八十多歲的老人家都來做環保,他們覺得自己老仍有用。晚上,上班族下班了,來這裡做資源回收,這是他們回饋內湖最直接的管道。中研院的一位博士生也在這裡做夜間環保,一次他告訴我,環保回收讓他認識好多有智慧的人。一張紙,一個鐵罐都是他生命的大教育。假日,孩子們來這裡學習資源回收,把保護地球付諸行動。為什麼大家都很喜歡來,因為這裡就像是社區的家。小時候在庄仔頭玩的溫暖和趣味,在慈濟環保站裡復甦了。這是現代社會最缺乏的人情味。

曾經不了解,我還暗地裡笑慈濟,是在為附近的高級住宅區收垃圾。但是如今,慈濟不只帶動整個內湖的環保觀念,上百個來自不同的國度環保團體都來這裡參觀慈濟的環保站。這是慈濟人挨罵後,默默的為內湖與台北環境所作的貢獻與努力。這些事,相信那些大聲講話的環保人士一定都不知道,因為他們從來就沒有來付出過。但是我知道,因為我就在其中。這個社會,以行動貢獻環境的人,卻被以嘴巴保護環境的人大聲咒罵。作為一個老內湖人,為什麼我還要沈默。

其實那些大聲咒罵的環保人士一直說慈濟的計劃案會大興土木,破壞環境。其實慈濟內湖的土地,只使用部份的平地。平地後面11公頃的山坡地,慈濟純綷是為了避免其他商業財團開發破壞,所以才買下來保護不開發。沒想到慈濟好心要保護的山頭,民國九十五年間,被政府挖了一個大洞,開了一條二十多米的東湖聯外道路。慈濟買下的青翠的山,被削了一大半。那條道路在許多內湖居民來看根本不需要,我們當時也極力反對,開路,挖山。那時候,環保的朋友在哪裡?

隨著時光推移,慈濟進入內湖這塊基地之前,鄰近的斜坡路上,已經一棟棟高樓簇擁而立。慈濟幾次對我們說明的改善使用方案中,慈濟的觀念還是順應自然,他們用來從事社會福利的面積是低度的使用。我們期望慈濟除了社會福利,也增加生態教育的基地。讓這環境提供人與人之間、人與自然之間,一種和諧對應的態度與方式。

我們相信慈濟是有歷史軌跡可尋的,十多年來,我們與志工們都是鄰居,慈濟的確遵循著法令,從購地到現在,沒有蓋過一個瓦片或一根柱子。我剛剛說的基地目前還是那一片鐵皮,完全原封不動。倒是志工們的巧思,利用園區既有空間來作環保場及救難物資的儲備所。一次簡報中,我們知道內湖的賑災毛毯,已經到了高雄莫拉客災民的家裡,到海地幸存者身上,在四川地震的簡易屋裡,在巴基斯坦破落的帳篷中。

我們很遺憾,當慈濟人在救台北人,幫台灣人,為世界其他災民付出的時候,他們還必須默默忍受其他反對者無理的謾罵。這些謾罵根本沒有根據。以地質來說,我們在內湖住了半世紀,大湖山莊附近這個基地,哪來礦坑?那來斷層?慈濟早已找專家做過探勘,證實沒有這些地質問題。如果有斷層,礦坑,那捷運從這裡穿過去,政府的聯外大道大剌剌的開過來,環保人士應該早早跳出來抗議吧!政府打山洞的時候你們在哪裡?蓋垃圾場的時候,你們在哪裡?很奇怪,慈濟要做,就一定有問題?慈濟這麼長久建立的信譽,究竟有誰比他們更可靠?慈濟的申請改善案,十多年遲遲沒有通過,但十年間,台北市已經三十多個保護區都通過了,我們卻沒有聽見那些環保人士的咒罵聲?

對於一個老內湖人,我對內湖做的其實沒有慈濟人多。我不知道慈濟人是怎麼忍受這麼多的抹黑與咒罵。但是,連一個旁觀者都覺得情何以堪。慈濟的社會福利與環境教育做得那麼好,為什麼沒有人敢說出來。內湖的發展難道只要高科技,難道只要經濟發展,難道只要乏人問津的大湖公園?慈濟提出的一個改善現狀的計畫,把目前的柏油路面改成大型置洪池,把水泥地改成生態池,讓我們的孩子可以來這裡學習認識自然,接近自然。更重要的是從小培養對他人的愛心。讓我們的下一代成為願意關懷社區,願意以行動付出去幫助人的人,這就是為什麼內湖需要一個福利園區!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歡迎慈濟繼續在內湖奉獻的原因。

希望我一個老內湖人微弱的聲音,不致被那些環保人士與經常大聲叫罵的教授排山倒海口誅筆伐。我沒有慈濟人的忍辱力,也不及他們對環境與慈善的行動力,更沒有那些環保人士的煽動力,但是我用卑微的語氣,告訴那些經常用嘴打造優美環境的人,拿出良心來。在批評別人的同時,想想人家對環境的努力與貢獻。不需要以醜化他人來美化自己。環境的改善需要身體力行,我們認為慈濟人都是盡心在做,我們相信他們長期為內湖的努力所建立的信譽,我們相信慈濟會為內湖帶來一個安全,優美,富有愛心的綠色園地。

以上內容轉貼自http://e-info.org.tw/node/61593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愛劇場「一閃一閃亮晶晶」前幾天的劇情,有一幕是曾裕真老師以英文老歌教唱來提升學生學習英文的興致,這首歌正是「Bridge Over Troubled惡水上的大橋」。呵~在自己收集上千首歌曲中,怎可能少得了這一首有名的經典英文老歌。

其實以往聽英文歌大都只在意旋律好不好聽,歌詞什麼意思總是懶得去了解,即使網路查詢很容易查到。渾身充滿教學熱忱與智慧的裕真老師以這首歌歌詞與慈濟靜思語教學作結合,達到對學生寓教於樂的學習效果。歌詞主要是描述人與人之間對有難的人及時伸出援手、彼此互相協助關懷的人間溫情之可貴---以惡水比喻遇到困境,大橋比喻協助對方度過急流的惡水(困境),歌詞非常具有教化意義。

呵~還是要感恩在「安德森之夢」網站就輕易找到此首中英文歌詞對照,也讓我重溫哼英文歌學英語的趣味。
-----------------------------------------------------------------------------------------------------------------------------------------------------------------
以下音樂檔來源http://vlog.xuite.net/play/RFlUSnZVLTEzNDc5ODguZmx2

ps:聽音樂前,建議先將blog左下方背景音樂的播放器按暫停,才不會出現兩首音樂同時播放。



以下歌詞內容轉貼自【安德森之夢】網站http://www3u.homeip.net/lyrics/show.php?fname=b02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Simon & Garfunkel


When you're weary, feeling small
When tears are in your eyes
I will dry them all
I'm on your side, when times get rough
And friends just can't be found
Like a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I will lay me down
Like a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I will lay me down

When you're down and out
When you're on the street
When evening falls so hard
I will comfort you
I'll take your part
When darkness comes and pain is all around
Like a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I will lay me down
Like a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I will lay me down

Sail on silvergirl, sail on by
Your time has come to shine
All your dreams are on their way
See how they shine
If you need a friend
I'm sailing right behind
Like a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I will ease your mind
Like a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I will ease your mind
惡水上的大橋   賽門 & 葛芬柯二重唱

當你感到疲累與渺小(卑微)
當眼淚在你的眼中
我將拭乾它們
我就在你身旁,當世局艱難
而朋友難尋
像橫跨在惡水上的大橋
我將伏下(幫助你走過)
像橫跨在惡水上的大橋
我將伏下(幫助你走過)

當你感到失落,不被接納
當你流落街頭
當夜色深沈
我會安慰你
為你分憂解勞
當黑暗來臨,苦難遍地
像惡水上的大橋
我將伏下(幫助你走過)
像惡水上的大橋
我將伏下(幫助你走過)

啟航吧,向前航
你的時代即將大放光芒
所有的夢想都已啟程
看,它們多麼耀眼
如果你需要一個朋友
我就航行在你身後
像惡水上的大橋
我將撫慰你的心靈
像惡水上的大橋
我將撫慰你的心靈

蔡依林翻唱過這首歌,其音樂錄影帶中的中文翻譯即是取自本站,但安德森不建議聆聽她的翻唱版本

中文翻譯來自安德森,歡迎來信 abs1984@ms10.hinet.net 討論!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