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090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個年是少了父親的第二個年,老實說心裡還是覺得有股缺憾與落寞感,尤其是在這充滿歡樂氣氛及閤家團圓的年節裡。

這幾天我跟媽也忙著大掃除,除了除舊佈新一番,也是除塵佈「心」,將門窗家俱上面那一層厚厚的灰塵擦拭掉,馬上又是換然一新,心情也跟著清朗舒爽起來。只是當我整理著父親生前的房間時,翻著那一本本相簿,裡頭記錄著我們從小到大的成長軌跡,尤其是望著那一禎禎全家福的合照時,看著相片中的父親,內心還是非常激動,因為又勾起我對父親的思念之情,腦海中所浮現的盡是父親生前的種種音容,想不到他就這樣永遠的缺席了,此時就只有眼淚陪伴著我...

還好兩個妹妹們昨天從台北回來了,家裡也熱鬧多了。這兩天也跟媽去採買年貨,幾個親友也送來他們自己做的鹹粿、發粿、還有年糕,想想我們真的很幸福,平常家裡就不時地接受來自這些眾多親友們自家種的蔬菜水果,內心真的對這些親友們充滿感恩,他們有什麼好康的總會想到我們,我知道這都是因為爸媽平常與大家廣結善緣所帶來的福份。

今天是小年夜,晚上吃我們自己包的素食水餃,料多味美,外加炒一盤菠菜及一盤紅麴炒蛋,呵~~吃來吃去還是家裡自己煮得最好吃,雖然不是什麼山珍海味、大魚大肉,況且我們家也不吃肉類食物,雖然菜色簡單,不過這頓飯倒是讓我們吃得非常滿足,這滿足也是家人聚在一起的溫馨,這樣的家庭景象雖然看似平淡而且平凡,不過那種全家人團聚在一起的感覺讓人內心感到安穩踏實,平凡的幸福也是最容易被發現到的幸福,因為知足所以讓我們時懷感恩心,這幸福或許捶手可得卻也彌足珍貴,而且人世間也沒有恒常不變的擁有……

又多了一歲嚕,隨著自己年歲的增加,希望智慧也能跟著增長。也珍惜感恩在這個家人都平平安安的當下~~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命故事3】失而復得的愛——張如容
撰文/涂心怡

四十歲那年失去唯一的孩子,奪走她為人母的身分。
在慈濟,她重拾「母親」角色,
以媽媽心去愛普天下孩子,卻意外擁有更多兒女的愛……
-------------------------------------------------------------------------------------------------

來到好友張如容的家裏,林柔婕發現,平時淨潔的櫃子與冰箱上,貼滿了一張張帥氣小男孩的照片,那位總是笑得一臉燦爛的孩子,前幾年罹患癌症而往生。

小男孩名叫余豐任,在他還小時,林柔婕每個月都會帶兒子過來玩,「豐任往生後,我就不太再帶他來,怕如容會想起豐任,又開始流淚……」

非但如此,林柔婕在張如容面前,絕口不提小孩的事;而張如容也怕睹物思人,將兒子的遺物和照片通通收起。

如今,她卻將豐任的照片貼在顯而易見的地方。張如容告訴林柔婕:「我必須去面對,逃避只會讓我更走不出來。」

求來的孩子

張如容在慈濟「斗六兒童成長班」擔任隊輔媽媽已經兩年,平時除了教導孩子《靜思語》,也帶他們到養護中心關懷長者。喜歡孩子的張如容笑說:「當初結婚,或許就是想要一個孩子而已!」

怎知,婚後多年不孕,夫妻倆陷入焦慮。在長輩關懷的壓力下,他們努力尋求醫療資源,媽媽也四處拜求送子觀音。終於在張如容三十歲那年,生下一名白白胖胖的小男嬰。

「豐任可說是我去硬求來的。」張如容嘆了口氣:「不是我的,求來也留不久。」

豐任十歲那年,一場突如其來的病,破壞了原本該是幸福的未來——醫師診斷出孩子罹患「橫紋肌肉癌」,發現時已是末期、無法開刀,唯一能寄望的只有化療。

擔心孩子小小身軀撐不住化療痛苦,幾個大人沒人敢做決定;反而是病床上的孩子主動答應醫師的治療方案。面對病情,豐任不哭也不鬧,展現超越成人的勇敢。

無奈癌症變化太快,邁入第二期療程時,病況急轉直下,癌細胞轉移到心臟與肺部。豐任被癌症持續折磨,瘦得剩皮包骨,不僅血尿還時常咳血,教張如容心如刀割。

孩子面對死亡,疑惑遠大於恐懼。豐任曾問媽媽:「我是不是得了治不好的病?」

為了不讓他害怕,張如容安慰:「醫師盡心力為你醫治了,如果有一天你到了天堂,就不會再這麼痛苦;雖然我們暫時分開,但媽媽會去找你,你先在那裏等媽媽喔!」

想不到豐任聽了,竟正色對她說:「媽媽,我要去的是西方極樂世界,不是天堂!」原來,豐任自小跟在信佛茹素的外婆身邊,長期耳濡目染,也很有佛性。

住院期間,豐任經常默念佛號,平靜內心;晚上痛到睡不著,也會請媽媽念經書給他聽。在一聲聲清淨佛號聲中,他總能與病苦共處、安然入眠。

「一個漂亮的孩子帶進醫院,最後卻瘦得只剩皮包骨……」住院近六個月,豐任撒手人寰,因化療使皮膚泛黑、雙頰凹陷,但令家人安慰的是,豐任往生時面容極為安詳。張如容回憶:「我還記得,他跟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媽,我都沒事了,您放心……』」

尋覓生命出口

兒子往生後,張如容被悲傷的情緒淹沒。電話鈴響不接、親友上門不理,事業上的交際應酬全都缺席,只有止不住的淚水終日伴隨。

先生經常外出打牌,兩人為此時常針鋒相對,張如容將一切冀望都放在乖巧、學業成績又好的兒子身上。兒子往生後,他們的感情更是日益淡薄。一個選擇封閉內心,陷入憂鬱;另一個選擇逃避,更加沈迷方城之戰中。

之後,九二一地震又震垮她當初買給兒子、準備讓他長大後安居的房子,「老天帶走我的孩子,又震垮屬於他的房子,當時,我真是崩潰了……」張如容打從心底認為,這一生什麼都沒了,沒有希望,也沒有未來。

就在她決定放下工作、調適身心之際,丈夫投資失敗,造成龐大負債,寬裕的生活頓時充滿壓力;一而再的打擊,也讓張如容深陷心牢無法掙脫。她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自學生時期就認識的好姊妹林柔婕。

林柔婕不僅每個週末都陪著張如容,更是每晚和她通電話,慰解她喪子之痛。即使十年過去了,林柔婕都還鮮明記得那個沙啞的聲音、沒停過淚的臉龐。

「如容心臟不好,每天都要服藥,有一天竟然跟我說,她把藥停了……當時我真怕她就此結束自己的生命。」於是,在義無反顧陪伴了好一段日子之後,林柔婕終於忍不住:「你不要再哭了,哭瞎了誰理你?」

一句重話盼摯友堅強,果真讓張如容清醒過來,「是啊,就算哭瞎了眼,孩子還是不會回來、先生依舊故我,傷的是自己。」

她告訴自己一定要堅強,尋求安慰只是一時,往後的人生路還是要靠自己走出來。於是,她積極尋覓生命出口,藉著寫日記抒發情緒,也參加心靈成長課程;佛教成了她最有力的精神依靠。「豐任到世間短短十年,是為了來度化我,我怎可懈怠?」

她四處參加法會,也在家設立佛堂,全心投入佛法世界;雖然心靈得到平靜,卻仍執著。「我翻閱經典,認真探索,是否真有一個西方極樂世界?究竟豐任往生到哪兒?過得好不好?卻始終找不到答案……」

後來她收看大愛電視,聽聞證嚴上人開示:往生者的淨土,就在生者的心中。張如容頓時體悟:「只要我過得好,豐任就會好。」

笑容取代淚水

除了證嚴上人開示,張如容也從大愛劇場中,找到見賢思齊的對象。劇中主角面臨先生生意失敗、兒子往生,仍投入志工行列,行善助人,後半輩子的人生很亮麗。讓張如容反思自身遭遇:「上人說要將小愛化為大愛,走入人群付出關懷。我認為自己不該再關在家裏,像個無用的人。」

她開始尋找慈濟,報名見習、培訓委員。同事見她有個能全力付出的重心,主動成為她的會員,以行動支持。

「她改變很多,不但講話的口氣變得柔和,也會耐心聽我把話說完。慈濟的力量真有那麼大?」為此,先生不但開車接送,甚至戒除麻將、菸酒,跟隨走入慈濟,參加慈誠培訓。這讓張如容好開心,「我在慈濟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先生的改變,感染了張如容,憂鬱的心逐漸轉變。有了能量,她快速收拾鬱悶,走出怨天尤人的窠臼,「跟著師兄、師姊訪視個案,更覺得自己的苦不算什麼,要惜福。」

「她每次參加完志工活動,就會打電話給我,分享今天所看、所做。」林柔婕欣慰地說:「終於,我在她臉上看到的不再是淚,而是耀眼的笑容!」

繼續母親角色

豐任往生後,張如容一直想再懷個孩子,以填補無法付出的母愛;但年歲已有,又是不孕體質,嘗試人工受孕都無法成功。

「有一次支援兒童成長班生活組,看到一大群孩子,我好開心、好想跟他們互動!」於是,她主動報名擔任隊輔媽媽。

剛開始,難免觸景傷情。她常想:「如果兒子在,大概也有那麼高;如果兒子在,大概也會這樣做……」母親節,她拿起兒子親手做的賀卡,望著空盪的家,感覺一片空虛。

情緒重新一理,她說現在不會這樣想了,因為有很多兒女給她愛。「有一次上紙藝課,孩子做了兩張卡片,跟我說:『如容媽媽,我要把最好的這張送給你!』」溫馨縈繞心頭,她笑說:「我覺得真是來對了!」

張如容彷彿又拾起睽違已久的母親角色,一件小小的事情都能讓她充滿喜悅:「有些孩子會挑食,我跟他說,吃這個才會長大又健康,他們就真的吃了,好可愛!」

還有一次,在人潮擁擠的義賣現場,小朋友遠遠看到她,朝她跑來,一聲聲「如容媽媽、如容媽媽」喊著,讓她感動得想掉淚,「很久沒有人這樣親暱的叫我媽媽了。當下我告訴自己,一定要以母親的愛,用心對待。」

曾有個暑期營隊的孩子天真問她:「如容媽媽,你有兒子嗎?像我們一樣大嗎?」她抱著他們說:「如容媽媽沒有兒子,但是有你們,你們就是我的孩子。」

已經五十出頭的年紀,當他人不經意地問起孩子,她已能坦然面對。「孩子再乖、再成材,為人父母都還是不免會擔心;我想,豐任大概是不想讓我擔心吧!」

張如容還是深愛著兒子,但已不再因失去而傷悲;「就想像是孩子大了,離開身邊獨立了。我只是心疼這個孩子,在世時受太多苦……」

面對既成的事實,將心境往好的地方想,就能捨。幾年前,從小帶她長大的祖母離世,張如容雖然萬般不捨,卻很快就恢復平靜。「與其看她受病苦折磨,不如祝福她換個較好的身體再來。經過豐任的事情,我知道應該選擇祝福,對亡者、生者都好。」

至今,先生痛改前非,用心做慈濟,與張如容利用下班時間投入志工行列,「我要一點一滴找回從前的自己,讓豐任安心!」

【生死醍醐】

對於那些因為親愛的人過世而深陷於悲傷和絕望的人,我衷心的忠告是:祈求幫助、力量和恩典。祈禱你要活下去,並從你現在所處的新生命中發掘最豐富的意義。不要佯裝堅強,要能接受憂傷,要有勇氣、要有耐心。總之,透視你的生命,去發現你能夠把你的愛更深刻地與別人分享的方法。──索甲仁波切(Sogyal Rinpoche)

以上內容轉貼自http://www2.tzuchi.org.tw/tao_publish/series1/014/index.htm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喜歡聽西洋音樂的我,在一次無意中上網搜尋到一個西洋歌曲中英文對照的一個網頁,那個網站名稱就叫「安德森之夢」,http://www.taconet.com.tw/abs1984/。最高桿的是,安德森是將英文字母從A排序到Z為開頭的曲名,逐一列出每一首歌曲的中英文對照,而且都是由安德森本人親自翻譯的,有些歌曲安德森還會延伸敘述有關於那首歌的背後故事。後來我有進去網站訂閱「安德森音樂宅急便」,那應該也算是一種電子報吧,不定期就會收到安德森所推薦的西洋歌曲的mail。

Mary Hopkin瑪麗霍普金-Those were the days往日時光,這首改編自俄羅斯民謠的美麗樂章,就是來自於「安德森音樂宅急便」所推薦的,旋律非常好聽又帶點輕快,是非常有民俗風的一首歌。
 

以下歌詞內容轉貼自「安德森之夢」網站http://www.taconet.com.tw/abs1984/

Those were the days   Mary Hopkin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a tavern
Where we used to raise a glass or two
Remember how we laughed away the hours
Think of all the great things we would do

Those were the days my friend
We thought they'd never end
We'd sing and dance forever and a day
We'd live the life we'd choose
We'd fight and never lose
For we were young and sure to have our way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Those were the days, oh yes, those were the days

Then the busy years went rushing by us
We lost our starry notions on the way
If by chance I'd see you in the tavern
We'd smile at one another and we'd say...

Just tonight I stood before the tavern
Nothing seemed the way it used to be
In the glass I saw a strange reflection
Was that lonely woman really me?

Through the door there came familiar laughter
I saw your face and heard you call my name
Oh my friend we're older but no wiser
For in our hearts the dreams are still the same....
往日時光        瑪麗霍普金

很久以前,有一家小酒館
我們常到那兒喝上幾杯
記得我們整日談天說笑
思考著我們所有的偉大計畫

那些往日時光,吾友
我們以為永遠不會結束
我們將歌舞終日
過著自己選擇的生活
為自己奮鬥,永不認輸
只因我們還年輕,自認為有辦法
啦啦………
那些往日時光……

後來,忙碌的歲月沖散了我們
我們失去了那些如星光閃耀的想法
如果還能在酒館裡見到你
我們會彼此微笑,然後說……

今晚,我站在酒館前
物事似乎已全非
在玻璃窗上,我看到一個陌生的影像
那個寂寞的女子真的是我嗎?

穿過門,傳來一陣熟悉的笑聲
我看見了你,聽到你叫著我的名字
啊!朋友,我們年歲徒增卻未增長智慧
但在我們心中,夢想並沒有改變……

            這首歌曲是根據俄羅斯民謠改編而成。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延續上一篇器官捐贈的主題,以下這一篇內容是一位器官捐贈者家屬描述其母親整個的器捐過程,這讓一年多前才歷經喪父之慟的我,在作者感人的文字下,字字讀來更是更是令我悲不可抑。尤其是作者母親在逐漸邁向腦死與在進行摘除器官前母女間彌足珍貴的短暫相處時光的這段過程,讀來更是沈重,內心也跟著揪成一團,文中盡是作者充滿對母親的思念與不捨之情,尚未讀到最後,早已讓我涕淚縱橫,因為這正是人生八苦之一的「愛別離苦」。也不禁要向這些在緊要關頭替家屬做出器官捐贈這項偉大決定的家屬們,致上最崇高的敬意,因為你們的大愛,挽救了更多無數的生命與家庭,功德無量~~
----------------------------------------------------------------------------------------------------
以下內容轉貼自http://www.organ.org.tw/JRNL/037/037012.htm

標題:千言萬語 
捐贈者家屬/
羅佩茹

回想...

   
 回想那天下午,接到派出所打來的電話,因為媽媽騎我的機車出去,身上沒有帶任何證件,警局透過機車牌照,查詢到家中電話。電話那頭傳來警員的聲音:「你母親是否騎你的機車出去?她被發現躺在路邊,有生命危險,請你們趕快到醫院的急診室。」當時我真是難以置信,不可能吧?幾個小時前媽媽還告訴我她去買個東西很快就回來;我想他們一定弄錯了,那個躺在醫院的人不會是媽媽。儘管如此,我和爸爸還是趕快坐車到了急診室。護士說病人在加護病房,我跟爸爸飛奔上樓。到了病床前,看到媽媽身上插了很多管子,看起來像是睡著了般。醫生過來告訴我們媽媽的昏迷指數是 4,正常是15,拖不過兩個禮拜,如果可以活下來也會變成植物人。

  當天晚上是全家人最難熬的一夜,沒人睡得著。我覺得媽媽會醒過來的,媽咪度過了那麼多難關,不可能就這樣離開,她只是累了正在睡覺...。

  隔天到醫院,醫生告訴我們,媽咪的昏迷指數已經降到 3了,他說我們可以考慮捐贈器官。我很難相信這是事實,我跟媽咪說:

妳不要再睡了,趕快起來!妳不是說很快就回來嗎?
    妳睡很久了!不要嚇我!趕快睜開眼睛看看我。

但媽媽一直沒有反應,我感覺她聽得見,但眼皮很重睜不開。我跟媽咪說了很久的話,媽咪一直不理我...。走出醫院,我不禁放聲大哭,我不相信媽咪會一句話都沒說就離開我們,那種感覺好心痛,好害怕。

  我心想: 不會的!媽媽過兩天一定會好起來的,絕對不會像醫生說的那樣。

  第三天,醫生說媽咪是中風腦幹出血,已經無法自己呼吸了,只是靠著呼吸器維生,時間不多了...。護士告訴妹妹,可以考慮器官捐贈,讓媽咪遺愛人間。

  第四天,情況非常不樂觀,已經有腎衰竭的現象,醫生說應該只剩 2~3天的時間了。當時的我已經快失去理智了,前一天晚上討論要幫媽捐贈器官的時候,我摀著耳朵不想聽,因為我仍然不願接受這個事實,不知道為什麼會是媽咪?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通知了器官捐贈小組,當夜台大的醫護人員馬上來做腦死判定,深夜全家人又再一次趕到加護病房接受殘忍的宣判,待第二天早上做第二次判定確認後,台大將會安排摘取器官。我覺得時間好像越來越急迫了,那種家人明明在眼前,卻被宣判死刑的傷心程度,是我所能描述的千萬倍,但為了讓媽咪放心,我一直不敢在媽咪面前失控,就怕媽咪走得不安心。

  第二次判定確認。我跟家人到醫院時,一直不斷的在媽咪耳邊講話,看見媽咪眼泛淚光,我真的好捨不得;我有好多事還沒為媽咪做,為什麼已經沒有機會了?如果這是上天為了讓我成長付出的代價,這未免也太大了!坐著救護車一路上我靜靜的看著媽咪,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那種感覺,這是最後一程?醫護人員安排下午摘取器官,我希望他們再多給我一點時間陪伴媽咪,他們說等安置好一切,進手術房前會特別讓我們與媽咪話別。

媽咪,再見了!

  媽咪,再見了!我會一輩子想妳!為什麼我們相處的時間那麼短,我真的好捨不得媽咪離開我...。時間分分秒秒的逼近,下午五點半是進手術房的時刻,我忙著幫媽媽梳頭髮,一邊梳一邊哭,覺得好無奈,為什麼沒辦法保護媽媽?我幫媽媽擦化妝水和乳液,怕媽媽覺得皮膚很乾,只是我沒辦法用媽媽最喜歡的洗髮精幫她洗頭了。我回憶著從小到大,媽咪照顧我的點點滴滴,在她倒下的最後一刻,已經買好了我想要的東西。我好希望時光可以倒流,跟上天交換些什麼。

  握著媽咪的手,仔細的把媽咪再看一次,因為這是最後的機會了。我輕輕的在媽咪臉頰上一吻,在她耳邊輕輕告訴她,希望她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家裡的。到了要進手術房的前一刻,妹妹忍不住拉著病床不放,嚎啕大哭;我則不斷的跟媽咪講話,強忍痛苦,要求再讓我親吻媽咪一下。手術房的門關上,把我們跟媽咪分開了,我在心中吶喊,希望媽咪可以好走,不要再為我們操心,如果媽咪能到一個沒有苦難的世界,可以過得比較幸福快樂,我心裡就會有所安慰了。

  媽咪最後捐出了心、肝、腎。我跟家人都同意媽咪用另一個形式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無法知道對方是誰,但如果因為媽咪的付出,可以讓數個人重新開始他的人生,這樣的付出是有價值的。

  媽咪,我好想妳!尤其在這颱風夜,家裡每個地方都有妳的影子,妳的話語還在耳邊縈繞,但我看不見妳。媽咪!妳一定要想念我喔!不要忘記我...。

恍如隔世

  昨天把我最愛的媽咪送到一個遙遠的地方,我覺得好像已經過了一輩子那麼長,今天開始,我的人生又重來一次...。昨天好累好累,拜別了媽咪,我感覺自己跨越了時空,好像在作夢一樣,但它真的是個事實。

  這一次的打擊除了悲傷之外,也給我很多的啟示,雖然付出的代價對我來說真的很殘忍,但我知道它也是人生的一種過程,我必須去面對,這讓我更學會如何珍惜生命中的每一秒、每一刻。想讓媽咪在有生之年過得好,曾是我最大的夢想,如今夢想已難實現,我應該好好照顧爸爸,讓爸爸過得好。

  人生真的不用太計較,揮揮手什麼都帶不走,留下的只有給別人的追思及回憶。這一切使我對人生有了更多的體會,讓我決定放下不必要的煩惱。身體健康真的很重要,因為賺再多的錢,沒有健康,一切便失去了它的意義。孝順是即時的,太多的事情非我們所能預測及掌控,只有活在「當下」,不要讓自己有任何遺憾!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終於實現了一個已經想了好久,只是一直未去付諸行動的心願,那就是上網簽立「器官捐贈同意卡」(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網站http://www.organ.org.tw/)。說來實在汗顏,家裡最早發揮大愛的是我媽,她早在好幾年前就已簽立慈濟的大體捐贈同意書,大妹也早在就讀大學時就已簽立器官捐贈卡,而我跟小妹遲至昨天才付諸行動。

其實再更久以前,我想簽的是慈濟的大體捐贈同意書,提供遺體給醫學院、醫學大學之學生解剖教學,或病理解剖研究之用。不過近幾年來,慈濟也成立「慈濟器官勸募中心」,以及各地區的慈濟醫院也同時致力於透過傳媒向大眾倡導器官捐贈的觀念。

由於國人傳統「全屍」的觀念與冷漠的心態,所以目前國內器官捐贈觀念與風氣仍未普及。因為根據統計臺灣每年約有一百餘人捐贈器官,但是等待器官移植的病患卻有六千餘人,因此可知等待移植的病患及捐贈者人數相差甚遠。臺灣目前器官捐贈者每百萬人口約為5.1人,比起國外每百萬人口約為2030人,亦相差46倍,由於缺乏合適之捐贈者,很多人無法及時獲得適合的器官而失去生命,因此真的非常需要器官的捐贈,而器官捐贈與移植的另一層重要的意義是給予生命再重生的機會。所以由行政院衛生署設置「財團法人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建置器官勸募網絡,以提昇國人器官捐贈率及器官移植成功率
基於器官捐贈讓生命重生之大愛精神與其深具的意義,所以各大醫院也致力提倡國人對器官捐贈與勸募之推廣工作,讓腦死病患之可用器官能及時捐贈並移植給器官衰竭之病患,使其獲得適合的器官而重生。

不論是大體捐贈還是器官捐贈,就像證嚴上人所說的都是將已敗壞的身軀「化無用為大用」,將剩餘的生命價值發揮到淋漓盡致,不僅延續他人的生命也是讓自己慧命永存,因為我們永遠不知道,到底是無常先到,還是明天先到。所以下一步,我也會簽立大體捐贈同意書,讓自己生命的利用價值可以有更多元選擇,如果不適合做器官捐贈可以做大體捐贈,如果不適合大體捐贈就轉做器官捐贈,這就看因緣如何俱足了。

不過大體捐贈與器官捐贈不能同時進行,只能擇一捐贈,因為兩者各有捐贈限制。像大體捐贈有十項限制,若有以下情況之一,就無法做捐贈:

1、罹患法定傳染病:如霍亂、瘧疾、AIDS等。
2、最近做過大手術或嚴重創傷而致傷口未癒合。(例:做氣切)
3、做過重大器官摘除、移植手術、器官捐贈或病理解剖。
4、過度水腫、肥胖或消瘦。
5、嚴重褥瘡。
6、溺斃。
7、自殺身亡。
8、家屬異議。
9、人在國外。
10、未滿十六歲。

-----------------------------------------------------------------------------------------------------------------------------------------------------
以下內容轉貼自慈濟醫療網站http://www2.tzuchi.org.tw/medical/html/09.htm

器官及大體捐贈》簡介


死亡是生命的必然,但生命價值卻可以延續。器官捐贈、遺體捐贈和病理解剖捐贈,提供了善用身體的最終管道。證嚴上人說:「人身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許多人奉此為圭臬,善用生命,發揮良能。至於往生後,「靈魂離開了軀體,我們應回收身體資源,讓器官繼續活在別人身上;或捐贈遺體,成為醫學生的老師。」這就是上人所倡導——在身軀歸於塵土前,作最圓滿的善用

過去囿於傳統全屍安葬的觀念,在台灣不論器官或遺體來源,都極度匱乏。近年來觀念有逐漸打開的趨勢,尤其在慈濟大力推動下,有愈來愈多人願意往生之後,捐出遺體作為醫界教學或研究之用。這是一分大願,希望推動醫學進步,以造福未來的病患。

在提倡「善用生命剩餘價值」的同時,慈濟也透過對大體的各項尊重儀式,作為醫學生的「生命教育」課程。如尊稱大體捐贈者為「無語良師」、舉辦莊嚴的啟用儀式,待解剖課程結束,則舉辦入殮追思儀式,由醫學生親自為大體老師縫合、穿壽衣、搬運入棺等。慈濟大學解剖學科教師王曰然說:「一旦學生的手中感受到大體老師的重量,他們就能了解自己的成就不是平白而來,是經過許多人的成人之美才能達到。」

相關網站:
慈濟器官勸募中心http://www.tzuchi.com.tw/a_f/f_hl/tcopo/03donate/donate.htm
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http://www.organ.org.tw/)
慈濟大學遺體捐贈處理室http://www.silent-mentor.tcu.edu.tw/


@▋器官捐贈
──破我執相,行上布施

「索取器官捐贈同意卡」辦理方式:
 (1)可至各大醫院服務台洽詢(慈濟醫院器官捐贈關懷小組03-8561825分機2248)
 (2)線上簽卡:請進入「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網站:http://www.organ.org.tw
 (3)
索卡熱線及諮詢電話:0800-091-066 或 02-2702-5150
                 注意:辦理器捐卡的手續皆是免費並不需要繳費,當心受騙!

1985年慈濟醫院啟建之初,證嚴上人就一再呼籲捐贈器官。多年來曾有人向上人請法:「上人號召大家捐贈遺體或器官,但有很多佛教徒說,人死後八小時才可移動,而器官摘取要在兩小時內進行,切割的疼痛,是否會引起亡者的瞋恨及怨怒,影響他轉生善道或往生淨土呢?」上人言:「如有菩薩的施捨心,就是尚有一口氣在,讓人節節肢解,也不生瞋恨心,何況一息不來呢?如能把器官捐贈給需要的人,亦如延續自己的生命,何等有價值啊!菩薩是活在願力中,有大願心,雖痛也會痛的『痛快』,沒有這份願心,那就會很『痛苦』。簽署器官捐贈同意卡沒有年齡限制,已有器官捐贈同意卡者請隨身攜帶。關於「認識器捐」「器官捐贈Q&A」「器官捐贈流程」....等,都可在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的網站詳閱:http://www.organ.org.tw/

※器官捐贈「移植配對」採全國線上登錄分配制度,由移植醫院為病患線上登錄。

行政院衛生署為能使每一位等待器官移植病患皆能有公平機會接受器官移植手術,2002年6月捐助設立「財團法人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協助政府從事器官捐贈與移植之登錄、資料庫建立與相關作業,同時致力於提升國人器官捐贈勸募率及器官移植成功率,建置公平、公開、透明化之分配作業,縮短病患等待器官受贈時間,以增進捐贈器官之有效運用,並在2004年4月開始運作。其登錄系統依照衛生署公告之分配原則及移植標準進行配對,包括血型、疾病嚴重度、地區分配、等候時間等因素,建立優先順序,盡快讓等待移植醫院瞭解配對結果。「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網址:http://www.torsc.org.tw/
電話:02-2550-9981

@▋大體捐贈(遺體捐贈)──生命的勇者、捨身的菩薩

「遺體捐贈同意卡」辦理方式:
 (1)可至慈濟醫院社會服務室詢問,或各地慈濟分會聯絡處索取申請書
 (2)上班時段,洽詢慈濟大學解剖學科(03-8565301分機7164),或遺體捐贈處理室(分機7081)
 (3)捐贈流程、Q&A可在「遺體捐贈處理室」網站詳閱:http://www.silent-mentor.tcu.edu.tw/
 (4)
取得「遺體捐贈同意卡」請自行保存,往生後家屬可依當事人意願執行
            注意:基於尊重生命之精神,凡自殺身亡者,慈濟不接受其大體捐贈!

慈濟尊稱遺體捐贈者為「大體老師遺體捐贈者,發揮生命最後的使用權,化無用的死後身軀,奉獻醫學教育培育良醫,他們不僅是生命的勇者、捨身的菩薩,也是醫師及醫學生的「大體老師」與「無語良師」。依醫學教學和研究,分有(1)「大體解剖學」之大體老師 (2)「大體模擬手術教學」之大體老師 (3)「病理解剖」之大體老師。

大體解剖學」為醫學系三年級學生的一門課程,其目的在於了解人體的構造,大體需於往生24小時內送達慈濟大學進行防腐理,依捐贈順序,一般於捐贈後第4年啟用,隔年火化。

大體模擬手術教學」為慈濟大學首創的一門課程,其目的在於提供醫學系六年級學生及醫師進行手術訓練,讓醫學生有機會於進到醫院實習前,進行第一次手術練習,避免第一次就在病患身上練習,此大體老師必須於往生8小時內送達慈濟大學進行急速冷凍處理,依捐贈順序,一般於捐贈後隔年啟用,模擬手術課程4天,第5天進行火化儀式。遺體捐贈志願書上,我們建議兩者皆勾選,我們會依照遺體儲存情形及捐贈者往生身體情形作調整,以利完成捐贈者之捐贈心願。

「病理解剖」是病理醫師的必備訓練過程,藉由病理解剖,可以正確地了解與發現一些尚未被探討出來的疾病成因;未來如再遇到相同的病症時,可拯救更多的生命。病理解剖屬醫學研究領域,目的在於透過遺體整體解剖的取樣分析,驗證臨床醫師診判病情的準確度;醫學生觀看病理醫師以遺體製作好的切片,讓理論與實務結合,是相當寶貴的實習教材;家屬可向病理醫師查詢解剖報告。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大學參加慈青社的大妹自大學一畢業,在因緣際會下,也或許是她的慈青背景身份,於是就順理成章進到靜思書軒服務,直到現在,算算也有六年了吧。從一開始的「新舞台店」四年、也曾調到「苗栗園區店」支援一年、再輾轉回到北部的「新店慈院店」一年,到現在又被派到在台北成立的新據點「松隆店」,就在五分埔附近,佔地廣大,書軒就位在一棟新蓋大樓的一樓,而三樓是屬於佛光山的道場,所以那應該也是一棟帶點宗教色彩的大樓吧....我想。

松隆店地址:台北市松山區松隆路327號
電話:02-27662209


1、靜思書軒「松隆店」內部主景
DSC_0608.JPG 
2、靜思書軒「松隆店」內部另一隅
DSC_0615.JPG 
3、可以挑本書軒裡所陳列的書,坐下來慢慢品讀(架上除了靜思文化出版的書外,還有其它精心篩選過的外版書)
DSC_0618.JPG 
4、也是書軒一隅
DSC_0612.JPG 
5、靜思文化所開發的食品之一....養生餅(香茅、杏仁、香椿、薏豆、麻芛等多種口味)
DSC_0665.JPG 
6、也是食品之一...養生粉(有分隨身包與家庭包,五穀粉、薏豆粉、薏仁粉、山藥薏仁杏仁粉、燕麥薏仁粉等五種口味)
@其他食品還有慈濟泡麵(蕃茄、香椿、味噌、藥膳、咖哩、雪菜香菇、韓式泡菜等多種口味)
@還有飲茶系列的茶包(淨心烏龍茶、迷迭香茶、羅漢果茶、菊花薄荷茶四種口味)
@其他產品還有環保餐具(碗、筷、湯匙等)、及其他各種文物用品,不論是食品還是用品都很適合當送人的禮品
DSC_0669.JPG
7、看見菩薩身影系列(許家四兄妹的故事,正是我媽與她兄姊們的慈濟故事,呵)
DSC_0676.JPG
8、宇宙大覺者--佛陀左手持缽代表智慧,裝著智慧法水要洗滌眾生的煩惱,右手撫摸地球代表慈悲。末法眾生垢重,加速地球被破壞的速度,導致天災人禍不斷,佛陀不忍地球受毀傷,不忍眾生受苦難,不斷的倒駕慈航來度化人心。疼惜撫摸地球,膚慰眾生,灑淨地球。
DSC_0689.JPG
9、左邊是大妹、右邊是小妹(如果你們有去松隆店,可以找我大妹,搞不好有打折喔,哈..就說是我說的。不過食品除外)
DSC_0999.JPG 
---------------------------------------------------------------------------------------------------
以下內容轉貼自http://www.jingsi.com.tw/about_us.php#1

若想了解更多有關於靜思書軒的產品或全球據點及其它相關訊息請參考http://www.jingsi.com.tw/index.php

「靜思書軒」傳遞人文精神、品味書香、咖啡香、心靈香、人文香
從人品上淬鍊道風德香

「「靜思」由來

「靜思」是證嚴法師出家前自取的名字,乃為提醒自心,時時刻刻要好好靜心思考人生方向,故其蘊義是慈濟的根本思想,與人文慧命息息相關。將「靜」字拆開來,就是青山無爭;「思」字上面是田,下面是心,乃為用心體會生命的方向與意義,就如農夫一樣,努力耕耘才能有纍纍的果實。


靜思文化的起源精神、宗旨及目標

1966年證嚴法師帶領著30位家庭主婦,每天存五毛菜錢,創辦「慈濟克難功德會」;41年後的今天,慈濟在全球已有150個據點,推動四大志業八腳印:慈善、醫療、教育、人文、國際賑災、骨髓捐贈、環保與社區志工。數十年來不變的是一群在花蓮靜思精舍捨去小愛跟隨著證嚴法師出家,立志解救苦難蒼生的精舍師父;精舍早期生態以躬耕為主,收成實不敷生活所需,克難草創從事各種手工製品…再辛苦都不會取用「慈濟」善款分毫,「一日不做、一日不食」,自力更生的精神,一路堅持至今,此即靜思法脈的精神,一份清淨無染的愛。爾後創立靜思文化以傳承靜思法脈、期望淨化人心,所得亦支持靜思精舍的日常所需。

證嚴法師慈示「精舍要站得穩,成為慈濟的後盾。承擔起全球慈濟人歸來,亦包括參訪會眾與醫療志工在精舍的生活所需,以及慈濟志業體舉辦的各項教育營隊用度。」

從靜思精舍為起點、靜思文化、靜思書軒、到各地的靜思小築….等等,都承載著傳遞證嚴法師淨化人心的精神使命。2005年7月11日證嚴法師亦曾言「靜思精舍是慈濟基金會的靠山」、「不論在哪一個國家,慈濟志業都是從(靜思)精舍的中央點放射出去的光芒。」

盼透過(靜思文化)有形的書籍來推展靜思人文,使大家深入了解並吸收其中無形的精華來淨化人心。『靜思』門市的使命,就在透過這個時間、空間、人與人之間傳遞慈濟大愛精神,以「淨化人心」為終極目標。


靜思門市

為了推廣靜思文化的書籍產品,遂以專款(沒有一分一毫來自慈濟會員的捐款)設立靜思門市──靜思小築和靜思書軒。

靜思小築的前身為靜思文化流通處,大多設於慈濟各分支會、聯絡處或共修處,提供慈濟委員、慈誠、志工、會員等請購慈濟靜思文化的相關出版品。

靜思書軒的開設地點較靜思小築多元化,服務的對象除了慈濟人外,亦有許多非慈濟人,所以靜思書軒肩負著證嚴法師的殷切期望,其功能「首要就是傳承靜思法脈、淨化人心,亦作為慈濟人的精神食糧。」


靜思書軒的足跡與概況

秉持著靜思精舍「一日不做、一日不食」堅持自力更生的精神,千禧年之際在馬來西亞檳城開了第一家靜思書軒;結合傳統書店與咖啡店的性質,靜思書軒販賣的不僅是書籍與飲品,更展現了慈濟人文精神,受到當地華人熱烈迴響。

西元2001年於花蓮慈濟大學內,台灣首家靜思書軒成立。其後在當時位於台北南港的大愛電視台,成立第二家靜思書軒。

然而真正開始實現,期許成為淨化人心的「社區客廳」,提供繁忙的社會大眾一個與心靈對話的空間,即是2002年隱身在台北信義商區的新舞台門市。旋即大林與新店台北慈濟醫院、花蓮靜思堂、台北喜來登飯店……等陸續展店。

2005年元月1日,位於台北關渡的慈濟人文志業中心啟用,開啟了人文推廣的里程碑。隨著大愛台遷入新址,靜思書軒南港店亦結束服務,另立於人文志業中心一樓大廳。

靜思書軒的設計理念為「東方」、「禪風」、「創意」,由前大愛台總監姚仁祿負責規劃。脩竹、原木、燈飾等素雅的陳設,古典又現代的設計美感,充份流露出東方自然禪風與質樸特質。寧靜優雅的美學空間,竹子佈置其間,展露一份脫俗之美感,「竹」(台語)音同「德」,有人格典範之意,竹子有著東方傳統意象,竹子有節,象徵做人做事要有所節制,竹子空心是虛心。

一踏進靜思書軒,心馬上從外界的紛擾進入一座清雅的桃花源,到達如寧靜海般的意境。如此般的桃花源近年快速成長,至2008年台灣已成立19家靜思書軒並持續增加;大陸第一家靜思書軒亦於2007年在蘇州開幕。海外則有遍及美國、紐西蘭、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馬尼拉等19家靜思書軒成立;未來將陸續拓展至美國紐約、澳洲雪梨等地。截至目前,全球達39家靜思書軒。

展望未來,誠摯希望在全球各個角落、每個社區都能設立淨化人心的『社區客廳』,達成全球1000家「靜思書軒」的願景,為社會注入一股股清流。


書香、咖啡香、心靈香、人文香、從人品上淬鍊出道風德香

靜思文化所出版的書籍及影音產品皆希望啟發人生的智慧,涵蓋知識、心靈、教育、醫療、企管、社會關懷等視野,另外亦用心挑選推薦其他出版社之心靈勵志好書,於靜思書軒展售。

除了本本好書,靜思門市亦有生活禮品、環保餐具與花蓮靜思精舍常住師父們親手製作的蠟燭,以及五穀粉、薏豆粉等天然食品,照護身心健康與推行環保。

靜思書軒書架上的每一本書或產品,皆是為了「淨化人心、提昇心靈、締造祥和社會」的理念而努力。

願每位來到此空間的有緣人,都能獲致心靈沉澱與感受溫馨、寧謐的氣息、品茗、閱讀,乃至冥想、靜慮,我們秉持「感恩‧尊重‧愛」的心服務,以主動、微笑傳達真誠的關懷,期許在人與人之間建立美善的橋樑。

品嚐一杯咖啡,同時品讀一本好書

靜思書軒歡迎來賓點杯飲料並取閱架上的任何一本書(還未結帳),拿到座位上閱讀,在雅致謐靜的氛圍裡,不只是品嚐咖啡,同時品讀一本好書,更能「飲一杯智慧水」。

我們期許的書軒人文是展現微笑讓人歡喜親近,「心寬念純」的話語易入人心,不但書香、咖啡茶香,且聞人與人的談話聲,亦有「話語香」,使浮躁之心趨於恬靜,傳遞「人文德香」。


全球靜思書軒活動---請點選靜思書軒網站「最新訊息」

全球靜思書軒定期舉辦心靈講座,邀請各界具有人品典範的的菁英與聽眾分享書籍、分享生活點滴與分享經歷,提供民眾多面向的心靈與知識探索。希望透過講座,啟發人人心中的真與善,讓世界更美好。

親子說故事時間的「小小講堂」,則以輕鬆講故事方式,讓小朋友、大朋友都能從說故事、聽故事的園地裡,傳送歡喜、培養愛心、啟發智慧,更拉近親子間距離與增進社區居民的情感。各地靜思書軒亦有舉辦智慧交融的「讀書會」。


全球愛的連鎖店---志工是寶

難得尋找到一家書店或咖啡廳是由志工服務客人。志工是這裡的特色,來自國內外知名大學畢業的學生、家庭主婦、教授、上班族、企業家夫婦、各行各業等,不領薪,投入時間、金錢、體力,無所求的貢獻,最特別處許多志工是由客人演變而來的。從服務中放下身段,縮小自己,願每一位來到的朋友都能找到沈淨心靈的書籍,品讀人生。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善起,惡不能近
 
  
農曆:九月初九

解開怨恨,明珠現前

「要自耕心地,莫讓惡念存心;否則善因無法萌芽,且會被惡念消滅。」晨語時,上人以農耕譬喻,人人心田皆有菩提種子,但惡念一起,猶如在心地覆蓋一片布,既無法再播下善種子,土裏的種子亦無法萌發。

去年五月,印尼雅加達「椰風新村」的靜思書軒啟用,推動靜思人文,也帶動村民參與讀書會,研讀《靜思語》。

三十多歲的迪薇事業有成,生活富足安定,唯心中對於父親的怨恨難以化解——在她童年時,父親留下債務離家另組家庭,母親傷心之餘也遠走他鄉,讓幼小的迪薇寄住親戚家,飽經人生風霜。

「過去宿業所帶來的業障,若能以歡喜心接受,就能重業輕受。」迪薇在《靜思語》書中看到這句話,如當頭棒喝!她打聽到父親下落、向他懺悔,父女間二十多年心結終於解開。

「解開怨與恨,人性的寶藏就能顯現。」上人指出,原諒或怨恨,只在一念心;心念一轉,善解包容,就能以智慧消滅愚癡。

六度之中,「禪定」為對治散亂心的方法;上人表示若能靜下心來,一句簡單話就能打動心靈,開啟本具的智慧寶藏。

「一念惡起,任何善種子都無法種下;一念善起,惡緣、惡念就不會靠近。要時時照顧好心念!」

身體會老,智慧不老

宜蘭礁溪的張林蕉阿嬤,八十多歲開始投入環保,儘管身上繫著尿袋仍堅持做,不將自己視為病人,一心想著還有力量就要趕緊把握,做一天就賺一天,一直做到九十七歲往生為止。

逢九九重陽節又稱「敬老節」,上人於早會時讚歎老菩薩的精神:「老人家投入環保十多年,做一天賺一天,也已經賺了十多年!環保站是她的身體保養廠、復健廠,也是修行道場、造福之所。正如《無量義經》所述,雖然身有重病,只要給予堅牢舟船,就能駕船救人。」

重陽節不只要敬老,上人表示,還要將長者愛入心坎裏,讓他們身心皆感溫馨。「現在有很多長者,白天兒孫上班、上學,他們也到環保站『上班』,用心做資源分類。年紀雖大卻還能回饋、疼惜地球,發揮生命價值。」

上人表示,每一個人天天都在老化中,「但晶瑩透徹的本性永不老化。用功發掘自性寶藏,把握分秒耕耘心田,勤於付出,老還是寶!」

心門鑰匙,掌握在己

一位志工個性好強,事事追求完美。上人敦勉,若事事在乎別人的眼光,如同用鏡子照人,反映別人的喜、怒、哀、樂,也讓自己受影響。

「不要常常拿鏡子照人,誤以為他人都是針對自己而來,時時計較別人的臉色、態度、言語,而造成重重煩惱。」

上人舉印尼迪薇為例,心門鎖了二十五年,卻因一句《靜思語》而開解、放下,業力也因此消解了。

「一念心打不開,將永遠活在陰霾中。心靈的鑰匙就在自己手上,要開心門,唯有靠自己!」

好因好緣,好果好報

「一念善心起『因』,匯聚善『緣』,就能收穫成『果』,過程的感受,就是『報』。」

與人援會志工座談,上人表示人人善念若有共同方向、彼此歡喜成就,就能產生善果,是謂「好因、好緣、好果、好報」。

上人舉環保為例,志工以愛心投入,就是清淨無染的「因」;大力推動資源回收,帶動一群環保志工在各地延伸這分「緣」;將回收寶特瓶製成毛毯、衣物送至災區救援,讓民眾得到溫暖,這就是「果」。

「為什麼有如此多的好因緣?就是無私。環保志工一念單純,起身力行,愛護地球、也護持大愛台清流繞全球,成就如是好因、好緣、好果、好報。」

無奈人總是起因單純,卻在「緣」與「報」之間變得複雜。在座志工多身在「商場」,上人勉眾心要在「道場」。

「師父創造好『因』與結『果』的圓融;過程的『緣』與事後的『報』,則須大家彼此守護、成就。共行善事時,彼此能相知、善解,就能和合;莫因觀念、立場不同,致使好緣生變,如此就得不償失了。」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中記述一則故事——

兩隻鳥兒共同築巢,殷勤地採果子回巢囤積。鳥巢內的果子經太陽曝曬而脫水,讓原本滿滿的果實看來變少了。公鳥懷疑是母鳥偷吃,母鳥極力否認,爭吵間,公鳥的長喙刺傷母鳥頭部,母鳥因此死亡。公鳥孤獨地守著巢裏的果子,只見一陣風雨過後,果實膨脹回復原狀,公鳥恍然大悟,但也後悔不已。

上人舉此譬喻再述「因緣」。「為了共同的方向做事是『因』,太陽曝曬和雨水浸潤是『緣』,只在於是惡緣或善緣;過程中若無用心,就結惡果;後悔、傷心的感受就是惡報。」

凡夫總因愚癡迷茫而造業,上人勉眾凡事當以智慧判別,「對的事,做就對!」

HUNGHS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